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水鬼白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渔火长明,春四走出船篷,凌烈的江风吹的她打了一个寒战。她打了个哈切,看着安眠繁华的老城,灯火通明。

    “不要进进出出的。”她爹在蓬里说道,春四哎了一声,打了一桶江水,提溜进蓬里。

    这是一艘双篷的渔船,蓬口挂着被褥,里面生着炉子,半夜江面上冰冻,靠着炉子的地方好睡,靠着被褥的地方能冻出冰棱来。春四就把江水倒在锅里煮着,烧热了可以浇在汤婆子里。

    这些东西都是从江底挂上来的,夏天的时候,这些孩子经常在江里潜水,找一些上游冲下来的垃圾。有的用的,不知道是什么的,都挂在蓬顶上,叮叮当当的。

    “那个陈皮,今天儿盯着我看了半天,我们明天个,船不要停在这儿了。”春四对她爹说道。“他还和我说,他杀人赚钱,一个人一百文。”

    “穷骨头发烧,你不要去理他嘛。”春四爹轻生说道,一边拍着春申的背,春申把头抬了起来,问他姐道:“杀人不是要杀头的莫?”

    春四爹把春申的头按回去,“你听他嘀嘀哒,他敢?睡过去,别听大人说话。”

    春申把头缩进被子里,船底有几个格子,靠近炉子的两个,是他和他姐睡的。他人小,整个人就陷入到格子里。

    春四爹拉了拉自己披在身上的衣服,对春四说道:“人盘穷火盘熄,叫化子盘得冇得米吃,这个陈皮,鬼儿来路不明,莫去理他,开春他肯定就见不到哦,这种人呆不到儿多久。”

    春四点头,一边春四娘在拨蚌肉,冬天江支流到附近的湖里,蚌都在淤泥底下,不像夏天那么容易找。蚌肉吃了有力气。白天春四爹拉纤的时候,娘就带着春申春四去湖里挂蚌。现在蚌壳灰还可以治疗烧伤,现在军队在收,敲碎了二十两就可以换一个铜钱。春四就去帮忙,春四娘看着春四,帮春四理了理头发。“他爹,春四大姑娘了,要嫁到岸上去,跟在船上吃苦,日本人来了,活不下去的。”

    小渔船是不可能逆流而上的,如果要走,船能走到哪里春四爹自己也说不准,几代人在长江里讨生活,早就不知道岸上该怎么活了。船里就沉默起来。春四爹点上烟袋,低着头不说话。

    春四也不说话,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也听不少发生的事情,只是听说,心中忐忑。但她从没想过离开这里。

    把汤婆子做好了,春四就想躺下睡了,忽的,远处忽然传来一连串奇怪的声音,连绵不绝,贴着江就传了过来。春四爹惊了一下,认得这是鼓声,立即挑开帘子往外看去,只见江面上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但漆黑中,竟然有鼓声传来。

    “怎么有人打鼓?”孩子娘问道,春四爹一下抓起边上的火灯,浸入江水中熄灭。入蓬内用汤婆子的水浇熄了炉子,然后跳到摇橹处,解开锚绳,春四惊问:“爹怎么了?”

    “莫说话,水匪来了。”春四爹的看着岸边,开始摇动船橹,一边看着原来码头的方向,他惊恐的发现,原来码头上的驻军营火已经熄灭了,那些驻军不知道在今天什么时候,都撤了。

    江上水匪都是直流各个湖泊里的,日本人打来之后,全部赶到了长江里,早先码头上有军队管着,现在军货齐备了肯定要开拔前线,军队一走,先来的不是日本人,水上的水匪肯定卷浪重来。这批水匪杀人不眨眼,到时候肯定又要死人。

    船平滑的往上游滑去,鼓声忽然停了一下,有些听不清楚了,春四爹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春四,春四也是脸色苍白,他刚想说话,忽然,整个船一晃,船头一沉,接着又是一浮。

    春四爹一下跳了起来心说糟了,他行船那么多年,从脚下的感觉,一下就知道,船上多了一个人。

    他冲到船头,月光下,他一下就看到船头蹲着一个半裸的男人,膀大腰圆,皮肤发白如雪,浑身是水,冰冷的江水在他身上泛起白雾,似乎体温极其高。这个人,是从冰冷的江水中一路追他的船追上来的。

    春四爹举起边上的鱼叉,但这个男人根本没有在乎春四爹的叉子,而是直直的看着春四,春四抓紧的自己的领扣,也拿起了蚌刀。

    “讨碗热水喝。”半裸的男人忽然说道:“游的有些渴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