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七十四章 自然而然的掉入坑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崔戢刃他们一直都没有选边站,不是因为他们怕死,而是两边的说法,他们都不是非常认同。
  
      他们认为张文灌他们太着急了一点,在他们的心中,这国家和百姓才是头等大事,应该暂时将所有的钱都用于百姓,李治的葬礼可以简化,其实李治身前也不喜欢奢靡,你还要征税,这就真心说不过去了,而且太子在这个时候即位,对于太子也不利,万一处理不当,太子就得来担这个责任,甚至成为亡国君,那太子多冤啊,其实这事的起因跟他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至于慕容宝节那边,他们就更加不认同,慕容宝节他们多半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他们就一直没有表态,也没有参与,但是他们做的事,可不少,如今这朝野内外的政务,都是他们在处理,张文灌、慕容宝节他们忙着争斗,也没有什么空管这些事。
  
      但这并非是表示他们完全不想参与,他们还没有这么高风亮节,他们都是聪明人,也知道大军在外,这长安只能是看着热闹,但不会真刀真枪的干,最终还是得等到韩艺归来,这事才会有结果,也就是说,他们还有得选,不是二选一,而是三选一。
  
      韩艺也没有令他们失望,立刻找上他们。
  
      尚书省。
  
      “不瞒各位,我真的很不想在同一间屋子里面见到各位。”
  
      这一照面,韩艺连寒暄都省去了,长长叹了口气,道:“因为我们见面一准就没好事!”
  
      郑善行他们均露出苦涩的笑意。
  
      要知道上回他们头回同聚一堂,就是因为危机一事。
  
      “闲话到此为止,请坐。”
  
      韩艺手一伸,待大家坐下之后,他才坐了下来,道:“如今的局势你们可能比我还要清楚。”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左右两边坐着的薛仁贵和契苾何力,“我与二位将军都认为如今的情况比前不久结束的那场大战,要更加危险,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可能会引发内战,一旦引发内战,我们大唐必将四分五裂,可能又会重蹈隋末的覆辙,无数百姓会因此丧生。因此,我和二位将军,以及其它统帅的意思是,以国家为先,不管怎么做,都不能令内战爆发,那么势必要保证,不管用任何方法解决这个问题,都必须保证没有任何一个人因为这件事而丧失性命。”
  
      这话一出,狄仁杰他们是纷纷点头,就等着你这句话。
  
      郑善行道:“若国家为先,当以百姓,若以百姓,这事就应该先搁置,待处理好这战后事宜,再作打算。”
  
      任知古道:“可是这陛下的葬礼总不能一直拖下去,且国不可一日无君,我认为可以简化行事。”
  
      王玄道道:“若以国家为先,那就不能让太子即位,如今我们大唐是内忧外患,已经在这悬崖边上,稍有不慎,就会天下大乱,一旦乱起来,国家可是连出兵的钱都拿不出来,我认为太子没有足够的能力能够处理好这些事,且太子的身体,也令人感到十分的担忧,万一期间太子身体承受不住,到时又会变得危机重重,此时此刻,必须得让皇后继续主持政务。”
  
      契苾何力不满道:“太子只是年纪小,我们这些大臣可以辅助他啊!”
  
      王玄道道:“将军误会了,我说得能力,指的是经验和判断。如此多的事堆积在一起,大臣们的意见不一定是统一的,如果太子即位,他可能无法判断,谁的建议更好,太子最终只会听从那些离他更近的大臣,而不是更好的建议。虽然皇后也可能会犯错,但是皇后犯错的概率要比太子小得多,毕竟皇后是有着丰富的经验,且从战争爆发以来,一直主持着政务,对此甚是了解,而我们的国家是不能承受任何一次失误。”
  
      契苾何力听得是若有所思,关键太子身边是张文灌他们,他也信不过张文灌他们。
  
      狄仁杰道:“可不可以让太子即位,让皇后摄政?”
  
      长孙延道:“这样不是不行,可是事情已经闹到这种地步,一派是支持皇后的,一派是支持太子的,如果这么做的话,朝中就还是对立的,可能什么事都办不成,这时候大家必须放下成见,团结一心。”
  
      郑善行道:“其实我也认为太子此时不应立即即位,太子的健康是个问题,而且太子即位,方方面面都会出现重大的变动,这会令一切都充满着不确定性,应该继续让皇后主持政务,保证以前的政策能够贯彻下去,再怎么说,也得等到国家稳定之后,再让太子即位,太子也可以趁着这期间养好自己的身体,吸取更多的经验,保证将来有足够的能力来继承大统。”
  
      契苾何力道:“可是这国不可一日无君啊!若无君主,谁知道该听谁的。”
  
      崔戢刃突然道:“那就给予皇后合法的统治地位。”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他。
  
      薛仁贵颤声道:“你是说让皇后称帝?”
  
      崔戢刃道:“皇后毕竟是女人,称帝与否,这个可以另说,我们可以给皇后其它的尊称。”
  
      契苾何力摇头道:“这怎么可以?”
  
      崔戢刃道:“那也比亡国要好呀!现在这情况,哪怕是太宗圣上在世,也不一定能够处理的好,何况是太子。皇后也许不是最好的人选,但却是我们唯一的人选,如果国家都亡了,那么可能是一个田舍儿称帝,相比起来,皇后要更加合适。”
  
      韩艺看着他,道:“希望你不是在含沙射影。”
  
      崔戢刃摆摆手道:“抱歉,抱歉,下官绝无此意,尚书令高风亮节,令下官佩服不已,一时口误,还请多多包涵。”
  
      你这混蛋,分明就是在含沙射影。韩艺道:“没事,没事,反正我现在已经从田舍儿晋升为田舍翁了,虽然看上去我还是那么年轻。”
  
      大家听得顿时哭笑不得,韩艺只要一开口,画风就会变样。
  
      薛仁贵道:“这不可能的,就算我们答应,张文灌他们也不会答应,还有那些儒生恐怕也难以接受。”
  
      “薛将军言之有理!”
  
      崔戢刃点点头,道:“所以我们首先是要想办法如何说服张文灌他们接受这个事实。”
  
      狄仁杰摇摇头道:“这真是太难了,慕容将军他们尚且还是要求继续让皇后主持政务,而你还要给予皇后合法的地位,张文灌他们是不可能答应的。”
  
      长孙延突然道:“我反倒认为,比起慕容将军的要求,崔兄的建议要更加容易让人接受一些,至少这是合法的,如果是不合法的,那么谁都不会信服的。”
  
      任知古道:“可是他们根本不会承认这是合法的。”
  
      崔戢刃道:“那就先得看看他们不答应的理由是什么?首先,正统。太子是正统,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可我们也并非是要改变这一点,我们只是因为目前的局势,而给予皇后合法的地位,这是一个特例,不是说改朝换代,太子还是唯一的正统,我们可以给皇后任期加上一个期限,她只是带领我们大唐走出这个泥塘,等到天下太平,便归政于太子。”
  
      韩艺哼道:“你说得倒是轻巧,可是张文灌他们能信么,太子也不会答应,将心比心,我也不会相信,这权力到底掌握在皇后手中,若到时皇后不还政太子,谁又能够促使她遵从律法,她可是掌握着无上权力啊!这可不行。”
  
      崔戢刃道:“因此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首先必须要限制皇后的权力。”
  
      韩艺皱眉问道:“如何限制?”
  
      崔戢刃道:“复兴古制。”
  
      “复兴古制?”
  
      大家都是一头雾水的看着他。
  
      崔戢刃点点头道:“其实很久很久以前,如春秋时代,君臣都是以礼相待的,上下关系不是那么的明显,宰相有着制衡君主的权力,并非就是君主一人说了算,这种制度乃是自古有之的,我们可以借此来限制皇后的权力。但是这个制度有着一个弊端,就是怕宰相揽权过度,架空皇权,权倾朝野,甚至于谋朝篡位,如董卓、曹操、王莽之辈。
  
      因此后来有了三省六部制,将一个宰相变成多个宰相,让他们相互制衡,可是三省六部制也有一个问题,就是人数太少,且制度并不适合,这三省只有三个宰相,且在一定程度上,是分上下的,这样的话,势必又会形成一个以宰相为中心,宰相政权。我的建议就是将门下省拿出来,然后扩充门下省人数,可以多达到上百人之多,且不以一人的建议为主,人人官职平等,采用投票的方式来决定。
  
      也就是说,皇后的重要政令,必须要通过门下省的审核,如何通过,由这一群举手表决,多数赞成才能够通过,这样的话,既限制了皇后的权力,又不会造成某个人手握大权,令政权得以稳定。”
  
      此话一出,大家皆是陷入沉思当中。
  
      这个想法真是太新颖了。
  
      韩艺摇摇头道:“你这太理想主义,你说得是很有道理的,但问题是,缺乏实际操作性,如果我是三军统帅,手握千军万马,并且以皇后马首是瞻,谁敢不举手啊!”
  
      “尚书令言之有理。”
  
      崔戢刃点点头,道:“为何我们害怕会发生内战,起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两边都掌握着部分军权,他们有能力发动内战,若要平息这场争斗,不管怎么样,都得让他们交出军权来。”
  
      薛仁贵道:“他们会轻易交出军权?”
  
      崔戢刃道:“他们之所以不愿意,是因为他们害怕自己放下武器,对方就会杀过来,但如果他们同时放下武器,并且不将军权交给皇后,而是让国家暂时托管,等到还政于太子之后,再将军权交予皇帝,那么就可以避免内战。”
  
      契苾何力诧异道:“国家如何托管?”
  
      得有个人管军队,国家又不是一个人。
  
      崔戢刃道:“军队是要钱来养的,而国家是由百姓组成的,换而言之,用百姓的税去养军队,这不就是国家托管么?因此还得选出一些代表百姓的人,可从我大唐十五道中,或者更细一点,选取一些贤士进入门下省,他们代表着各道百姓,控制着军权。
  
      同时将军政军令分开,发号司令的还是皇后,但是他们可以阻止皇后动用军队,统军将帅还是由皇后来任命,但是管理军队的将军,又门下省来决定。而且,必须要有一条明文规定,就是大唐的军队永远不能对着大唐的百姓,除非对方造反,既然对方造反那便不是大唐的百姓,如此大家就都不用害怕。”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笑,道:“二位将军都是身经百战,对于军队比晚辈要熟悉的多,这不过是晚辈的一些建议,不知二位将军有何看法?”
  
      契苾何力与薛仁贵想了想,发现这样挺不错,反正军权也不在他们手里,一直都是在皇帝手里,只不过李治突然驾崩,消息又隐瞒了一段时间,太子就没有及时即位,而且驾崩的过程也是非常特殊的,没有完成权力的交接,那两边才能够斗得起。
  
      不给皇后,给国家托管,那当然更加稳定一些。
  
      韩艺皱眉道:“既然门下省利用国税去管军队,也就是说财政大权也得交出来给门下省?”
  
      崔戢刃点点头道:“那也不是,门下省只是看管国库,阻止皇后随意增税,以及保证朝廷能够如约偿还国债,这也是商人为何挑事的一个理由,这么做也能够给予商人一个说法,财政政策还是由户部来做主。”
  
      韩艺摇头道:“不行,不行,这样的话,门下省的权力太大了一点,全部都是门下省说了算。”
  
      契苾何力道:“你是担心自己的权力被限制吧。”
  
      韩艺道:“是又如何,这世上谁比我会打理财政,门下省到底是群什么人,我都还不知道,万一是群蠢货,什么都不给通过,那我还管个什么财政。”
  
      崔戢刃笑道:“难道尚书令以前就可以肆意动用国库的钱?不也得先说服陛下和枢要大臣么?你也可以去说服门下省那些人,其实制度是没有改变的。我提出这个门下省,是因为目前的局势,太子不适合立刻继承皇位,但是权力也不能给皇后,这样对太子不公平,因此暂时交由这么一群人保管,等到太子即位之后,再将权力还给君主。”
  
      长孙延道:“可是你之所以提出门下省的概念,是想要限制皇后的权力,然而,门下省这么大权力,那谁来限制门下省呢?”说话间,他眼中是闪烁着精光。
  
      韩艺道:“是呀!我就是担心这个,谁来限制门下省。”
  
      崔戢刃看了眼长孙延,暗自一笑,却是紧锁眉头,道:“这倒也是。”
  
      长孙延立刻道:“我认为如果要这么做的话,事先必须要确保司法的独立、权威和完整性,司法不能受到任何一个人控制,凡事都是依法而办,除皇后之外,任何违法之人,都得接受律法的惩罚,但是皇后也不能干预司法,这样也能保证皇后不敢轻易违法,因为皇后即便干违法之事,她也是指使他人去做,我们可以严惩那人,震慑其他人不敢替皇后敢违法之事。
  
      若不能确定这一点,你前面说得那些,都不可能实现的,皇后若掌握生杀大权,门下省就无法限制住她,她可以动用司法权,去威胁门下省的那些人,也可以用司法权,铲除张文灌等人。”
  
      狄仁杰点点头道:“言之有理,是应该确保这一点。”
  
      韩艺皱眉道:“若是我们违法呢?”
  
      “那也得依法惩处。”
  
      “这......。”
  
      狄仁杰道:“尚书令,你如今有权有势,哪里犯得着干那些犯法的勾当,反倒是下面那些官员,经常采用不法手段,谋求上位。另外,各位不妨想想看,自古以来,是死于违法的官员居多,还是死于政治斗争的官员居多?就说统帅打了败仗,若不依法的话,皇后就可以直接处决将军,若依法的话,便有理可循,不会因权力斗争,而使我国痛失良将,对于文臣亦是如此,这其实在保护我们。”
  
      韩艺眉头紧锁着,又看了看契苾何力和薛仁贵。
  
      这两位统帅也在凝眉思索着,他们本是特权人士,如果司法独立,他就失去特权,但如果不司法独立的话,那崔戢刃的建议就不能实现,若皇后胜出,她就可以掌握着生杀大权,可抛开这一点不说,他们也认为,自己违法的概率,似乎要比死于政治斗争低那么一点点。
  
      因为他们有权有势,这犯法的事,不需要他们自己去干,聪明的狄仁杰都已经告诉他们,很难抓到他们的把柄,但是政治斗争的话,皇帝杀得肯定是他,不是他的仆人。
  
      权衡再三,契苾何力死不要脸道:“你小子看我作甚,老子这一生就没有犯过法,老子怕什么。”
  
      薛仁贵道:“我觉得崔中丞的建议是可以行的。”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