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强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长衫此时的内心,已经出现了两个人,一个人正打量着陈皮,想着如何让他放松戒备。一个人只做一件事情,就是在陈皮放松戒备的同时,毫不犹豫的抬手射出袖子里的针。

    他只有一次机会,心里明白的很,花签子,能够配得上这个称号的人,所有的反应都在正常人之上,也就是说,陈皮绝不会到需要躲他针的地步,如果陈皮全神贯注的看着他,他抬手的那一刹那,陈皮肯定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

    要让他转移注意力,三帮五派那么多人看着呢,刚才自己侃侃而谈,却把自己逼上绝路了。如果自己不能干净利落的杀掉陈皮,他搬舵算无遗策的神话,立即就会崩塌,到时候十个他也算不回来。

    陈皮看着长衫,他一边继续切葱,一边涌起的食欲就减退了下去,因为他知道鸡汤应该是喝不成了。长衫说到了他的痛处,他有点意外,他想了想一千个铜钱,又想到他刚才说的话,有点蒙。

    陈皮把免捐旗从怀里扯了出来:“你知道这是谁的?”

    长衫点头:“我知道,我也知道是一个小孩给你的这个,对吧?他给了你一百文钱,让你帮他杀了这面旗的主人。”

    “不是你的么?”陈皮就看到了长衫桌子上放的免捐旗:“是你的啊,你骗谁呢。”

    长衫面上毫无尴尬,继续说道:“不是我的,你看,我们黄葵每一个人的旗都不一样,我手里的,是放粮旗,是给打过招呼的同行的,你手里的,是免捐旗,是我们黄葵炮头的旗,用来给帮过他的船户。不一样的,上面的小字不一样。”

    免捐旗都一样,但长衫毫无破绽的把桌子上的旗展开,让陈皮去对比。手里的机括已经绷紧了。

    陈皮看着长衫动作没有什么异样,似乎很诚恳,比起吃鸡,解决掉春申的事他还是看重的,于是停下刀,但他看了看围观的人,这些人的表情都异样,他忽然觉得不太对。

    “我不要看这面,你给我拿最下面那面。你换上来。”陈皮对长衫道。长衫笑着摇头看了看四周的人,觉得无奈,然后照办。几乎是瞬间,陈皮回身把席子下女孩的尸体扶了起来。

    那小姑娘的尸体就趴在他身上,他拦腰抱着,小心翼翼的走到长衫面前,躲在尸体后面,去看免捐旗。

    长衫心中暗骂鸡贼,从他这个位置,女尸几乎把陈皮全部挡住了,要射中陈皮非常困难。他立即给陈皮面前的酒碗倒上酒,让陈皮坐下。“坐着慢慢聊。”

    陈皮就抱着女尸坐下来,喝了一口酒,其他人自然不敢落座,看着这极其荒诞的一面。

    接着,陈皮探手去接长衫手里的旗,这些旗已经很久了,上面的图案都已经模糊发黑,都是油腻,拿到手里之后,第一眼和自己的对比,竟然无法对比。

    就在这个瞬间,长衫的手几乎是顺着拿过去的那面旗,探到了陈皮的面前,一下翻转手背,手背扭动牵动机括,瞬间手送到陈皮的腋下,一根一指长的钢针直接射出刺入了陈皮的腋下。

    陈皮的反应极快,立即扭动身子,想用尸体挡住,但他没有想到长衫敢把手伸到他腋下来,另一只一下抓住长衫的手指。一个反扭就把长衫的三根手指拧断。但刚针已经打了进去,陈皮就觉得腋下一麻,手想发力竟然抬不动了。

    长衫惨叫一声,也是个人物,另一只手贴着陈皮拧断手指的手腕,一下就按住了陈皮的心脏位置,翻手机括发出,陈皮这个时候已经有了防备,他知道躲肯定是躲不过,整个人往后一倒,刚针斜着打进体内,从肋骨刺了出来,摔倒在地。

    长衫惨叫着大笑起来,就看到陈皮竟然爬不起来,他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双脚,呈现出完全瘫软的状态,立即明白针上涂了东西。

    长衫看着自己完全被扭断的手指,又看了看四周围观的三帮五派,对他们说道:“你们看到没有,这个龟儿子,动了我的女人。你们都睁眼看清楚了,动了我的东西,是什么下场。”说着拿起刚才的菜刀,来到陈皮面前蹲下,解开了陈皮的裤腰带。一把伸进去,掏出了杀秦淮的鸡头。

    一手的毛吓的长衫一哆嗦,陈皮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夹杀秦淮的身子,奄奄一息的杀秦淮脖子猛的弹出,尖啄直刺进长衫的眼睛。长衫惨叫翻倒在地。

    陈皮咬破自己的舌头,反手甩出九爪钩,一下甩进灶台上,抓住刚才的辣子碗扯了过来,里面的辣子已经到汤里去了。碗里只有辣子粉,他捏了一把,直接抹到自己的伤口上。

    巨大的疼痛让陈皮整个人翻了起来,他的青筋爆了出来,全身出汗,终于大吼一声爬起来,爬到翻滚的长衫面前,长衫举着已经空了的针筒,陈皮拍开一把夺过他的刀,骑在长衫身上,开始狂砍。

    砍了半个时辰,长衫的人头被砍断,血流了一地,杀秦淮挂在陈皮的裤裆里,最终耷拉下了脑袋,结束了自己的一生。陈皮浑身的冷汗,用尽全身的力气爬了起来,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看了看四周的人。终于感觉到了焦躁之上的另外一种极致的情绪,就是狂怒。

    “你们都是黄葵撒?”陈皮狂吼了一声,提起长衫的人头朝白胖子丢了过去,所有人都摇头:“不是不是。”

    “谁还是黄葵?”陈皮的脸上出现了极端冷静和狂怒交织的表情,白胖子指了指刚刚和官姐的打手一起回来的长衫的伙计。那个算是下任帐房的人撒腿就跑,陈皮九爪钩甩出,一钩子直接抓在他后脖子上,死命一扯把整个后脖扯了下来。血飙上半空,其他几个黄葵全部四散而逃,陈皮反手菜刀飞出砍死一个,九爪钩扯回来的半途一抖手腕,钩鞭缠上另外一个伙计拉了一个四脚朝天陈皮踹过去死命一脚踩在他咽喉,把脖子整个踩碎。

    还有两个跑远了,陈皮掏出王八盒子,两枪打死。转头一看,所有的三帮五派全部飞也似乎的跑了。

    但他们并不是害怕陈皮,就看到这些人脸上全是兴奋的表情,那白胖子满脸抽搐,对手下的人说道:“把所有的兄弟们都叫上,黄葵的搬舵死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