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赠送锦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赠送锦囊!

    燕伯来浓眉大眼、脸型瘦长,不怒便有几分威严。当他用那种凌厉的眼神注视着你时,就让人有种呼吸急促胸口压着千斤巨石的窒息感觉。

    即便是做为他的儿子,燕相马也同样难以承受这样的雷霆之威。

    他低头把玩着手里的汤勺,避开父亲的眼神审视,说道:“就是上次小心在咖啡馆遇袭舍身相救的那位,他住得医院还是我们家打过招呼帮他安排的。我找人查过,那个男生叫做李牧羊,是小心的同班同学。小心心善,觉得对他有所亏欠,所以就想着帮他补习一下功课。”

    “英雄救美?”燕伯来的脸色更加阴沉,说道:“查清楚他的背#景来历没有?”

    “身份清白。他们一家在江南城已经住了十几年了。不可能是哪一家安排好的暗桩。十几年前小心还没有到江南城呢。甚至崔家都没有要把她送到江南城的打算。”燕相马出声说道。

    “不可大意。”燕伯来的眼神柔和许多,看着儿子燕相马说道:“崔家有女初长成,就怕一些别有用心之徒刻意接近。到时候处理不好,又是一场天大的祸事。天都近来也不太平,崔家有心想要和宋家结盟,而小心又和宋家那位有‘宋家美玉’之称的宋停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所以,两家都有意把他们俩人给凑成一对——这次小心回京,怕是此事就要提上日程。这个时候,万万不可生出其它的事端。”

    “小心要和宋停云订婚?”崔新瓷一脸惊诧,说道:“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我没有得到一点儿消息?”

    “还处于密商之中,到底能不能谈成,还要等到两家老爷子的点头才行。宋家那位当年叱咤风云的老太爷年岁过百,最近旧疾发作,身体状态据说极差,能不能熬过今年的冬天,怕还是一个未知数。这样的情况下,宋家也需要一个强援来帮他们度过老太爷陨落带来的族望下降的损失。宋家那边怕是更加看重这门婚事。”

    “宋停云有‘宋家美玉’的称号,容貌气质那是无可挑剔。而且又是年轻一辈之中最早进入闲云境的高手,是帝国最为看重的年轻人之一。小心要是当真和他结为连理,倒也不算委屈。”崔新瓷一脸笑意地说道,她很为自己的侄女找到美好归宿而高兴。“不过,这样的事情不是应当和小心商量一番吗?小心外柔内刚,性子倔强。她要是心中有喜欢的人,怕是哥哥嫂子他们也勉强不得。”

    燕伯来看着爱妻,脸上难得的露出笑容,说道:“那是你们崔家的事情,我一个外人可做不了主。要不,你去问问?”

    “你都做不了主,我就能够做得了主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这个崔家人怕是还不如你这个外人在他们心目中的份量重。毕竟,你是江南一城之主,他们总要顾忌到你的颜面。”

    燕伯来知道自己妻子说话直率的性格,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小心的事情还需要妥善处理,就算是有一点点火苗都要及时掐灭。不然等到星火燎原,怕是我们就无计可施了。”

    “父亲放心,我会处理好的。”燕伯来恭敬地回答着说道。

    燕伯来点了点头,说道:“你们慢吃,我要去上班了。”

    说完,推开木椅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燕相马送父亲出门,回来之后母亲坐在客厅里面泡茶。

    看到燕相马回来,崔新瓷出声问道:“相马,我和你说的事情你办好了没有?”

    “妈,我正想要和你说这件事情呢。”燕相马一脸苦笑,说道:“那小子拒绝了。”

    “拒绝?”崔新瓷大吃一惊,说道:“那盒珍珠价值连城,足够他们锦衣玉食度过一生。还有江南大学的录取通知——他一个家穷人丑的废物学生竟然仍不满足?他到底想要什么?”

    “妈,他不是个废物——”

    “怎么?不是废物就可以狮子大开口吗?”崔新瓷非常生气,她以诚待人,开出来的条件也优厚,但是没想到却遇到一个敢来敲她竹肛的家伙。这不是厕所里点灯,找死吗?

    燕相马撇了撇嘴,说道:“妈,如果我说人家那是为了真爱,你相信吗?”

    “真爱?”崔新瓷的嘴里咀嚼着这个有些陌生的词语。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在他面前提起过‘真爱’这样的字眼。

    “真爱。”燕相马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说真的,我都被他给感动了。要不,咱们就把表妹许给他得了,我相信他会诚心对表妹好的——”

    啪——

    崔新瓷一巴掌抽在儿子的脑袋上面,生气地说道:“这个时候,你还有闲情说笑?原本我让你出面解决,是想和那个孩子结一个善缘。无论如何,毕竟是她救了我们家小心。我们崔家要欠他一个人情。他要钱我们给钱,要前程我们也可以许他一份前程——但是小心,那是万万不行。”

    “刚才你父亲的话你没有听见?他一个平常人家的孩子,能够和崔家去争?和宋家去争?那不是自寻死路?我们强行想要把他和小心凑在一起,不是在帮他,那是害了他。相马,你赶紧想办法把这件事情解决,倘若等到你父亲亲自出手,那样的后果就实在太过严重。”

    “妈——”燕相马抚摸着被母亲拍打的脑袋,疑惑地说道:“就是一个穷酸小子而已,你用得着那么上心吗?”

    “寻常人家的孩子也是孩子啊。”崔新瓷轻声叹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不知天高地厚,想要伸手摘月——可是那不是勇敢,是愚蠢。去吧,处理的手段温和一些,我不希望他对我们有怨言,也不希望小心伤心难过。”

    “妈,那个李牧羊——”燕相马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

    “李牧羊怎么了?”

    “他真黑。”燕相马笑着说道。“和表妹在一起就跟煤球落在大雪里面似的。”

    啪——

    燕相马的脑袋上面又挨了一巴掌——

    李牧羊不知道自己成为燕家早餐桌上的谈资,更不知道他甚至和天都一场巨大的世族联姻扯上了牵连。

    他只是单纯地因为崔小心的到来而高兴,为了两人一个简单地眼神对视而甜蜜不已。

    这是他从来都没有涉足过的领域,是他在妹妹李思念身上所体会不到的那种心跳加速的情愫。

    恋爱是糖,甜到忧伤。

    李牧羊现在的心情就是即甜又忧伤。

    崔小心过来的时候,李牧羊已经吃过了早餐,做完了两套高中二年级的卷子。

    看到崔小心过来,李牧羊快步迎了出去,笑着说道:“吃过早饭了吗?要不要喝什么饮料?”

    你看看,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男人思维就是这么的跳跃。

    “给我一杯茶水就好。”崔小心点头说道。

    “你先坐。”李牧羊邀请崔小心坐下,然后自己跑进去倒茶。

    崔小心指着他们用来学习的那张青金石桌,问道:“桌子怎么变成这样?”

    “哦,那是我爸昨天练功的时候不小心把桌子给推倒了——所以就变成这样了。”李牧羊猜测崔小心可能会问,所以提前就把答案准备好了。你看看他现在是不是变得很聪明?

    “哦。”崔小心点了点头,说道:“李叔叔练剑吗?”

    “为什么这么问?”

    “不然的话,这桌子的切面怎么会那么齐整?”

    “——”

    好在崔小心并不是一个八卦之人,并没有把过多的心思放在那张桌子上。她把李牧羊今天早晨做过的两张卷子检查过一番,说道:“只要是你能够回答出来的试题,一般都是正确的。那么,我们就讲解你没有回答出来的问题吧——譬如这题,你觉得哪里还不明白?”

    “这道题的解法我完全不会,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那就是因为你上课没有好好听讲的原因。这道题看起来毫无头绪,给出来的几个数值也没有任何的关联。但是,有一个公式可以帮忙,你只需要把那个公式套进来,很容易就能够得到答案了——”

    说话的时候,崔小心就已经用钢笔在试卷的空白处写出来了一个数学公式出来。

    和崔小心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总是流逝的飞快。

    等到天色昏暗起来,李牧羊的父母下班回家,李思念也背着书包放学归来。

    和往常一样,崔小心再次起身告辞。

    李牧羊挽留不住,起身相送。

    “明天你还来吗?”李牧羊出声问道。

    “来。”崔小心轻拂额前的秀发,将左侧晶莹剔透的耳朵显露出来。“一直到考试前夜。”

    “谢谢。”李牧羊满脸感激地说道。他知道,燕相马既然找上门来,证明崔小心在家里肯定也承受着压力。但是,她从来没有向自己提起过一句,一如即往地坚持过来给自己补习。

    这真是一个很容易就让人心生爱慕的女子。

    崔小心想了想,从怀里取出一个锦囊出来。

    “送给你的。”崔小心笑着把锦囊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李牧羊问道。

    “我求了两份。”崔小心的脸色绯红,昏黄的灯光照耀下,她柔弱地就像是一株随风摇曳的山茶花。“说是可以保佑我们考出好成绩。”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