第九十四章 行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火车不是推的,泰山不是堆的,黄河不是尿的,牛皮不是吹的。
  
  且不说李福换上新衣,踩上新鞋,精神面貌为之一新,看着也是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一位老人家了。就说他才稍微的露了点肚子里的“杂货”,就轻而易举让洪衍武心服口服了。
  
  因为要知道,在京城的“红白事儿”上,“茶行”与“厨行”互为表里,缺一不可。厨行是幕后,“茶行”是台前,那做的就是台面儿上的事儿,再重要不过了。
  
  除先期准备工作的各项杂务之外,从客人来了之后的赞礼、接待、呈礼、让座、斟茶、果席、小吃、上菜、上汤,这一道道具体流程环节。也都得靠“茶房”来负责协调各处。
  
  别看名义上“茶房”只是红白喜事的半个礼宾,可实际作用比真正的礼宾大多了。哪一处缺了“茶房”都玩不转。
  
  实事求是的说,有经验的好“茶房”堪称是宴请流程中的中流砥柱、灵魂人物。他们所能提供的服务,就是今天哪怕名气再大的“婚庆服务公司”也做不到。
  
  像今天这些的礼仪司仪和婚礼承办组织者,根本就没人能达到像过去的茶房那样,上至官方会典条例,下至民间“婆婆大全”,无不通晓。说话、行事严丝合缝,汤水不漏。
  
  甚至还能对主家的疏忽及时提醒,对不通礼节者还能“拉串儿”(提前代教礼仪)的地步。就更别提什么安置茶灶油桌、斟茶倒水、整治果席、制作京味甜食这些专业性技能了。
  
  那是文化知识、人情世故、礼仪礼貌、服务项目上的综合差距。现代的婚庆组织者素质上差多了。
  
  所以说,李福既是个名副其实的礼仪通家,也是个极富实际经验的宴请组织者。
  
  再加上“衍美楼”就在洪家的家门口,他当年就经常负责照应洪家的红白事儿和喜庆堂会。无论对洪家的忌讳、喜好和院落环境都熟悉极了。
  
  该注意什么,到底怎么弄,全都门儿清。他要不是行家就没行家了。
  
  具体说来,李福就喜宴事宜,初步只跟洪衍武谈了两点最需要优先解决的问题。一是人,一是物。
  
  首先来说,谁家里也不是饭庄子,办事就必得要先请厨行。
  
  过去洪家就是开酒楼饭庄的,由“衍美楼”派人“出外会”就行。也不用派人“监席”,自然省心。
  
  可现在就不行了,洪家早没了自己的饭庄子酒楼。就得外请。
  
  而厨行的手艺好赖,在当今社会环境下才是真正的重头戏。要是客人们吃不好,那可是最丢面子的。怎么把席面办得实惠上档次,是重中之重。
  
  另外由于洪家办得场面大,要请的人头儿多。那仅仅是手艺好的厨师还不行,还必须得有应付这种大场面经验的人才行。
  
  否则不但会给主家造成没必要的浪费。现场也会掉链子,焦头烂额丢主家的脸面。
  
  所以请谁来办,合适的人选可就不那么容易找了。
  
  另外光有厨师还不行,知宾的、摆礼的、让座的、斟茶的、上菜的都要用人。至少也得要雇请十几号人来帮忙。
  
  过去这不算什么难事,但现在人谁也不愿意为俩钱去伺候人。哪怕肯多出钱,找足人手也要费不少周折。
  
  其次,外请的厨行只出人手。弄不好连材料都得主家自备。所以要用到的锅碗瓢盆,桌椅板凳,以及茶碗茶壶,乃至灶台炊具都得主家自己备好。
  
  像过去,灶台专有行家里手来砌,喜事上的礼仪用品由“喜轿铺”出赁,宴席上的锅碗瓢盆、炊事用具由厨行和饭庄子出赁,茶具和水壶由“火壶茶会”出赁,桌椅板凳、成套餐具则由“家伙座儿铺”出赁。
  
  另外还有负责搭喜棚的“棚铺”,专门扎彩的“京彩局”,供应礼俗用品的“京纸铺”、供应“龙凤喜饼”的“饽饽铺”和出“喜字馒头”的蒸锅铺。
  
  哪怕是办新式婚礼,租用文明结婚礼堂,所要用的各种陈设。新郎的西式礼服、新娘的婚纱、头纱、珠冠、头花、手花、拉纱小孩儿的礼服、花篮、花车、西式乐队,也有“绒线胡同”的“紫房子”可以承办。
  
  总之,无论哪一样哪一桩都有来路和出处。主家只需掏钱雇买就行了。
  
  但现在这些买卖铺户早就都没了。可这些东西吧,有的能省,有的还真省不了。
  
  如果要办,那一样样的就得自己操心了,都得去挨样现抓现找。
  
  麻烦不说,关键是许多东西租不到了只能买。花钱肯定不老少,还得要人往家运送,这些事儿也得先有个算计才好……
  
  李福刚说到这儿,洪衍武就已经听傻了。
  
  他可从没想过在家要操办这么个事儿,涉及到的东西会那么多多,需要处理的问题会那么琐碎。
  
  想想看吧,这么多繁琐无比的事情,千丝万缕的头绪,那不是凭勤快、细心肯花钱就能解决的。好多问题没经验连想都想不到。
  
  要是就靠他自己筹措,还别说体面了,一个考虑不周,那就得办砸锅的笑话。
  
  好在有李福在,这才救了他的急,替他担了操心受累的重担啊。他又不傻,哪儿能不念李大叔的好呢?又哪儿能不心甘情愿地把“总调度”的名头让出呢?
  
  于是,当场洪衍武就跟李福拍胸脯,表示一切服从听指挥。
  
  而且他还有自己的强项,那就是请李大叔放心,钱和人他都有。
  
  他说用什么东西该买就买,十个人的大圆桌儿先要他四十张,其他物件按照这个标准配备。反正他还惦记以后把老铺重张呢,买多少也不会浪费。
  
  人手同样不用发愁,买东西他可以派人派车跟着去,力气活儿不用李大叔操心。最后临到办事前,他保证能招呼几十口子过来,任由李大叔从中挑选就是了。
  
  这么一听李福到真高兴了。一个是他最担心的问题有了保障。二是他哪儿能不想老铺重张呢?
  
  老爷子连连说好,还说那一天要真来了,我怎么也得站在“衍美楼”堂前再招呼几天客人。
  
  话说回来,倒真是“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借着洪衍武的话,李福跟出了个好主意,是又经济又实用。
  
  敢情李福的意思是,其实根本不用买大圆桌。统一买四方桌即可,这种桌子的用处最大,日常自用都可以。而且只要加个圆桌面,铺上台布,立刻就变成十人座。
  
  搬运方便,好铺好撤,这有多么便宜呢?
  
  洪衍武立刻挑起大拇指,忍不住大呼高明。
  
  因为这就是经验啊,没干过的人,你撞破了头也想不出来。甚至因此,还刺激得他有了一个升级版的想法。
  
  他眼珠一转,很快就相当兴奋地说,“李大叔,回头我先给你拿三千块钱来。您还别买一般的桌子,咱先去信托行的木器店。您就专挑硬木八仙桌给我买,黄花梨、紫檀木、鸡翅木我都要,不是一色都没关系,反正不是也得铺台布吗?那才真叫一举两得呢……”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