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火拼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陈皮的眼白不停的翻了出来,随时有可能晕厥过去,他完全是靠自己的意志力和剧烈的疼痛,支撑着自己的意识。

    他用指甲探入自己的伤口,将深深刺入体内的针拔了出来,丢到地上。看到了桌子上的一堆免捐旗已经全部被三帮五派抢走了,他塞入自己的兜里。转头来到被菜刀砍死的人的身边。

    那人其实并没有死,菜刀深深的卡在他的脊柱里,正在抽搐,陈皮把他背到自己身上,这人已经完全软了,头耷拉在他的肩膀上。陈皮扶正他的头,“炮头在哪里?”

    那人不能动,但是抬起的眼皮指明了方向,陈皮四处看了看,人都已经跑光了,拔出菠萝刀,把尸体上的人头全部割了下来,用他们的裤腰带串在一起,包括杀秦淮的尸体,围在腰上就往眼皮指的方向走去。

    走了几步,他忽然想起什么,回头把那两根钢针也捡了起来。

    …….

    …….

    话说两头,白胖子一行人迅速在百坪楼集结,每个帮派带出了所有的火枪,其余的人带着瓦刀短斧。把黄葵的水排围的水泄不通。但没有一个人敢进去。

    水排连着岸的部分已经被撤掉了,如果要上到排子上要下水,显然这不是三帮五派擅长的。

    黄葵的小个子大哥莫名其妙的看着围过来的人,随即心知不妙,肯定出了什么变故,他打开暗舱,扶出了一个瞎老婆子,让她坐到水排的边上,然后对着岸上喊道:“搞莫子事?”

    白胖子举起了长衫的人头:“黄葵儿,你的搬舵死了,有些事儿,是不是要重新谈撒?”

    说着给自己的身后打了个眼色,他身子后面有一个带着草帽的人,用扁担挑着两筐蓑笠,在蓑笠的后面,躲着一个老头,一看脸上的火疤就是山上的老猎户,他安静的从蓑笠后面探出一把火枪,瞄准了小个子大哥。

    白胖子轻声用土话说道:“打飞他的脑瓢子,打准点儿。”

    老猎户点头:“你要他的脑瓢子飞到左边的桌子上,还是右边的。”

    小个子大哥远远的看着,忽然转头用一种听不懂的方言,对着老婆子说了什么,那老婆子的怀中一整鼓动,忽然衣襟猛的敞开,一团土黄色的东西猛的翻入水中。

    那白胖子一看立即撒手往后退,人头落地滚落还没到岸边,从水中猛弹出一只干瘦的长臂,指甲有一截香烟那么长,全部是发黄的灰指甲,一把抓住了长衫的人头拖入水中。

    片刻之间,那团东西已经回到了瞎老婆子的怀里重新蜷缩成一团,人头从水中甩出滚到小个子大哥的脚下。

    小个子大哥低头看了看,虽然被陈皮砍成了肉花,但是那么多年兄弟,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一下他就摊坐在地上,白胖子继续喊道:“黄葵儿,搬舵死了,你养的那些个鼓爬子,吓不住我们。一个小叫花子就能杀了你的搬舵,我们这么多人,给你条生路,把这些鼓爬子都杀了,然后滚出长江。”

    小个子大哥看着白胖子,一边的官姐又叫道:“你把我那些姑娘弄哪儿去了?把我的姑娘们还给我。”

    小个子大哥抱着长衫的头,把脸转了过去,没有人看到,他的嘴角最大程度的咧了开来,令人惊讶的是,他不是难过,他竟然是无法忍耐的狂喜。

    长衫死了,我的天,长衫死了。

    这真是他意料不到的结果,那么多年了,这个搬舵先生,一直在逼他做水蝗,做水蝗,是,是他从湖南把这批兄弟带过来的,但总不能一直做水蝗吧。整天呆在江里提心吊胆,是,他们的势力是越来越大了,搬舵算无遗策,一步一步实现了黄葵的野心,但那是谁的野心。

    最开始,他也以为是自己的野心,他要谁死,搬舵就让那个人死,就算用上8个月,一年,没有人能逃出去,三帮五派怕的不是黄葵的凶残,而是搬舵。他们怕搬舵手里的伎俩。

    但越到后来,他越力不从心,他逐渐发现,这些其实不是他的野心,而是搬舵的。

    他根本就不想要这些,他想到城里去,买一批铺子,忘掉他杀的那些人,害的那些人,他想做个正常人,但是搬舵不允许,搬舵一直和他说,是他把兄弟们带出来当水蝗的,为了兄弟们,也要一直做下去。他没有办法反抗,他知道自己已经被搬舵架上去了,下面的人都极怕自己,怕自己养的那些鼓爬子,他不能下来,一下来,首先死的是自己。

    但现在不同了,搬舵死了。他完全没有想到,那个叫陈皮的加花子,可以杀了搬舵。

    小个子大哥站起来,努力让自己不要表现的那么开心,他将长衫的人头放到饭桌上。然后找出一根竹签子,开始在上面写字。完全没有理会岸上的人。

    官姐拉住他,指了指水里,“仔细看看。”白胖子看了看竹排下面,隐约能看到挂满了铁笼。里面不知道不关着什么,他冷笑一声,毫不在意,对老猎户说:“左边的。”

    几乎是瞬间老猎户开枪,小个子大哥正写下第一个字,脑袋就被打飞,脑浆和头盖骨的碎片全部溅在左边的桌子上。撒在长衫人头的脸上。

    几乎是瞬间,三帮五派所有的人全部冲入水中,往竹排游去。小个子大哥的尸体站在那儿,只剩下半个脑袋,良久没有倒下,仅剩下一只眼睛,似乎在冷冷的看着湖面。接着,只有半个脑袋的小个子大哥忽然往前走了一步,笑了。

    ---

    这辈子第二重的感冒。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将就看吧。

    我觉得我忽然意识到可以解释性格以及可变化性格的原因了。

    性格有可能是童年时期在自我意识没有完全成形的情况下,人无意识和低意识状态下的行为条件反射。它由激素分泌构成,然后和环境产生反应。

    比如说,在婴儿时期,我们分泌大量激素,形成哭泣吵闹,忍耐,躲避等各种行为。身体会记忆所有行为所获得的成果,这些成果和环境有关。

    所以性格应该是面对这个世界的激素情绪函数,供你在遇到事情的时候,直接调用。你擅于使用什么函数,你就会更多调用那些函数。

    而擅于使用函数是和环境相关的,在压力环境下,你一旦试出了哪种函数适合你应对环境,你的性格就会变化。这几乎可以解释网络人格和现实人格的区别,以及在家里和外面的人的性格变化,我暂时不愿意去考虑人的本人格。单纯从表象人格来看,性格是不固定的。只是性格变化每个人速度不一样,环境变化速度也不一样。

    如果弄清楚各种激素对于人情绪的影响,那么用人工智能模拟出人的性格转变,几乎就是时间问题。

    以上是在梦游状态中胡思乱想的。

    另外我觉得未来的考古,除了物体考古之外,肯定会有数据考古这一说,越来越多的电脑,和过程中产生的软件,游戏,在电脑的淘汰过程中被埋葬了。以后肯定有数据考古这一说的学科,在各种发现的旧电脑里寻找老的程序并且还原出来,供未来人参观。

    如果有机会我要写一篇这样的科幻小说。《硬盘》这个词语,终究会变成一个和战国帛书一样的概念吧。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