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二十三 黑暗交易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下午三点刚过,天就开始暗了下来。

    当仅余的阳光被一块遥远的上层大陆挡住时,千夜准时醒来,吃饱喝足,然后检视身体状况。他又得到了一个小小惊喜,那就是之前修炼时受损的内脏竟然大半痊愈了,看来血族体质下的恢复能力确实不是一般的强悍。

    如此一来,千夜修炼兵伐诀就没有了最大的隐患,完全可以勇猛直进。三十次的兵王级别,显然还不是他的极限!

    千夜最后检查了一遍黎明之光,然后就走出藏身地,奔向黑流城。

    黑流城此刻仍然没有关门。它还是按照中上层大陆的习惯,直到午夜才会关闭城门,清晨六点准时打开。

    黑流城并不怕黑暗种族偷袭,它身处人族聚集区的腹地,周围有十几个村镇拱卫,城内还驻扎着数千远征军。这里距离远征军一个军团要塞只有几百公里,所以黑流城的城主一切都按照帝国习惯来,并没有把黑暗种族放在眼里。

    此刻的千夜已经多了一副浓密的胡子,头发的颜色也变得有些枯黄,看上去就如同一个年轻的拾荒者。在交了五十个铜币后,他就顺利进了城。

    千夜象个真正的拾荒者一样找了个最便宜的小旅馆住下,然后就开始观察齐岳的动向。

    齐家是黑流城内的显赫大族,主要人物是齐岳的父亲,他在远征军的一个师中担任中校军需管,这是相当于团长的职位。同时齐岳的叔叔也是黑流城的财政官。

    有这双重背景在,齐家在黑流城内已经是排得进前五的家族。而且齐是大姓,在帝国中上层大陆齐家本族可以跻身二流的世家。当然,黑流城内的齐家只是主脉一个远房的小分支而已。

    千夜对齐家的情报已经收集得很全。

    齐岳本人是二级战兵,修炼家传的厚土诀,在体魄上有额外的加成,缺点是进攻方面缺乏威力。齐岳的爱好是收藏原能枪,也被他搞到了数把精品,当然以他二级战兵的实力,其中大多都无法发挥出真正威力。死于千夜之手的王先生确实是齐岳的舅舅,同时也是齐家外围生意的主管。

    在王先生死后,齐岳这段时间果然谨慎了许多,出入都带着至少两名护卫。不过千夜观察了数次,发现他身边一直只有一名三级护卫,那名四级护卫始终没有出现过,不知道去了哪里。

    千夜一连观察了三天,都没有等到什么好机会。不过千夜有得是耐心,他曾经有过为了伏击一个目标,连续在一个地方趴了一周未动的纪录。这点等待根本不算什么。

    第四天夜深时分,千夜忽然看到齐府中驶出一辆卡车,向城门方向开去。这是一辆普通的补给卡车,平时是用来拉一些野味食物。然而当它从面前驶过时,千夜却闻到一股不一样的味道,而且车厢里有浓烈的鲜血气息。

    车里有人!而且那缕千夜特意记忆下来的鲜血气息,说明齐岳就在其中。

    千夜不动声色地伏着,等卡车开远,他才从藏身处走出,借着夜色的掩护,追踪卡车而去。

    卡车来到城门处,本来已经关门了,但是不知道车上的人和守门卫兵交涉了些什么,牵引门闸的蒸汽机再次轰鸣,厚重的钢铁城门向两边滑开一个通路。卡车随即出城,消失在夜色中。

    千夜目送卡车远去,他并没有走城门,而是选了一段无人的城墙,一路攀援而上,然后翻过去,向着卡车离开的方向追了下去。荒原上视野很远,千夜完全不怕跟丢。

    那辆卡车大约开出一百多公里,才在一座废弃的电站旁停了下来。

    齐岳和另外两个人从车厢内跳出,等待着什么。其中一个看样子是护卫,另外一个是名老人,但是目测只有一级实力,在荒原这种地方,这个实力仅能勉强自保而已。

    千夜在千米之外隐藏起来,静静观察着。

    虽然是在夜里,但是这个距离上他依然能够看得很清楚,效果甚至比用了四倍的夜视瞄准镜还要好。新生成的黑暗视觉比预想中还要强大,如今在五百米内,千夜已经完全用不着瞄准镜了。

    过了近一个小时,才有三个身影从夜色中出现,如幽灵般向他们走来。

    齐岳做了个手势,身边的老人就走到卡车边,从上面拿下一个箱子,站到了齐岳的身后。齐岳的护卫则毫不客气地端起原力枪,指着对面走来的那三个人。

    千夜突然从那三个人身上感觉到一股隐晦的血气波动。他们是血族!

    千夜当下吃了一惊,没想到齐岳半夜悄悄出城,居然是在和血族私下里碰头!齐岳是齐家的少主,又据王先生说还有另外一层隐藏身份,他本人亲自出现在这里,恐怕所谋非小。

    千夜不再犹豫,立刻开始匿踪潜行,慢慢移动靠近交易现场,想听听他们的谈话。

    这次潜行出人意料的顺利,千夜借着夜幕和地形的掩护,一直潜行到五十米处,这才停止前进。

    他本来就是隐匿偷袭的专家,现在转化了血族体质后,又有了血族冷血的特性,体温可以降到极低,血族侦测生命的红外夜视就对千夜失去作用。另一方面,他又能控制收敛体内血气,用原力把血气遮盖起来,不使外溢,人类的血族视界侦察瞄准具也对千夜无效。

    三名血族尽管被原力枪指着,却是毫不畏惧。

    为首的一个血族用苍老的声音说:“你不会以为靠着这把破枪,就可以威胁我们了吧?不要忘记,若论原能武器的技术,我们圣血之裔更加出色。”

    齐岳笑了笑,说:“只是增加一重保证而已。这把枪虽然不怎么样,但里面装的是一颗秘银弹。那可是我花了很大代价才搞到手的,只要不到万不得已,我可省不得把它用掉。”

    三名血族都是全身一震,有一个甚至向后退了一步。

    为首的血族恼怒地说:“你居然准备了秘银弹!你这是在侮辱我吗?”

    面对三名强大的血族,齐岳一点也不惊慌,镇定地说:“不!恰恰相反,我对交易的诚意无比充分。这颗秘银弹就是我诚意的见证,我希望这次的交易能够顺利进行,更希望以后的交易都能够顺利进行。如果说我的举动对您有所冒犯,那么交易所带来的利益应该是非常足够的补偿。”

    三名血族的态度有所缓和。

    为首的血族打了个手势,身后一名同伴就从斗篷下取出一个手提箱,走到他的身边。这个手提箱是典型血族风格,以黑色为基调,打磨出亚光纹路,青铜纹饰包角,做工极为精美奢华,光是用料和手工就极为难得。能用这个箱子装的东西,价值可想而知。

    齐岳比了个手势,那名老人也走了上来,他抱着的箱子倒是朴实无华。只不过他是双手平端着箱子,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生怕有一点倾覆。

    “这个箱子里有特殊的机关装置,一旦启动,它就必须保持绝对的水平,三小时之后机关会自动解除。如果在这个时间内,它的倾斜超过了五度,那么就会......砰!”齐岳作了个爆炸的手势。

    为首的血族看了齐岳一眼,冷冷地说:“你倒真是很小心。”

    齐岳微笑着说:“没办法,面对一位强大的四级血族时,再多的小心都是应该的。我刚刚说过,我的目的就是顺利完成交易。”

    血族老人哼了一声,但也无可奈何。只要拿起这个特别调校过的箱子,就无法避开秘银弹的射击。而且为了防止在三个小时内出现意外,还要尽快离开,毕竟在荒野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齐岳的布置彻底扼杀了血族劫货的想法。

    虽然这次交易只是系列交易的第一次,但是在大部分血族眼中,人类依然是千年前的奴隶和食物。是否遵守约定,往往要看当时的心情。

    这名血族老人确实在来之前就做好了一不顺心就杀人劫货的准备,至于交易,随便再找一个人就行了。人类就是数量庞大,黑流城可不止一个齐家,齐家也不止有齐岳一个少爷。

    血族老人接过了皮箱,小心翼翼地检视了一番,把它交给身后另外一名同伴。然后重重哼了一声,就转身离去。

    直到三名血族的身影消失,齐岳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整个人仿佛虚脱了般,骤然出了一身大汗。

    面对一名四级血族,压力非同寻常的大。而且过往经验表明,想和黑暗种族作交易真的要做好把脑袋别在腰带上的准备。交易来的每一个金币,都有着和价值相匹配的巨大风险。

    不过当把那手提箱拿到手里时,齐岳眼中也露出热切光芒。他小心打开箱子看了一眼,就心满意足地合上箱盖,说:“我们走吧,趁天亮前赶回去。”

    三个人上了卡车,然后沿着原路返回。

    在夜色中,三名血族正如幽灵般疾行时,为首的老人突然停步!他身后捧着手提箱的血族一时收不住脚,差点撞到他背上。这一惊非同小可,两个人都吓得不轻。

    “小心!有敌人,你们守好箱子!”血族老人又急又快地吩咐。

    就在这时,黑暗中突然抛来一个圆滚滚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