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六字人生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城郊外沙湖边有一座马火庙,是******的道场,属于“归根教”,这些年间兵荒马乱,******到处都是,庙外都是乞丐,这里庙里通宵打着烛火香炉,更换的贡品有时候会丢给乞丐。陈皮在墙角找了一处地方,其它要饭见他回来,纷纷让开。

    有码头的地方,乞丐流行大潮锅,煮点下水和着辣子可以管几顿,陈皮找了个土灶子,提溜一个破碗,烧沙湖水就闷煮螃蟹。一边就宝贝似得从他蹲着的墙角集的稻草里扯出一块木板来。

    这是他从汉口大胜府街上裁缝铺偷的盖窗板子,板子的背面涂了红漆,上面写了几个字:一百文,杀一人。

    (壬申年长沙蝇灾,20蝇兑20文,6天内长沙灭60万蝇,一百文大约就是100只苍蝇的价钱。但对于陈皮来说,一百蝇杀之多难,杀一人则简单的多。)

    他擦拭木板,一边嚼着螃蟹的腿,吃饱之后,他便扛着木板上街,除了大胜府街他不去之外,其它街口,他都找胡同口,将木板靠墙摆出来,自己蹲在墙根下。

    这个举动他已经做了三天,关于成因,有很多传说,日后最有名的一个说法,和日洋行的喜秀才有关。

    据说这个喜秀才很有趣,左手有七根手指头,外号叫喜七,喜是因为洋行的名字里有个喜字,现在洋行已经不在了,给日本人做过工的喜秀才也没有其它人要,房子也被官府收了,前段时间在街上摆摊给别人写字,也住在马火庙墙根。要饭的也知道他给日本人干活,天天打他,就把他的笔都折了。他就哎呦哎呦的叫,吵的陈皮腻烦。不过很快马火庙的庙祝给了他一份工,来抄香火表字,喜秀才的七根手指,握笔姿势很怪,书法很厉害,写出来的瘦金很怪,他说是五只手指的人写不出来的。

    “这个字,要莫是七根手指,要莫就是手指奇长,否则板马日的张裕钊都写不出去。”喜七常这么说。

    抄香火表字一天大概10文,香火很旺抄的手都要肿起来,但总算有口饭吃,要饭的也不敢打了,只是路过还会吐几口口水,骂了稀烂。

    这段日子,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却注意起陈皮起来,一来二去包一些剩菜给他,还似乎把陈皮当成朋友,有的没的过来说话。

    陈皮当然知道这是喜七在假装和自己熟络的样子,他来这里之后,附近的要饭的他已经杀了不下四五个,汉昌两地要饭的结帮打地盘,“杀葫芦”,“采生折割”,凶狠残忍远胜常人,死了就地一埋,也没有人去管,但毕竟都是要饭的,遇到陈皮这种人睚眦必报都没办法,你要杀他他杀回你,你吐他口水他也杀回你,每日每夜,反正你惹他就是死,久而久之,所有人都离陈皮远远的,连对视一眼都不敢。

    这喜七毕竟是活络人,看到了这一点,想要日子好过一点,于是假装和陈皮近,陈皮虽然厌烦,自己去寻饭却又麻烦,于是也就顺水推舟。而且,陈皮总是觉得,这个喜七不是一个一般人。

    陈皮看过很多人的眼神,他知道什么是普通人,哪怕他穿的再好再华丽,陈皮还是能看出,那就是一个“普通人”,但喜七不是。喜七心里想的事情,不是普通的事情。

    但陈皮并没有来得及弄懂喜七到底在想什么,好日子过了没多久,喜秀才就得了瘟病,很快就死了。死的时候,他仍旧在抄写香火表字。

    喜秀才在死前是这么和陈皮说的,他当时已经临终只能躺在床上,用陈皮偷来的板子做垫抄表字。他还能走的时候他敲不开郎中的门,现在更是绝望。“以前我写一幅字,日本人给十个大洋,中国人给十文钱,我当然给日本人写,如今日本人走了,中国人一文都不给了,还要打杀我,试问当时多少人想给日本人写字,他们不是恼日本人,是恼那些个大洋。”

    他说的越来越愤恨:“那些郎中没看过日本人么,没收过大洋么?”

    陈皮就问他:“你恼他们么?”

    “当然恼,恨不得吃他们的肉。”喜秀才恶狠狠地说,他此时已经没有了日常对待陈皮的谨慎,陈皮知道他现在已经不怕自己了,因为,他已经不用怕死了。

    “你恼他们,为甚么不去杀了他们呢?”陈皮听着奇怪,又问喜秀才。

    喜秀才愣了一下,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笑的太急以至于剧烈的咳嗽,喜秀才笑完之后,露出了一个陈皮至今记忆犹新的阴森表情说道:我在洋行里学到一件事情,是我们中国人比不了的。洋行里做事,日本人凡事都会先问问有什么好处?你杀人有好处么?陈皮?你杀了那么多人,你却还是一个要饭的,说明这些人你都白杀了,你杀了他们,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陈皮瞪着眼睛看着喜秀才,他并没有立即听懂,但是他忽然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喜七缓缓的拿开那些表字黄纸,在木板上写下了:一百文,杀一人。

    “这六个字送给你,你今生今世的荣华富贵,就在这块板上。”喜七对陈皮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