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十八章 母子同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就在当日,朝廷便快马传令松漠都督府,让他们停止一切的对抗,朝廷将会派官员来调停。
  
      这个命令还不是以李治的名义发的,是中省署名,可见李治自己对此是多么的不看好,如果以皇帝的名义传旨,对方要是不听的话,那是很丢人的。
  
      而且,以皇帝的名义下旨,不听就是造反,没有旋的余地。
  
      与此同时,武媚娘也重返政事堂,主持政务。
  
      虽然中间好像就是武媚娘伤心过度,请了个长假,但是其中意义非凡,武媚娘在这段期间的言行举止,是令大家对她更加放心,不但是李治,还有张文灌他们,这里面深层的意义对于武媚娘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这还得多亏荣国夫人去世,不然的话,大家心里都没有底,这一大家都踏实。
  
      如今大家都有了共同的目标,那就是辅助太子。
  
      因此今日不但武媚娘出现在政事堂,太子李弘也参与了,而且太子李弘不但将会参与政事堂的例会,还将会参与李治那边军国大事的讨论。
  
      李弘对此也比较兴奋,作为太子,天天待在东宫,无所事事,也怪无聊的。
  
      “我们应该早日划定南海那边的行政区域,否则的话,无法起草政令。”武媚娘目光一扫,道:“你们可别说,你们还没有想好?”
  
      从进屋到现在,她是没有一丝笑容,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张文灌也知道武媚娘心情不好,道:“此事我们已经商量过,取名为佛州,至于里面的县级划分,就交给长孙冲他们去安排,毕竟我们都对那边的地形不是非常熟悉,不太好划分。”
  
      “佛州?”
  
      武媚娘点点头,心里对这个名字挺满意的,因为她母亲跟她都是佛教徒,突然看向李弘道:“太子对此有何建议?”
  
      李弘愣了下,他似乎没有想到,这事武媚娘也会问他,头来到政事堂,也不敢胡乱说,认真思考一番之后,才道:“儿臣倒是认为,若取名为佛州的话,听上去还是与佛逝国有些关系,会不会令当地百姓思念旧国,那地方乃是商人打下来的,何不叫做商州。”
  
      武媚娘轻轻嗯了一声。
  
      郝处俊立刻点头道:“不错,不错,太子说得对极了,这是我们考虑不周,商州要更为合适一些。”
  
      张文灌、刘祥道他们也纷纷附和,就连韩艺、崔戢刃他们也都表示赞成。
  
      毕竟这是太子的第一个建议,怎么都得给一些面子,况且人家太子说得也挺有道理的。
  
      武媚娘目光闪烁了几下,点头道:“我也觉得太子的建议更为合适一些,那就叫做商州。”
  
      韩艺余光稍稍瞥了眼武媚娘,心想,在如此悲痛下,还能够保持头脑清醒,并且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决断,真是好厉害啊!这可能也是我不如她的地方。
  
      虽然只是一个名字,但是却让李弘觉得非常开心,这信心也有所提升,稍显感激的看了眼武媚娘。
  
      武媚娘向他稍稍点了下头,又道:“另外,就是尚令提议的,在元州、商州那边兴建酒业和罐头业,不知尚令可有具体办法,能够令我中原一些商人去到那边兴建作坊?”
  
      韩艺道:“罐头的话,是非常容易的,不需要朝廷操心,那些果商们,自然会想尽办法请小胖集团去那边建立作坊。关键是在于酒商,如果跑去那边兴建作坊的话,再运中原来,成本会增加不少,朝廷首先要做的是,增加中原酒商的成本,同时减低元州、商州的酿酒成本。”
  
      武媚娘问道:“如果增加成本?”
  
      韩艺道:“朝廷可以先发出消息,将会在下一次印花税改动会议上,增加一些狭乡的酿酒印花税,保证粮价不因酿酒上涨,同时免除元州、商州的一切酒税,并且商人愿意去那里酿酒,朝廷直接拨地给他们。根据我们税务局的统计,关于酒的印花税是越来越多,也就证明酒消费是在进一步增加,尤其是在狭乡地区,因为狭乡地区的百姓变得更加富裕,这些地方酒市场还会进一步增加,那么酒价也会得到相应的上涨,而南海道的粮食远比中原便宜,再加上货船的不断增大,在那边酿酒,利润是非常可观的。”
  
      郑善行道:“尚令虽然考虑得非常周到,但是自古以来,许多朝代都因粮食的问题而禁酒,可是越禁酒,导致酒价越上涨,酿酒的反而更多了,可能又会滋生走私贩,此事还得慎重而行,避免因恐慌而导致酒价上涨。”
  
      崔戢刃道:“我也认为,暂时先不要放出消息,可以先与酒商开会商量,同时要给予他们压力,让大酒商不能借故涨价,只要大酒商不涨价,那些小酒商也涨不起来。”
  
      武媚娘又向李弘问道:“太子有什么建议?”
  
      李弘摇摇头。
  
      武媚娘点点头,道:“那就这么决定吧。”说到这里,她稍微顿了顿,又道:“另外,契丹那边很有可能爆发战乱,其中可能影响到山东和乐浪州等地区,朝廷必须传令给当地刺史,让他们及早做好准备,避免战火袭扰中原的百姓,还有,让乐浪州的货物暂时全都走水路。”
  
      刘祥道道:“臣去便起草诏令。”
  
      不得不说一句,武媚娘的行政能力是非常出色,就这半日功夫,便将挤压的下奏章全部都给处理了。
  
      张文灌他们突然觉得,有武媚娘在,他们都非常轻松。
  
      非但如此,他们还心生愧疚,因为整个会议过程中,武媚娘都没有笑过,可见武媚娘并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一个女人,承受着这么大的悲痛,还要跑来上班,这个确实有些残忍。
  
      例会过后,大家就立刻去到各自的官署,安排任务。
  
      韩艺也不例外,来到了户部,将任务告知张大象,主要就是让户部调查酒业的情况,以及帮他约见钱大方等酒商。
  
      “我知道了!”张大象点点头,又叹了口气,道:“看来如今朝中还真是离不开皇后啊!”
  
      韩艺斜目瞧了他一眼,道:“我说你也真是奇怪,别的事,你都挺大方的,偏偏对皇后是怨入骨髓。”
  
      张大象道:“这你也不能怪我,当初那几次大清洗,你都是知道的,几乎每一次我都站在悬崖上。”说到这里,他又看了眼韩艺,道:“要不是你,我此时恐怕已经。”
  
      韩艺苦笑着摇摇头,向来擅长安慰人的他,还真被张大象给难住了。
  
      这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而张大象是被咬了好几口,所以,不管武媚娘表现的多么好,他都是坚决反对武媚娘的,当然,他也只会跟韩艺吐露,因为他认为韩艺不是跟武媚娘一边的。
  
      其实张大象心里也挺无奈的,武媚娘就跟那不倒翁一样的,左摇右晃,换别人的话,死了不知多少遍,武媚娘就死不了,忽然又想起什么似得,道:“有件事,我倒是想跟你说说。”
  
      韩艺道:“什么事?”
  
      张大象道:“最近不是契丹那边又有动乱,咱们也有可能出兵,我就去查了下国库的账目,发现咱们国库至今还未恢复到危机之前。虽然自从印花税颁布以来,税收是在增加,但是这几年国库支出也在不断的增加,导致库存是不增反减,万一有个什么意外,咱们可拿不出太多的储备来应对。”
  
      韩艺目光闪烁了几下,笑道:“能有什么意外。再者说,你那种旧思维得换一换,不要老是盯着账目看。”
  
      张大象道:“我们户部不看账目看什么?”
  
      “当然是看数据啊!”韩艺道:“咱们国家的生产力是在与日俱增,也就是说国内的财富是在增加的,不在国库肯定在别的地方,但甭管是在什么地方,只要在我大唐就可以了。”
  
      张大象道:“话可不能这么说,这钱都在百姓手里的话,国家要用钱的时候,只能去向百姓要,这又会引起民怨,唯有当国库充盈,才能避免国家向百姓增税。”
  
      韩艺道:“那你又不想想,要是朝中大臣,皇亲国戚,天天看着国库里面堆着的金山银山,仿佛用不完一般,这不是勾引他们犯罪么,他们就会想尽办法,去将这些钱给用了,这钱存在国库也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用于国家发展。这其实也是一种投资,只有国家发展的好,百姓变得更急富裕,税收来源也将会变得更多,到时美酒会有的,羊肉也会有的,这完全不用担心。”
  
      张大象和韩艺就是两种典型理财思想,张大象这人天生缺乏安全感,任何方面都是如此,唯有更多的存款,才会让他有安全感,但是韩艺认为存钱就是傻,这有钱不用不是傻又是什么,得拿去赚更多的钱啊。
  
      韩艺是老大,那当然是走韩艺的路线。
  
      傍晚时分。
  
      韩艺到家中,发现元牡丹正躺在藤椅上,双目轻阖,韩蕊站在其身后,一双极其漂亮的素手,帮着元牡丹捏着肩膀。
  
      韩艺故意放慢脚步,但还是被韩蕊发现了,韩艺赶忙打手势,让她先别做声,然后轻手轻脚的绕到元牡丹身后,朝着韩蕊挥挥手。
  
      韩蕊偷偷一笑,慢慢往后退去,父女两配合的相当有默契。
  
      韩艺不动声色的伸出手来,继续帮元牡丹捏着肩膀。
  
      韩蕊捂着小嘴,一边偷笑着,一边悄悄离开了大堂,向来乖巧的她,可不会打扰父母恩爱。
  
      “来了!”
  
      韩蕊刚刚离开,元牡丹就睁开美目来,笑吟吟的看着韩艺。
  
      韩艺当即郁闷道:“原来你早就知道了,真是没劲。”
  
      “就你那笨拙的身手,你进屋我知道了。”元牡丹笑道。
  
      韩艺突然低下头来,在元牡丹的嘴唇上亲吻了下,有些心疼道:“工作而已,犯不着让自己累成这样。”
  
      元牡丹突然激动道:“这都是让你们贤者六院那群院士给气的。”
  
      韩艺当即怒了,道:“他们敢惹你生气?你告诉是谁,我立刻开除他。”
  
      元牡丹嘴角抽了下,道:“全部。”
  
      “全全部,这你好歹也将云总留给我啊!”韩艺郁闷道。
  
      元牡丹突然坐起身来,道:“如今云休已经研发出蒸汽机来,按理来说,应该很快就能够研发出用于煤矿的蒸汽机来,我今日让元修前去打探一下进程,可你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么?”
  
      韩艺想了想,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现在应该是在测试锅炉的稳定性。”
  
      元牡丹惊讶的看着韩艺道:“你怎么知道?”
  
      韩艺道:“因为这是我们第一开会所确定的任务。”
  
      元牡丹黛眉一皱道:“那锅炉都是钢铁制造的,岂会轻易损坏,云休的蒸汽机都从扬州跑到长安来,也没见有什么问题,而他们如今却拿着我们的钱,生产各种大小不一,形状不一的锅炉,测试什么安全性,这我真是没法理解,如今商人们可都盼着蒸汽机啊。”
  
      韩艺笑道:“夫人,安全问题可不能忽视,因为将来蒸汽机将会用于作坊,作坊式人非常集中的地方,一旦出现什么意外,这后果不堪设想。而且,蒸汽机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机器,每一个部件都必须非常精密,故此,必须为它配置一套完善的体系。”
  
      元牡丹问道:“什么体系?”
  
      她无法理解,这机器跟体系有什么关系。
  
      韩艺道:“如果我们现在就盲目的生产处一批蒸汽机来,那如果坏了怎么办?”
  
      “坏了就修啊!”
  
      “修了又坏了呢?”
  
      “你这是强词夺理。”
  
      “我并非是在强词夺理。”韩艺摇摇头,道:“蒸汽机是非常昂贵的,维修一次成本也不低,如果蒸汽机用几次就坏了,亦或者发生危险的爆炸,那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因此我们决定在研发蒸汽机的时候,就制定出一整套蒸汽机的使用规则。怎么使用,不会轻易坏,可以使用的更久,怎么维护,不会轻易坏,还有,就是如何设计,可以方便自己去维修,如果只有贤者六院的专业人士会维修的话,那如果在扬州河道上出了意外,不可能跑到长安来请贤者六院的人去维修吧。是,你也许觉得我们现在弄得整件事挺麻烦的,但是我们的麻烦,是为了你们将来的方便,这是非常有必要。也对得起你们捐助的每一文钱。”
  
      元牡丹思忖一会儿,道:“就算如此,你们贤者六院还要求我们生产的钢,一定要标准化,什么厚度、长度,都得规范,而且要求非常严格,我有时候真不明白,出钱的是我们,还是贤者六院。”
  
      韩艺笑道:“夫人,你也知道钢铁就是未来,也就是说将来钢铁的使用范围,将会变得非常广,标准化只是麻烦在这一时,但是却能够为未来带来很多很多的方便。而我们是开路人,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将这路修得更好一些,而且,说到底,这其实并不麻烦,只要形成习惯就行了。”
  
      其实云休在研发的时候,就已经有一套完善的研发标准,不然的话,云休可能早被炸死了。
  
      而且要生产大量的蒸汽机,就不是单个的问题,跟云休研发蒸汽机又是两事,云休这个蒸汽机,凭借的是超人的智慧,以及工匠那么巧手,但是大量生产肯定不行,这是要整个工业体系的配套,尤其是钢铁制造业。
  
      而元家的冶炼厂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以及贤者六院技术支持,已经有了极大突破,要知道贤者六院十年前就已经在研究这炼钢炉,一直就没有断过,并且是拿着韩艺的那些超前理论在研究着。
  
      这其实都是韩艺早就计划好的,在蒸汽机出来之前,一定要有一个工业配套体系,不然的话,是无法大量生产的,只不过他是利用商业在悄无声息中,发展这个工业体系,好比流水线,好比水力,好比螺纹、齿轮、滑轮、杠杆、好比数学,好比工程学。
  
      其实大唐已经具有一定的工业技术基础,只是没有拿到台面上来,因为不需要,最多就是生产一些链条,那些九品院士这些年来,天天都在研究贤者六学,虽然他们很感兴趣,但是他们也不知道这些知识能够用在什么地方,好比说数学,如今没有什么商品,需要那么精确的数据。
  
      而蒸汽机的出现,让这些知识都有了用武之地,因为那些九品院士突然发现自己学得知识有这么大的用处,遇到蒸汽机的某个问题,脑袋里立刻浮现出相应的知识,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因此他们对于研发蒸汽机是狂热的,不是说为了赚钱,而且真的有着极大的兴趣,他们恨不得将所有的知识都运用上去,导致这个规范就越变越细,包括锅炉的形状,他们都在运用自己的知识在思考,什么形状方便制造,效率又是最高的。
  
      元牡丹听得是若有所思,觉得韩艺说得也是很有道理的,要是蒸汽机动不动就坏,动不动还得请人来修,用着也不畅快,而且钢铁标准也应该制定下来,不然的话,人人都会要求不一样,这个反而会更加麻烦,如果他们自己定制出几套标准来的话,那人家在设计产品的时候,首先就会考虑到他们的标准,而不需要再要求,这对于元家的钢铁厂确实是非常有利的,道:“你说得很对,是我心急了一点。”
  
      韩艺笑道:“完全能够理解,毕竟蒸汽机将会改变一切,谁都希望早点能够用上蒸汽机。”
  
      元牡丹笑着点点头。
  
      “你们在说什么?”
  
      忽闻堂外有人道。
  
      韩艺头一看,只见萧无衣和杨飞雪走了进来。
  
      他急忙上去,强行挤在中间,一手搂着一个,问道:“二位夫人怎么来的如此晚。”
  
      萧无衣幽幽一叹道:“还不是为了商量女子大学教材一事。真是累死我了,飞雪,哦。”
  
      “啊?”
  
      杨飞雪一脸错愕的看着萧无衣。
  
      韩艺哈哈一笑,道:“飞雪,你也太不配合人家无衣了,你们喊累,夫君我最心疼,那我能不帮忙么?”
  
      杨飞雪恍然大悟,不禁羞赧一笑。
  
      “就你聪明。”
  
      萧无衣妩媚的白了她一眼,又主动抱着韩艺的手,道:“那你帮不帮我们这个忙?你可是贤者六学得创始人,而且我知道,你肯定还留了好几手。”
  
      韩艺却看向杨飞雪,道:“飞雪,你怎么还不配合,你抱我这边手啊!”
  
      “你!”
  
      杨飞雪朱唇一张,黛眉一皱,带着三分责怪的看着韩艺。
  
      韩艺哈哈一笑,主动将她搂了过来,又看向元牡丹道:“牡丹,你有什么要求我的么?”
  
      元牡丹拼命的忍住笑意,直摇头。
  
      韩艺点头道:“没问题,但是我只给你们一天时间,你们必须有充分的准备,再请我去指点你们几句。”
  
      萧无衣当即不满道:“一天?这也太少了一点吧。”
  
      韩艺苦笑道:“你以为你夫君还藏了很多,也就一天的内容,多了的话,可能就会露馅,我得保持创始人的形象。”
  
      杨飞雪听得抿唇一笑,道:“真不知你哪句真,哪句假。”
  
      韩艺哈哈笑道:“计较真假是最没有意思的事。”
  
      说话间,他搂着两位美妇坐在沙发上,又道:“原本还想请个长假,咱们一家人去庄园那边度度假,放松放松,我们一家都需要休息,但是目前看来,是不能够了。”
  
      萧无衣道:“是因为契丹那边的事么?”
  
      韩艺点点头。
  
      元牡丹道:“说实在的,西北发展的很好,契丹那边也应该推行西北制度。”
  
      韩艺道:“你作为商人,自然觉得好,可是那些酋长并不这么认为。”
  
      萧无衣问道:“那会打起来么?”
  
      韩艺摇摇头道:“还不清楚,但是我希望要打就早点打,吊在这里,都不好安排假期。”
  
      元牡丹哭笑不得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想着度假?”
  
      韩艺一脸郁闷道:“我其实真的不擅长什么甜言蜜语,主要就是你们太坏了,老是诱使我将那句话说出来,好吧,我就再说一遍,这世上什么事比你们重要啊!”
  
      “呸!”
  
      三个美人立刻坐到对面去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