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黄葵水蝗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这几个月来,江面上发生的事情,远比岸上的人能想象的多。

    长江水蝗大多来自于长江支流中的各个湖泊之中,一打仗,有武装的水匪都逃入了长江里,蝗多船少,几个大帮派一上来就冲对方的船滩,漂尸都漂了几百具。

    陈皮听说过,黄葵水蝗最早来自于洞庭湖,主事的最早是个道士,在黄葵观里挂单,最早出来的一批都是道观中的道士,出来做水匪之后就称呼自己为黄葵。

    水蝗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船匪,除了平日里抢劫商船,他们主要的收入来与走私和贩盐,偶尔抢劫商船,往往是因为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另一种是旱匪,是从岸上上船,抢劫船员乘客,然后在江中被人接应。前一种水蝗组织庞大,规矩森严,后一种残忍而狡猾。

    如今几十只水蝗被冲入长江里,像养蛊一样,抢江夺舟,几百人几百人的死,活下来的水匪据说都归入黄葵,黄葵慢慢变成了汉口第一大水帮,成份复杂,这黄葵老祖,看来是有些本事的。只是黄葵手下,免捐旗据说有七十八面,这一面旗到底是谁的,确实难以分辨。

    陈皮拖着自己的木板招牌,脖子里挂着一串铜钱,举着一面免捐旗,招摇过市。

    他的形象越发的滑稽,路过的人都指指点点,觉得好笑。但陈皮自己浑然不知,简直耀武扬威起来。

    百坪楼在江堤边,楼外是一处野摊,各种小吃迎着江风拉开排档,到了晚上4点之后,陆续出摊要做到第二天天亮,说是小吃,却也不是苦力吃的起的,这些摊子都是商船的水手光顾的,百坪楼则是漕帮的产业,这里龙蛇混杂,很多水蝗混在里面听消息。

    陈皮进去找了个面摊就坐了下来,把自己的招牌往桌子边上一立,就把铜钱一拍。这个面摊的老板叫做蔡明伟,常年在长堤街做生意,如今长堤街在修工事,摊位到了这里。汤面做的极好,排队的人人山人海。陈皮等了半个时辰才吃到面,连上了六碗,辣子香油拌上两盘红油小菜,再开了一瓶老酒,陈皮真是敞开了吃。吃到肚子鼓的像个鼓一样,才翻到在江边上。

    辣子加上白酒,陈皮浑身发热,陈皮扶着免捐旗的竹竿,脑子却无比的清明,他看着四周的炉火翻炒,看着水手来来去去,好几个人路过他的时候,眼睛瞥向他的旗帜。他看着他们的眼神,终于有一个,他看到了一丝闪烁。

    那个人低头走上江堤,往黑暗中走去,陈皮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跟了上去。

    他保持着距离,远远看到江堤之上,离百坪楼比较远的地方,有一个孤零零的摊位,那个人走进了那个摊位里,坐了下来。

    陈皮跟了上去,那是一个糊汤粉泡油条的摊子,这里没有任何人流,但里面坐满了人,都在窃窃私语,显然不正常。陈皮没有靠近,把衣服一脱,他就跳入了江里。

    冰冷的江水让他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他咬牙扶着江堤边,一点一点潜到了那个摊位边上。想探头去看,却一下看到,在这个摊正对的江边上,灭灯停泊着一只单帆的客舫,有些年头了但比渔船要大上很多,所以不能停的离堤太近。堤上明亮,江面上一片漆黑,所以什么都看不到。

    他心中纳闷,忽然眼神恍惚,他看到在这只客舫的船头上,黑暗中站着一个人,也正纳闷的看着他。

    陈皮一看糟了,大意了,一蹬江堤,他一下沉入水里,两下翻到船下,翻出九爪勾出水瞬间他就勾住船舷翻了上去,正看到那个人欲点马灯,他翻出菠萝刀就对准对方的喉咙就划,那人瞬间翻身下水,陈皮冲到船弦边,瞬间又听到船尾的出水声,船一下晃动,这人水性极好,显然已经在船尾重新爬上了船来。

    陈皮踩着船的中间线翻上客舫的顶,就看船尾的风灯已经点了起来,挂到尾架上,他俯身往船尾看去,船尾那人也抬头看他,那竟然是一个娇小的年轻少女,年纪要比春四大一些,体态也更加丰满白皙,她梳着两条辫子,身上的红娟褡裢已经全部泡湿,贴在身上,勾勒出几条动人心魄的线条。

    江水滴落在船板上,发出滴滴答答的轻敲打鼓的声音。如同陈皮的心跳一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