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人心不古!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五章、人心不古!

    李牧羊是一个善良的人,他从小到大都没有欺负过别人。

    在他的记忆里,这样的事情哪怕一次都没有做过。

    而且他还一直被别人欺负着,这为缓解帝国青少年犯罪做出了多大的贡献啊?

    如果那些精力旺盛容易冲动的少年人不是每天有事没事的时候就在他身上欺辱发泄一番,恐怕就要在别人身上做出更极端可怕的事情了。

    所以,李牧羊又不得不想起那样一个问题——就像是天使一样的男人,怎么会遭雷劈呢?

    遭遇雷劈这件事情一直让李牧羊耿耿于怀,从骨子深处生出一种强烈的自卑感。

    你想想,昊天刚刚把你送到这个世界,又后悔莫及地想把你给劈回去,这事搁谁身上都觉得受到了侮辱吧?

    也正是因为被雷劈过,李牧羊的身体打出生的时候就很不好。

    别人家的孩子是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李牧羊是泡在药罐子里长大的。

    从他才刚刚记事起,家里就经常会过来一个江湖朗中一样的老道士。

    他长年累月地穿着一身脏兮兮的道袍,袖子部位油腻腻的就像是里面藏了一只烧鸡似的。每次过来都会提着一大包药材,钻进厨房里面一通忙碌,然后端着一碗比他的衣袖更加恶心的中药逼迫着李牧羊喝下去。

    李牧羊一开始是拒绝的,老道士也不勉强,打了个响指后,李牧羊就自己傻乎乎地接过药碗喝了下去——

    李牧羊一直觉得自己做那样的事情心里很不是滋味,却又年少无知没有找到合适的话语来形容当时的感觉。

    后来他无意间发现一个词语,让他有种全身酥麻的感觉:犯贱!

    等到李牧羊十一岁的时候,老道士在他的身上一通乱摸,然后满脸欣慰对李牧羊的父母说道:“老道幸不辱命,总算是保住了小少爷的这身性命。天雷入体,凡人弱小的躯体能够承受下来就已经是个奇迹了。小少爷福大命大,来日富贵自然是不可言语的。虽然保住了他的性命,可是他的身体质量还和常人有着很大的区别,习武练剑是不可能了,而且脑袋——”

    “脑袋坏了?”李牧羊的父亲李岩急声问道。

    “那倒没有。”老道摇头说道,示意李岩无需惊慌,说道:“只是因为雷击的影响,他的脑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有可能会变得痴傻一些——或许随着年龄的增长,小少爷洪福齐天,一日日康复了也说不准。”

    “那还是脑袋坏了。”李岩面如死灰。“大师,你就不能再想想办法?这孩子命苦,一出生就遇到了那么多劫难事——你能不能帮忙再看看?你在江南再住上几年,我保证每日好酒好肉——不,不不,我们保证让你住得舒舒服服的。好不好?”

    “尽人事,听天命。”老道笑着拒绝,说道:“老道近日有一劫,也需要去做些准备了。我们后会有期。”

    老道走了,李牧羊很想念他。

    因为只有他把一个人出租车司机的孩子叫做‘小少爷’,李牧羊很喜欢这个称呼。可惜后来再也没有人这么叫他了。

    更多的人都叫他‘小黑炭’。

    任何一样事情你做上三年,都能够成为这个领域的行家。李牧羊吃了十几年的中药,所以很容易就能够从张晨放出来的那个屁中闻到各种刺激性中药味道——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张晨,我没想到你会用如此恶毒的手段来报复我——每次都是你主动欺负我,游湖的事情能够怪我吗?你跑来打我,我就那么挡了一下,你就飞出去了——这能怪我吗?”

    李牧羊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张晨哭了。

    是真哭啊,眼泪珠子哗啦啦地滴落,就跟谁把他拖出去凌辱了千八百遍似的。

    李牧羊愣了愣,小声问道:“你怎么了?”

    “别说了——”张晨抹着眼泪说道:“求你,别说了——”

    李牧羊满脸警惕,说道:“你不会是故意这样想打悲情牌吧?”

    “李牧羊——”张晨捂着肚子,身体都直不起来了。“不带你这么把人往死里欺负的。”

    李牧羊扫视四周,看到全班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他们俩人身上呢。

    李牧羊有些惊慌,赶紧解释说道:“同学们都看到了,是他先来欺负我的,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你说张晨屁里藏毒。”有人打抱不平地说道。

    这一刻,有不少人开始同情张晨了。

    虽然平时他们很不喜欢张晨,觉得张晨总是喜欢出风头,还经常欺负班级里面的同学。

    但是,见过侮辱人的,没见过把人侮辱成这个样子的。

    “他的屁里确实有五灵脂的味道,不信你们闻闻。”李牧羊一脸认真地说道。他原本就是一个认真地人,睡觉的时候认真,解释的时候也同样认真。“他谁都不找,偏偏站在我身边不走——不就是为了报复我上次让他出糗的事情吗?”

    “——”

    张晨感觉自己再次被人捅了一刀。

    铛——

    上课铃声响了。

    帝国史老师赵明珠踩着铃声走进教室,站到讲台上面正准备开始上课时,发现了自己的爱徒张晨正泪流满面地站在方炎的身边,不由得怒从心头起,大声吼道:“李牧羊,你又做了什么坏事?”

    李牧羊看到赵明珠对自己发火,正是笃定了自己的猜测,眼神冰冷地盯着张晨,说道:“我就知道你是故意打悲情牌——”

    “——”

    李牧羊抬头正视着赵明珠的眼神,出声说道:“赵老师,我什么都没有做。”

    赵明珠更加气愤,教书十年,从来没有见过李牧羊这种愚顿不堪又不思进取的学生。

    她腾腾腾地窜到李牧羊的面前,一巴掌拍在他的书桌上,尖着嗓子吼道:“李牧羊,你当我是白痴啊?你什么都没有做张晨会变成这样?张晨会站在你面前哭成这样?你有点儿智商好不好?你把我们想象的也有些智商好不好?”

    “老师,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李牧羊苦笑着说道:“张晨冲到我的面前拍我的桌子,还骂我卑鄙——”

    “那就说明你确实卑鄙。”赵明珠强行断了李牧羊的解释,说道:“你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还不清楚吗?我第一天见到你,就知道你这种牛皮糖的性子——”

    赵明珠是江南名师,转到复兴中学教高三的帝国史,为的就是帮这些一只脚已经跨入高等学府的学子们添几根柴加一把火让他们考出更好的成绩。

    没想到的是,她在转到这所学校的第一天就发生了一桩很不愉快的事情。有人竟然敢在她的课堂上面睡觉。

    这是对她的极度不尊重,是对她的极端藐视和挑衅。

    赵明珠勃然大怒,出声喊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后,抓着板擦敲了一整节课,直到板擦被她敲散架——

    赵明珠问李牧羊能不能不要在她的课堂上面睡觉,没想到李牧羊竟然摇了摇头说‘不能’。

    从此,她就对这个学生越来越看不顺眼了。只要有机会就会嘲讽他几句,把他立成来当成坏学生的典型案例,就连‘猪猡’这个词语也是从她的嘴里最先喊出来的。

    不过无论她如何侮辱打击李牧羊,李牧羊都是嘻皮笑脸地傻笑几声,然后再一次进入梦乡。

    “赵老师,我想你对我有些误会,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

    “误会?”赵明珠冷笑连连。她转身看着身后那些学生,问道:“我有没有误会李牧羊?”

    没有人敢应声。

    谁都看出来赵明珠是想揪着李牧羊不放,谁愿意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帮李牧羊说话触女魔头的眉头?

    “李牧羊,知道我们西风帝国的开国皇帝是谁吗?知道影响整个大陆的的‘新月之治‘是哪一年开始吗?知道‘文成武德’是指哪两位圣贤吗?”

    “李牧羊,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整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我就奇怪了,你父母给你钱就是让你来学校睡觉的?如果你那么喜欢睡觉,干脆回去好好地睡个够好了——即不会有人吵你,又不浪费你爹妈的血汗钱——”

    “赵老师——”

    “给我出去。”

    “老师——”

    “出去。”

    “老师,是你错了。”一个清柔的声音在气氛凝重的教室里面突兀地响起。

    (PS:天才魔术师再一次成为至尊,他总是站在你的身后,从来没有离开过。还有君令小朋友也成为我们的第十四位萌主。月票第一,感谢你们为我做的一切!)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