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脏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五十三章、脏了眼睛!

    很多人都曾有过这样的梦想:出生于地主家做个纨绔少爷,整天无所事事带着一帮狗奴才上街调戏良家妇女。

    高丘上辈子不知道做了多少好事,他的梦想竟然都一一应验了。

    身为天都府少尹家的小儿子,那身份背#景可比地主家的少爷要强横许多。所以,高丘也从来都不会浪费自己在这方面拥有的资源和天赋——有事没事就带着一群狗奴才到街上寻找让他动心的漂亮姑娘。

    天都是帝国首府,东市大街更是几条主要的经商贸易街道之一。人潮涌动,车水马龙。一派盛世繁华景象。

    高丘带着几个奴才在街上转来转去,这个摊位上抓几个果子,那个摊位上顺一把糕点,抓到什么东西就往嘴里塞,合胃口地就吃下,不合胃口地就把东西往人家卖货老板的脸上砸去,骂人货物不好赶紧滚蛋不要再让他看到就见一次打一次——

    这不,高丘刚刚吃了一口梨子发现梨子酸涩难以下烟,他把剩下的半个梨子朝着水果铺老板的脑袋上砸过去,破口大骂着说道:“你这个狗东西,卖得是什么梨子——这是梨吗?这是狗屎。你赶紧给我滚,滚出天都,滚出京城,让我再也不要看到你,我看到你一次打你一次——”

    他对每个不合意地商家都是这么讲的。

    高丘说话的时候,挽起袖子就要去砸人家的铺子。

    “少爷——少爷——”旁边服侍的狗腿子高富贵赶紧劝阻,低声说道:“老爷说了,让你不要再在外面惹事生非,不然的话他非要打断我们几个的狗腿不可——少爷,你行行好,看在我们几个可怜兄弟的份上饶过那老东西一回,行不行?”

    “我这是惹事生非?我这是替天行道——你尝尝,你尝尝,他卖的那梨能不能吃?能不能吃?这样的劣质水果也敢到大街上来卖,全部都应该抓到天都大牢里关起来——”

    高丘一边说话,一边把他咬过一口的梨子朝着高富贵的嘴里塞过去。

    高富贵不敢反抗,一边大口吃着梨子一边指着前面一个窈窕身影,说道:“少爷,目标出现——快看前面,是你喜欢的小家碧玉型。”

    高丘抬头一看,果然发现前面有一个身穿淡红色长裙的窈窕女子。

    他的眼睛放光,把梨子往地上一丢,大声喊道:“狗——弟兄们,给我开工。”

    三分钟后,高丘已经把那个模样清秀的小姑娘给挡了下来。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高丘手里摇着折扇,一幅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假如他不是一个肚满肠肥地胖子的话。

    他满脸遗憾地看着那个姑娘,摇头叹息着说道:“如果你缺钱花的话,可以和我说嘛。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你缺钱花呢?但是你偷就不好了——好好的姑娘,学人家做贼,这样实在是——应该抓到大牢里关押起来接受教育吧?”

    “我没有——”姑娘脸色苍白,拼命地摇动着自己的脑袋,无力地辩解着,说道:“我没有偷。我什么都没有做,是你的钱袋自己跑到我篮子里的——”

    “哈哈哈——”高丘提高嗓门大笑几声,说道:“你在开玩笑吧?我的钱袋怎么会好端端地跑到你的篮子里呢?我的钱袋怎么没有跑到别人的篮子里偏偏跑到你的篮子里?你的钱袋怎么没有跑到我的口袋里?这说不过去嘛。”

    高丘还很是不忿地朝着四周的围观人群拱了拱手,说道:“诸位老少爷们都来给我评评理,你们说说有没有这种事情——我的钱待被她给偷走了,她却说是我的钱袋自己跑过去的。难道钱袋还长腿了不成?”

    “呸——”人群后面有人骂道:“高衙内又想祸害人家小姑娘了。”

    “就是,以前没少干这样的事情——”

    “把自己的钱袋丢进别人的篮子,却诬蔑别人是小偷,然后带到天都府去为所欲为——”——

    “谁?”高丘尖着嗓子骂道。“那个狗日的在背后说话?站到前面来,站到前面来和我对质——”

    自然没有人敢站到前面来和他对质,谁敢得罪天都府少尹家的公子啊?

    高丘一脸为难地看着姑娘,说道:“我有怜香惜玉的心思,但是也不能纵容罪犯——姑娘,你跟我去天都府走一趟,让本少爷好生开导开导你,希望你和我共度春——一晚之后能够改邪归正,莫再走上岐路——”

    “我不去。”姑娘瘦弱的身体向后退缩,哭喊着说道:“我不去,我知道你是什么人——救命啊,救命啊——”

    高丘生气了,愤怒了。

    他觉得自己的人品受到了侮辱和质疑。

    他用扇子点了点那姑娘,喝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把她给我带走。”

    话音刚落,他身后那几个狗腿子就冲上来要把那个‘偷钱包’的小女孩给绑走。

    啪——

    一条鞭子甩了过来。

    高丘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脸颊便火辣辣地抽痛起来。他感觉自己的右脸都快要变成两半了。

    “谁?”高丘惊声尖叫。“谁敢打我?”

    听到高丘的喊叫声音,他的那些狗奴才们立即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一起围拢过来保护少爷。

    “谁?”高富贵相当义气地挡在高丘的身体前面,大声喊道:“谁敢袭击我们家少爷?有本事冲着我高富贵——”

    啪——

    高富贵的嘴巴上挨了一鞭子。鲜血淋漓,皮开肉绽。

    他捂着嘴巴呜呜乱叫,接下来的狠话也没办法说出来了。

    高丘的眼神四处打量,然后瞄准了袭击他的目标。

    那是一个姑娘,是一个漂亮地姑娘。

    是他高丘高衙内寻芳多年见过的最漂亮的姑娘。

    要是能够娶到这样的女人做老婆,他宁愿改邪归正吃斋念佛再也不干这种偷鸡摸狗调戏人家媳妇的事情了。

    白璧无暇,般般入画。

    班姬续史之姿,谢庭咏雪之态。

    万语千言,难以描述其美貌万一。

    那女孩儿紫色长发束起,扎在后面变成一个潇洒随意的马尾。身穿白色华服骑在一头黑色骏马上面,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向他看来的高丘。

    不,她好像谁都没有看。好像这川流不息的长街,这聚拢而来的人群,没有一个人能够值得她高看一眼。

    高丘是一个心思敏感细腻地男人,在他察觉到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时,他不由得气愤疯狂起来。

    “请教姑娘芳名?”高丘拱了拱手,满脸笑意地看着那黑马姑娘问道。

    啪——

    女孩子手腕一抖,她手里的那条黑色马鞭便朝着高丘的脸上抽了过去。

    高丘躲闪不及,左边脸颊又挨了一记。

    左右两边各有一道红色的口子,看起来即均衡又滑稽。

    “姑娘,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动脚的——大家都是斯文人,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可以直接开口告诉我——“

    啪——

    姑娘一抬手,又是一鞭子。

    “喂,我的话你听到没有?你是聋子不成?你是哑巴不成?”

    啪——

    “你知道我爸是谁吗?你敢和我动手——”

    啪——

    高丘的脸上又挨了一记。

    高丘哭了。

    他是真得哭了,即伤心又难过,脸上还他妈的抽痛——就跟有人拿着刀子一刀刀地在割他脸上的肉似的。

    高丘泪流满面,仰脸看着白衣姑娘,嚎叫着说道:“别以为你长得漂亮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告诉你,我捧着你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厌烦你时你以为你还是什么——你打我也就罢了,还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还讲不讲道理了?”

    啪——

    高丘的脸上又挨了一记鞭子。

    高丘身体一歪,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敢欺负我们家少爷——”高富贵的嘴巴流血,说话都不利索了,他从腰间拔出长刀,大声喊道:“兄弟们,给我操家伙上。”

    白衣女孩儿朝着他看了一眼,他前冲的步伐就放缓了许多,然后小心翼翼地在她的马嘴前面拐了个弯又绕回来了。

    他指着那女人喊道:“你是谁,留下你的名号,等着我们上门拿人——”

    “陆契机。”白衣女子一夹马腿,黑色骏马便哒哒哒地破开人群朝着前面走去。

    高富贵高兴坏了,跑过去把高丘从地上搀扶起来,邀功地说道:“少爷,少爷,我帮你问出那小娘皮的名字了,她说她叫陆契机——”

    啪——

    高丘一巴掌抽在高富贵的脸上,然后一拳又一拳地打了过去,嘶吼着说道:“你这个狗奴才,杀千刀的东西——谁他妈让你问她是谁了?你问她是谁干什么?”

    “少爷——少爷——”高富贵捂着脑袋拼命求饶。

    白衣少女身后,还跟着几个同样骑着大马衣着华丽的少男少女。他们年纪相仿,背#景相当,鲜衣怒马地行走于人群之中,路人纷纷侧目欣赏。

    “高少尹的儿子越来越不像话了——跟个泼皮无赖似的——”一个身穿黑色武士服的剑眉少年轻笑着说道:“契机抽他也不怕脏了自己的鞭子?”

    “不抽就会脏了自己的眼睛。”白衣少女冷傲地说道。

    (PS:嗯,明天早晨十点月票到一万五,三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