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斗鸡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在澡堂里,陈皮把春申扒了个精光,用板刷像刷鱼一样刷,脑袋上的血疙瘩都被刷掉了,春申盯着陈皮的胯下看,非常的好奇。

    要饭还是有讲究的,小孩子要饭不能太脏,不能有脓,否则进不了人家店铺,现在国家乱,在路上要饭已经很困难了,一个人给钱,所有的乞丐都围过来,打成一团。老百姓已经不敢在路上施舍,要饭就最好能到人家后堂去,这小孩子是适合的,但小孩子如果太脏了,进了人家店铺庙堂会被人打出来,所以不能太脏,不能看上去有传染病。

    陈皮帮他弄干净了,就提溜到放着各种破毛巾的竹筐里,澡堂里暖和,春申很快就睡着了。陈皮自己找了个地方躺着,自己盘算着,这小鬼这幅惨样子,明天一文钱总讨的过来,明天,自己就要扬名立万了。

    想着他竟然有些睡不着。反倒是春申,缩在竹筐里,呼噜都打了起来。

    第二天陈皮还是起晚了,陈皮活动了活动身子,他从小就胫骨活络,所以关节和常人不同,春申学着他的样子,也活动身子。陈皮把他提溜出澡堂子,在地上抓了一把灰,拍了拍他的脸颊头发,看上去刚刚从前线逃难回来。就踢他上街。

    春四托着破碗就上街了,陈皮掂量了一袋老钱,也就不去码头了,来到了东门头,有开封人在这里做斗鸡坑,据说一年两次,一次两个月。

    开封斗鸡传统悠久,十几年有开封人到了这里开鸡坑,刚开始的,这里就有一个斗鸡坑,现在东门口外的广场上有三四个大鸡坑,汉口本地也有人养斗鸡,各处也有做斗赌博,但每年开封人来的时候,这里是最热闹的,天南海北各种“鸡王”,“斗天鸡”都汇聚过来,一连斗上三个月,每日几万个大洋的进出,这里也会出现很多的“鸡头家”,买卖种鸡。

    不过开封斗鸡的规矩很多,总算文明,但是翻过东门鸡坑,后面有个山坳,藏在一片林子中间,那个地方还有一个特殊的鸡坑,这里的斗**爪鸡嘴上都戴着各种设计的铁钩利针,身上披甲,很是好看。赌博的人是当地一个叫做蔡东南,据说是开封的斗鸡名家的后人,为了愉悦汉口的达官贵人和公子哥,把斗鸡打扮一番,杀的满地是血,赌博也就更加刺激。

    今日场上有一只名鸡叫做:“杀秦淮”,红脖子红冠,嘴上的钢针前八缕像喇叭一样张开,那脖子粗的就如人的手臂一样,就算是人也经不住它啄在要害上,不到半日,它已经啄死了四只对手。

    陈皮在人群里买了三手,他贪心想赔的多,结果买的鸡都被杀秦淮几下啄死了,一下手里的铜钱就少了小一半,他掂量了一下,悻然的离开,回到澡堂的时候,看到春申端着一碗豆腐,坐在台阶上。

    陈皮上前蹲下,拨开豆腐,在里面找一文钱,拨弄了半天,里面一文钱都没有,只有豆腐。

    陈皮抓了一把豆腐,就打在春申脸上,春申抹到自己嘴巴里。连脸上的灰一起抹进去。

    陈皮晚上躺着,心中懊恼,倒不是春申的一文钱没要来,而是白天输钱,为何一下就输了那么多。他脑子都是那只“杀秦淮”的样子,睡梦中都在发横叫骂。第二天,天不亮,他戴着剩下的钱,就继续往那个鸡坑赶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