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跪下!跪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四十五章、跪下!跪下!

    哐当哐当——

    面包店里面的货架被推倒,烤炉也被砸地稀烂。

    “救命——救命——琦姐救我——”女店员拼命挣扎,伸手推开大块头的胖脸,想要逃脱那个大块头的魔爪。

    可是,她的力道太小,无论她怎么努力,那个大胖子臭哄哄的嘴巴还是在她的脸上脖子上拱来拱去的。

    两个糕点师父提着擀面杖冲了过来,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击动作就被那些街霸给打倒在地。他们做面包是行家,但是打起架来根本就不是这些流氓的对手。

    “小婷——”罗琦目呲尽裂,朝着那个小姑娘扑过去。那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可怜孩子,无论如何,罗琦也不能让她被这些流氓毁了清白。

    张天意壮硕的身体只是往前跨了一步,恰好又把罗琦的身体给挡在了外围。

    “张天意,我和你拼了。”张琦伸手要去抓张天意地脸,却被张天意一把给抓住了手腕。

    “拼了?”张天意笑地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隙。“在这里拼,怕是你占不到什么便宜。但是如果在床上拼的话,你倒是会有三两分胜算——”

    “张天意——”

    “对,保持这泼辣的劲头。我这就喜欢这一口——”

    哐当——

    咖啡店的木门被人重重地撞开,李牧羊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

    “牧羊——”罗琦对李牧羊的事情极其敏感。看到他突然跑到面包店门口,生怕他碰着伤着,尖叫着喊道:“牧羊,快跑——快去找你爸回来——”

    “哟,这就是你家那个小野种?嘿嘿,让他看看也好,年轻人嘛就应该早点儿接触社会——”张天意的眼角扫了李牧羊一眼,兴致更加高涨。

    “张天意,你这个禽兽——牧羊,你快跑——”

    “跑不掉了。”张天意说话的时候,几个混混已经朝着李牧羊围拢过去。

    “张天意——放了我儿子,放了我儿子,我给你钱,我按照你的要求交管理费,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你们要是敢伤了他,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我要让你们全家老小陪葬——”罗琦歇斯底里地叫喊着,拼命地朝着李牧羊冲过去,一幅和人不死不休的架势。

    “你要是早些答应我的要求,不就没有这些事情了吗?好,你想要保护自己的儿子是吧?也不是不可以,还是那句话,陪我去喝一杯,咱们俩好好聊聊天,你说什么问题解决不了?”

    看到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李牧羊漆黑地眸子瞬间被红云包裹。

    那是鲜血的血红色,就像是一双黑色墨珠被浸泡在血池里面。

    他的表情寒冷如霜,脸色都能够拧出一把把的冰水。

    握在一起的拳头咯嘣咯嘣作响,听起来就要把自己的骨头也给捏碎了一般。

    在他的右手手背,那片消失不见的鳞片越发的漆黑,就像是一块墨石镶嵌在他的皮肉上面。

    因为那墨石太黑,反而衬托他的皮肤很白。

    李牧羊喘着粗气,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等待着那几个人渣混混向着自己扑来。

    “小子,你这是自寻死路,怪不得别人——”为首的一个麻子脸笑呵呵地说道,然后伸手去抓李牧羊的肩膀。

    “你们不该招惹我。”李牧羊声音嘶哑地说道。那声音冰冷又沧桑,很难让人相信是从一个青春少年嘴里说出来的。

    “哟,小家伙还有脾气。”麻子脸对着自己身边的伙伴们哈哈大笑,说道:“我们招惹你又怎么着?还能把我们杀了不成?”

    “死。”

    轰——

    李牧羊一拳轰出。

    有惊雷呼啸,有闪电轰鸣。

    有数不清的白色电光闪烁在空中,就像是一道闪电突兀地在这面包店内部炸裂开来。

    呼——

    劲气狂飙,把那些推倒在地上的货架和面包全都给卷起,朝着四周的墙壁撞击过去。哐哩唧当的声音不绝于耳。

    围拢在李牧羊四周地四名黑衣混混首当其冲,最先被那狂霸无匹地劲气给吹走。

    他们的身体撞击在墙壁上面,然后身体内部传来咔嚓咔嚓地骨头断裂声音。

    砰——

    四个人的身体同时落地,然后猛地吐出大口大口地鲜血。

    最惨地是直接承受了李牧羊那一拳的麻子脸,当着李牧羊的面,他的整个胸腔都被打地塌陷下去。

    他的身体在空中飞扬,一口鲜血在空中喷洒。血水飞溅,他的身体也迅捷如风地向后倒退。

    嚓——

    他的身体撞碎了木头隔板,直接飞进了面点师工作的后厨。

    然后里面再无动静,怕是难以承受这一拳之威直接被活活给打死了。

    那个搂着小婷不肯放手的大块头这一次倒是帮了小婷,因为在劲气如炸弹一般席卷四周时,他的身体也朝着收银柜台冲撞而去。

    他的身体重重地撞在红木制的柜台上面,把老柜台给压地嘎吱嘎吱作响。

    而小婷被他给搂在怀里,有肉垫护卫,反而保住了一条小命。

    罗琦的身体轻柔,受劲气的影响被吹飞出去。他的身体落在做糕点的面板上面,被那些面粉给糊了一脸一身。

    倒是张天意会几手横练功夫,感觉到局势不妙的时候,他立即使出了一个‘铁马渡河’的下沉功夫。

    双脚往地上一踩,花岗岩地面竟然传来嚓嚓嚓地响声,他的双脚深陷石头里面,就像是和那整块的巨大花岗岩给融合在一起。

    李牧羊就像是降临人世的天神,出手间就带来了这样一场巨大的风暴。

    一拳之威,可惊天地。

    狂风瞬间吹过,然后面包店里又恢复如常。

    不,恢复不了正常。

    李牧羊到来之前,思念面包店也不过是被几个劫匪抢劫的模样。

    李牧羊到来之后,思念面包店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微型的龙卷风。

    沙沙沙——

    一张面包纸在空中飞扬,飘飘荡荡地朝着地面降落。

    面包店里面所有的人,只要还活着的人。

    他们的视线穿过空中的面包纸,最终落在门口的李牧羊身上。

    罗琦从面粉堆里抬起头来,白色的粉沫还在不停地从她的脸上头上掉落。

    她满脸惊诧,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李牧羊。

    “这个——是自己的儿子吗?”

    那些口吐鲜血的黑衣人瞳孔胀大,有那么一瞬间,他们觉得自己已经要死了。

    他们觉得自己遭遇了死神。

    因为除了死神,没有人给过他们那种全身无法动弹绝望至死的窒息感。

    张天意虽然顶住了李牧羊的拳风侵袭,但是用**之躯强杠的后果就是他身上的衣服就像是被无数的刀子给割裂过一般。

    强风过后,衣衫褴褛,和大街上那些乞讨为生的乞丐服没有什么两样。

    张天意双臂双开,就像是抱着一个大球似的。

    虽然刚刚吹过一阵冷风,但是他的额头却大汗淋漓。汗珠不停地落下,滑过他的肉脸,然后敞进他肥胖的脖颈。

    他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着,就像是在锅里大火加热的猪头肉。

    他地小短腿也抖动个不停,这一次他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害怕。

    那种被死神的镰刀从脖颈边闪过的感觉,让他从骨髓深处渗透出惧意。

    “噗——”

    他再也坚持不住,喉咙一甜,弯腰喷出大口大口地鲜血。

    李牧羊一步步地朝着他走过来。

    哐——

    哐——

    哐——

    李牧羊穿的是平底布鞋,踩在地板上面并不会发出太响亮的声音。但是听在张天意的耳朵里,他走过来的每一步都仿佛是耳边雷鸣。

    李牧羊在张天意的身前站定,血红的瞳孔没有任何人类情感地打量着重伤呕血的张天意。

    “大哥——大哥,放过我这一次。这次是我错了,我再也不敢来了。我向你保证,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来面包店收取管理费——”张天意看着李牧羊地眼睛哀求着。

    他发现自己掉进了一个深潭,池水深沉,难以见底。

    他害怕这种溺水的感觉,身体一直在向下沉,拼命扑腾却找不到可以借力的一片浮萍。

    “我罪该万死,我愿意向罗琦——向罗老板道歉。我愿意赔偿面包店的一切损失——只要你愿意放过我这回,我什么要求都答应你。你开个价,你要多少钱都行——”

    “大哥,你说句话——我——我再也不敢做这种事情了,我再也不在这条街上收保护费了,我愿意向你交保护费,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张天意的大哥,我唯你马首是瞻,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杀人放火在所不辞——”

    “跪下。”李牧羊声音威严地说道。

    “什么?大哥,你别这样——罗老板,你快帮我说句话啊。你儿子要杀人了,他要杀人了啊,你快阻止他——”

    张天意想跑,但是小腿战战,根本就挪不动步伐。

    罗琦的嘴巴里面塞满面粉,所以咀嚼起来有些干巴巴的。

    她张嘴欲言,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现在的李牧羊让她感觉到无比的陌生和心慌。

    “跪下。”李牧羊再次说道。声音里面已经有了隐隐的怒意。

    “大哥——”

    “跪下。”李牧羊怒声暴喝,瞳孔里血雾沸腾。

    扑通——

    张天意双腿膝盖一软,重重地跪倒在了李牧羊的面前。

    (PS:月初,大家伙把保底月票丢给老柳哈!)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