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狼心狗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三十九章、狼心狗肺!

    “我相信你。”李牧羊说道。

    燕相马虽然言行浮夸,但是心中自有城府。

    这是李牧羊对他的认知。

    而且,通过上次李牧羊和他的接触,这个人不算是个坏人,至少现在看起来表现的不够坏——不然的话,第一次见面就不会在那样亲密友善的情况下收场了。

    以他城主府大少爷的身份,什么样的高手请不到?什么样的事情干不出来?

    李牧羊是表现出了一招手掰青金石,但这绝对不是唬退燕相马的真正原因。李牧羊不知道真正地高手是什么样,但是他清楚,崔小心身边的那个可以释放出太阳之光的家伙就远远不是自己可以相提并论的。

    这也是李牧羊两难之时愿意相信燕相马把父母家人托付给他照顾的原因,如果李牧羊对他印象恶劣的话,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自己的家人交到他手上的。他宁愿不去考试,不去西风大学。

    “什么?”燕相马愣了一下,看着李牧羊问道:“你说什么?相信我?相信这不是泄药?”

    “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的家人。”李牧羊笑着说道。他咧开嘴巴笑了起来,笑容有着年轻人特有的干净和朝气。和之前眼睛血红戾气弥漫的模样有着天壤之别。“不然的话,我是不会拜托你照顾他们——”

    “你不是拜托,你是要求——”燕相马没好气地说道。他觉得之前的那次谈判自己表现的不好,明明是自己占据了上风,怎么最后变成了受人胁迫呢?“不过我说得是真的,这确实是泄药——不,这确实是解药,是解毒的。里面有太阳草的成份。”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这种汤药还有吗?”

    “有。熬了一大锅,除了我们家少爷喝了一大碗,其它的都还在火上热着呢。”李大路补充着说道。

    “——”燕相马就无限哀怨地看着李大路,你他妈是祖传补刀小能手啊?

    “谢谢。”李牧羊对着李大路道谢,然后走进厨房,用饭碗盛了两碗药汤出来,一碗喂给父亲喝掉,另外一碗端给了李思念。

    李思念拼命摇头,说道:“我才不喝呢。又黑又苦,还要——还要拉肚子。”

    “要喝。”李牧羊无比怜惜地看着她,声音温柔地说道:“你身体里面还有烟障之毒,必须要把它排除出来。不然的话对你身体不好——就算现在不会危及生命,但是谁知道会对内脏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李思念仍然摇头,她最怕吃苦了。

    于是,李牧羊就捏着她的鼻子,把那碗药汤给强行灌进她的肚子里。

    喝完药后,李思念捂着嘴巴哇哇乱叫,生气地说道:“李牧羊,你讨厌,苦死了苦死了——”

    李牧羊把空碗放到一边,说道:“我要是你,我就立即回到自己的房间。”

    李思念冰雪聪明,看了燕相马一眼之后,立即起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跑去。

    李牧羊摇头轻笑,这个妹妹还真是让他疼到了骨子里。

    燕相马看着李思念跑远的背影痴痴发呆,好一阵子后才清醒过来,走到李牧羊身边,问道:“李牧羊,思念是你的妹妹吗?”

    “是的。”李牧羊点头。看到燕相马满脸期待的模样,他一脸警惕地看着他,说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们不是亲兄妹吧?”燕相马说道。

    听到燕相马的这句话,正在喝汤药的李岩差点儿被噎死。

    他满脸气愤地盯着燕相马,怒声喝道:“燕相马,你说什么呢?李牧羊和李思念是一母同胞,是亲得不能再亲的亲兄妹了,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胡说——”

    燕相马笑呵呵地向李岩赔了个不是,说道:“我不是有意要说这种话,就是觉得——觉得李牧羊和李思念长相差别太大。”

    他认真地打量着李牧羊,说道:“可不仅仅是我这么想,要是让他们俩一起走出去——”

    “走到哪里都是亲兄妹。”李岩很不客气地打断了燕相马的话。

    李牧羊看了燕相马一眼,示意他不要再继续这个话题。他知道父亲不喜欢听到别人怀疑自己和李思念不是亲兄妹这样的话,小的时候他们俩一起上街,当有人听说后面跟着的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是他的妹妹时都开始怀疑李思念是不是从外面抱#养回来的——每当这个时候,父亲的情绪就会变得特别恶劣,倒是母亲更加温婉一些,笑呵呵地和人解释大儿子小时候得了一场病所以身体才如此的不好。

    李岩是武人身体,虽然境界不高,但是多年苦练身体素质总是要强于常人。李思念很小就跟着师父练习《破体术》,看起来不是那么努力,可是长期坚持而且她又足够聪慧,也算是小有功底。

    倒是罗琦的身体最弱,也是最后一个苏醒过来。

    她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李牧羊的身影,看着李牧羊好端端地站在自己身边,眼眶一红,扑过来抱住李牧羊说道:“牧羊,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伤着?那个坏人呢——他跑到哪里去了?你爸和你妹妹呢?他们没事吧?”

    “妈,他们都没事。”李牧羊抱紧母亲的身体,笑着说道:“爸爸和妹妹也没事,我们家里人都没事。”

    “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罗琦热泪盈眶,紧紧地抱着李牧羊不肯撒手。

    经历了生离死别,才更能体会到生命可贵。

    李牧羊劝慰好母亲的情绪,又让她也喝了一碗排毒汤药后,总算是把一家人全部安排妥当。

    李牧羊走到燕相马身边,一脸感激地说道:“燕大少,这次多谢你帮我照顾家人,这份恩情我记在心里。来日若有机会,我必当竭诚相报——”

    “太客气了。太客气了。”燕相马笑呵呵地摆着手,说道:“大家都是年轻人,你又是我小心表妹的同学,大家就都是一家人了。别叫什么燕大少燕大少的,那个称呼是给外面人叫的——你还和以前一样,叫我表哥就行了。”

    “好的,表哥——”

    “对嘛,就应该这样。对了,我上楼去看看思念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吃完药之后怕是得闹一阵子肚子,我这里还有一些道家药丸——”

    燕相马话未说完,就要朝着楼上跑去。

    “燕相马,你给我站住——”李牧羊在身后大声吆喝着说道。

    “我就是想去看看——”

    “不行。”李牧羊很是蛮横地把燕相马给挡在身前。

    “让我站在门口表达一下我的关心总可以吧?”

    “不行。”

    “我刚才帮过你——”

    “我说过我会报答。”

    “我就不能先收一点儿利息?”

    “不能。”

    “李牧羊你狼心狗肺——”

    “燕相马你贪财好色——”——

    崔小心推开大门进院,正是李牧羊和燕相马大眼瞪小眼互相坚持不肯退步的时候。

    长长的睫毛眨了眨,嘴角微微地向上扬起,绽放出一个可爱诱人的弧度,说道:“我这是进了动物园吗?”

    “——”

    (PS:月底最后一天,拱手求几张月票!这样拉票是不是太矜持了?妈蛋我也想很不要脸的嘶吼起来啊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