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擦肩而过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是夜。
  
      苏府的阁楼里还亮着烛火,银锁提着一个精致的小食盒,轻轻的推开苏清萱的房门,“小姐,奴婢给您煲了一碗莲子羹,您趁热喝两口,暖暖肚子。”
  
      房间的书案后,正在翻看什么的苏清萱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放着吧!”
  
      银锁轻手轻脚走过去,将食盒放到书案上,取出里边用银碗盛着的透明莲子羹放到一旁,然后轻轻的取下灯纱,小心翼翼的用剪刀剪去油灯里已经碳化的灯芯。
  
      房间里似乎明亮多了。
  
      银锁满意的站到一旁,静静的等候自家小姐忙完了,喝上一口自己煲的莲子羹……还跟在九尾府的时候一样。
  
      她很小的时候就进了九尾府,刚懂事,就从厨娘嬷嬷的手里接过了给自家小姐开小灶的活计。
  
      那个时候,九尾府就是她的全世界,而小姐,就是她世界的中心,她每天所思所想,不是菜要怎么做小姐才能多吃两口,就是要做点什么给小姐补补身子。
  
      她从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甚至一度以为,她会像那位老的连牙都掉光了的厨娘嬷嬷一样,在九尾府里住上一辈子。
  
      直到,她心里多了一只乱撞的小鹿……
  
      直到,那头小鹿撞死在了那夜她递给少爷的那碗毒鸡汤里。
  
      她的人生就这样改变了……
  
      她离开了九尾府,离开了青丘,来了到了陌生的北芦,来到了举目无亲的天行派。
  
      她世界的中心,也从小姐,变成了少爷……
  
      但她从没怨过自家小姐,哪怕那夜小姐气得要一掌打死自己。
  
      相反,她内心里很感激自家小姐……那一掌不是没落下来么?
  
      她是了解自家小姐的,知道自家小姐如果真的铁了心要做一件事,九尾府里谁都拦不住,当年老爷还在府里的时候拦不住,少爷也不可能拦得住……小姐到底还是当府里的人,都是家人。
  
      而且,要不是小姐,她也不会遇到少爷这么好的人。
  
      嗯,她这辈子都没遇到过,像自家少爷这么对她好的人。
  
      她很满足,期盼着日子能一直这样过下去,永远也不要改变。
  
      夜深了。
  
      银锁走上前端起莲子羹,“凉了,奴婢拿下去热一下再给您送上来。”
  
      “不用了,给我吧!”苏清萱拿过莲子羹,一缕火焰在她的控制下融入银碗里,几息时间,微凉的莲子羹就冒热气儿了。
  
      看得银锁羡慕不已……她要会这样的法术,少爷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吃上一口热饭了吧?
  
      苏清萱拿起汤匙,心不在焉的喝着莲子羹,喝到一半,她忽然说道:“小银锁啊,你说我现在要是强行带少爷回家的话,他会不会生我的气啊?”
  
      “啊?”银锁愣了一下,回过神来连忙摆着手说道:“不会的不会的,少爷无论如何都不会生小姐的气的,您都不知道他有多想您,为了能早点回家,少爷他到天行派后,成天不是闭关就是拼命的练功,奴婢都看得心疼……只是,现在天行派这个样子,您要强行带少爷回家,他心里会很难受的。”
  
      苏清萱放下银碗,低低的叹了一口气,“是啊,小北重感情,他在天行派修行了这么久,又有古六通他们这一帮朋友,对这里肯定有些感情,现在带他回家,他会遗憾一辈子的……”
  
      “可是……”她有些头疼的一抚身前的画卷,“我看了半天,都没看出天行派的退路在那里啊!”
  
      银锁眼尖,看到画卷上方写着:岭北地图。
  
      ……
  
      银锁心事重重的提着食盒下楼去了。
  
      苏清萱伏在书案前,还在试图从中找出天行派的退路。
  
      “吱呀。”
  
      门忽然开了。
  
      苏清萱闻声一抬头,就见到一位高冠博带、大袖飘飘的清俊男子在夜色中乘风而来。
  
      她连忙站起来,裣衽施礼:“侄女见过长风叔叔。”
  
      来者正是护送苏清萱来北芦的本家长辈,齐天大妖苏长风。
  
      苏长风轻轻一点头,“大侄女不必多礼!”
  
      苏清萱起身,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长风叔叔坐下说。“
  
      她心绪有些不宁,前番她随天行派的修士大军奔赴断岳派之前,曾传信给这位长风叔叔,言她在北芦还要耽搁一段时间,待回青丘之时,再传信请他老人家前来护送。
  
      现在他不请自来,只怕是青丘有变,必须要她提前回去。
  
      果不其然,苏长风一落座,还不待苏清萱奉茶,就径直说道:“事有些急,我长话短说,青丘出世大典提前,你作为祭祖大典的主祭之一,不可缺席,长老堂着我火速接你回青丘……你若还有什么要事没办完,赶紧交代,天亮前我们一定要启程。”
  
      青丘九尾家族作为九尾老祖的直系后裔,各自守护着九尾老祖的一部分遗蜕,是以各位九尾家族的家主,天然便是祭祖大典的主祭……九尾府一脉只剩下苏清萱了,她自然就是九尾府的家主。
  
      苏清萱闻言,在心底暗叹了一声,说:“出世大典会提前,是因为黑日妖王打进北芦的事吧?“
  
      苏长风点头:“长老堂不曾明说大典为何会提前,但想来应该是因为此事了。”
  
      苏清萱起身施礼,“那长风叔叔稍待,侄女交代一下府中下人就随您回青丘。”
  
      苏长风颔首。
  
      ……
  
      皎月如明镜,孤悬星河中,照万古。
  
      玉龙大雪山下,大黄收起长君天秘境的入口,看对身旁的苏北说:“咱们走吧。”
  
      苏北点头,纵身跃到大黄背上。
  
      按说就以大黄现在紫翼天狼的体格,载上百八十个人过玉龙大雪山对它而言都是小事一桩,怎奈这货打死都不让其他人上它的背,只能将其他人收入长君天,等过了玉龙大雪山后再把他们放出来了。
  
      待苏北坐稳后,大黄纵身一跃,宛如离弦之箭一般一头扎进山巅之上的销金罡风中,缓慢的朝着北芦州飞去。
  
      苏北回过头,借着月色遥望渐渐远去的莽莽山林,心中默念,下次过来,就该回青丘了……
  
      飞行中,大黄忽然停了下来,苏北吓了一大跳,忙问道:“你别告诉我你现在没力气了?”
  
      大黄摇了摇大脑袋,“不是,刚刚过去了一条飞舟,瞅着有点儿眼熟。”
  
      “飞舟?”苏北想了想,说:“所有的飞舟长得都一个样吧?”
  
      大黄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那条飞舟的了,也就顺势点头,“可能是吧。”
  
      “先走吧,这风声听着都渗人。”
  
      ……
  
      闲聊间,苏清萱忽然发现苏长风愣了一下,不由的问道:“长风叔叔,怎么了?”
  
      苏长风不确定的说:“说来你不信,我刚刚好像看到了一头长大翅膀的狼妖。”
  
      “长翅膀的狼妖?”苏清萱惊讶的想了想:“北冥现存的狼妖中,好像没有长翅膀的品种吧?”
  
      苏长风沉思了一会儿,点头:“应该是我看错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