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十 污染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但是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被包围,一时之间根本无路可走。

    千夜只觉得周围都是敌人,就是胡乱挥刀都能够砍翻几个黑暗种族的炮灰。他连续刺倒了十几个炮灰,终于措手不及,被一个突然冲出的黑影扑倒,随后那黑影就一口咬在千夜的脖子上,剧痛刹那间差点撕裂了千夜的意识!

    千夜耳边突然响起砰的一声枪响,那名压倒了千夜的血族战士脑袋炸成了血雾。随后一只大手把千夜一把提起。

    “你没事吧,菜鸟?”这是一名红蝎级别的队长。

    “没......没事!”千夜不知道该怎么说,脖子上还火辣辣地痛着。可是血族战士鲜血和脑浆糊了他半边身体,也掩盖了颈侧的伤口。

    远方天空中,两艘原本飘浮在空中的飞艇也被数十个飞舞的黑点不断攻击,燃烧轰鸣着坠向大地。

    千夜的心一沉,但是那名红蝎一把拖着千夜就大步向城外冲去。或许强者都集中在内圈,外围受到的阻碍相对来说就轻太多了。他们一路冲破重重拦截,直到城市边缘才停下。

    红蝎指着飞艇坠落的方向,大声说:“那上面还有逃生艇!你只要冲到逃生艇里,就能够逃出去,明白了吗?!菜鸟?”

    “明白,长官!”千夜用尽可能大的声音回答。

    红蝎队长满意地拍了拍千夜的肩膀,说:“很好!去吧,菜鸟,我给你断后!”

    “可是......”

    红蝎队长直接打断了千夜的话:“逃出去!这是命令!活下去!这也是命令!找出幕后黑手,为我们报仇!去吧,菜鸟,立刻走!”

    千夜心中一片空白,绝对服从命令的习惯让他身不由已地向飞艇坠落处奔去。

    红蝎队长转身反向城内走去,在他面前的大路尽头,无数黑暗种族的战士从数个街口涌出,汇成一道恐怖黑潮,向红蝎队长扑来!

    在滚滚黑潮前,红蝎队长的身躯显得如此渺小。可是他的脚步却强劲有力,每一次起落都在石地上踏出深深足印,大步奔向黑暗种族的大潮!

    黑潮一下就淹没了红蝎队长,突然停止,随后竟然向后徐徐退去!由无数黑暗战士汇成的黑潮,竟然被红蝎队长一人推得徐徐后退!

    在黑潮中突然射出一道光,随后更多的光芒从黑潮中射出。那些银色的光柱冲天而起,被光柱照耀到的黑暗种族全都痛苦不堪地在号叫着,有些甚至身体都开始溶化!

    然后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数以百计的黑暗战士被炸上了天空,街口顿时空旷了一片。红蝎队长的身影,则永远地消失了。

    此刻千夜已经从坠毁的飞艇上找到了逃生艇,并且拉开了舱门。那些能够击落飞艇的恐怖强者已经折返城内参战,没有谁注意到一只小小的菜鸟漏网了。

    在钻进逃生艇之前,千夜回首望了一眼,正好看到那记惊天动地的爆炸!那样耀眼的光芒,仿佛星辰在燃烧着坠落,烧灼得千夜双眼刺痛。

    那颗制导弹威力巨大,原本是用来摧毁黑暗种族基地的。每名红蝎队长都背了一颗。只是没有想到,最后却是这样的用途。

    这记爆炸仿佛是开始的信号,在城市中,剧烈爆炸开始连绵不断,街区都被成片摧毁,附近的黑暗种族战士更是绝无生还可能。但是每一声爆炸传来,都意味着一只红蝎永远消失。整个红蝎军团中,也不过才有一百余只红蝎,这一役就损失了近三分之一。

    千夜用力关上了舱门,强逼着自己不去看城市中的景象,一拳砸在操作台上,启动了逃生艇。仅有五米长的逃生艇一阵剧烈震动,脱离了母艇,迅速升空,然后全速远去!

    千夜终于松了口气,随即感觉到全身燥热之极,头脑也是阵阵眩晕,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金属舱里一片寂静,只有机械运行的轻微咔哒声,向着预设的投放坐标飞去。

    不知过了多久,千夜终于有了意识。他慢慢张开眼睛,但是对视线里的景物全无概念。

    又过了许久,千夜才反应过来自己看到的是夜空。

    夜幕上挂着无数星辰,半轮弯月斜挂天边,清冷的月色照耀着大地。千夜勉强动了动头,向左右看了看,然后挣扎着坐了起来。

    他这时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小山坡上,周围没有人类或是黑暗种族活动的痕迹,就是一处原始的山区。

    千夜渐渐回忆起那场大战,但是记忆只到了自己启动逃生艇,脱离战场为止。中间发生了什么,就完全记不住了。

    千夜忽然感觉身体火辣辣的,喉咙中也特别干渴,就象好几天没有喝到一滴水。可是普通的水好像又无法缓解这种莫名的饥渴。

    千夜向周围望去,忽然看到不远处倒着一头麋鹿的尸体。但是鹿尸十分干瘪,就象是被吸血鬼吸光了全身血液一样。

    吸血鬼!

    千夜意识中如同有一道电光闪过,他立刻抬手摸向自己的脖子!他这时才想起,在那场战斗的最后时刻,一名血族战士扑到他的身上,然后好象咬了他的脖子!

    千夜的手指忽然摸到了两个圆形的伤口,伤口很深,周围的部位炽热如火,但是摸上去却完全没有知觉。虽然没有看到,但是千夜立刻在意识中勾勒出了伤口的形状!

    那是吸血獠牙留下的齿痕!

    他完全不敢相信这个结论,用颤抖着的手拔出腰间的军刀,把镀银的光滑刀面当作镜子。这一次从镜子里,千夜看到了两个深深的孔洞。这种伤口,在过去千夜见得多了。每个被血族咬过的人,都会有类似的伤口。

    千夜忽然觉得一阵虚弱,所有的力气都已从身体里流失。他仿佛听到喀嚓的脆响,世界在这一刻彻底地破碎了。

    他被血族咬伤了,他的身体已经被黑暗之血污染,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一个血奴,一个只有本能,永远都在饥渴着新鲜血肉的血奴!

    千夜记不清有多少血奴死在自己手下,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变成这个样子。

    千夜再次确认了伤口的状态,这次心中最后一丝侥幸也消失了。他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那只麋鹿的尸体边,检视了一遍。这头麋鹿是被吸干了鲜血而死。可是从它们的伤口看,应该是被人类牙齿咬伤,没有吸血獠牙的痕迹。

    没错了,杀掉这头麋鹿的就是千夜自己,然后他在失去理智的状态下吸干了麋鹿的鲜血。应该是有了鹿血的补充,千夜才苏醒过来。

    千夜叹了口气,缓缓将军刀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这是红蝎战士的一个仪式。每个红蝎战士都做好了准备,一旦被血族咬伤,那么就会在失去理智前结束自己的生命。就是死,也不能变成被血族控制的卑微血奴。

    银制的刀锋触碰到伤口的皮肤,忽然产生一阵烧灼般的痛,接触到血肉的地方更是嗤的一声,冒出一缕青烟,并且烧焦了一小块肌肤。从这个反应,千夜就知道黑暗之血已经流遍全身,再也没有可能变回正常人类了。

    千夜闭上了眼睛,就准备用力。只要一下,就可以切开脖子,终结注定悲剧的命运了。

    不过在压下刀锋之前,千夜心中忽然闪过一个问题:自己为什么还有理智?

    被血族咬伤之后,一般人多则一两天,少则十几分钟,就会失去理智,变成只有兽类本能的血奴,除了新鲜血肉和上位血族的命令,没有什么再能进入血奴的意识。这个过程完全是不可逆转的。

    而千夜既然已经在失去神智的情况下凭借本能猎杀了一头麋鹿,那就不应该再恢复神智才对。

    这个疑问,就象在极度的黑暗中投下了一束阳光。给绝望中的千夜带来了一丝希望。

    千夜慢慢地放下了军刀。

    他从来不会轻言放弃,只要没到真正绝望的时刻,就会去争取一线生机。虽然千夜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能够保持着清醒神智,但是只要一天没有彻底失去理智,他就要努力活下去。

    当然,在行将变成血奴的前一刻,千夜会毫不犹豫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千夜搜索了一下周围,看到救生艇就坠毁在千米之外。他走到救生艇,从里面找出了备用的原力枪,服装包,干粮和清水,还有一发信号枪。他拿起信号枪,枪口朝向天空,正想扣下扳机时,却忽然怔住!

    信号弹会在高空中爆炸,释放出一种特殊的原力波动,能够激活附近军部的警报装置,从而让军方掌握求援人员的大致方向,以便救援。但问题在于,当帝**战士赶到时,千夜该如何解释自己的身份?

    红蝎军团的菜鸟吗?不,他不再是帝国的战士了,他现在的身份,是血奴!是一旦被发现,立刻会被就地烧死的血奴!

    就算千夜立下许多战功,就算他还保有理智,但是所得到最好的待遇就是被扔进终年不见天日的黑矿坑里,终生在里面劳作,用挖到的矿石换取一点少得可怜的食物,直到有一天死去,变成一堆白骨。

    当初那个无名小城的熊熊烈火让千夜明白,帝国对血奴完全没有怜悯和宽恕可言。他的血奴身份一旦被发现,无论怎样都会是死路一条。

    至于回去向上面报告,这次的任务根本就是一个陷阱,则已经完全不可能了。帝**部的大人物怎么可能会去听信一个血奴的话?

    而且就算千夜还是正常人,一个用林熙棠手令调动红蝎,一举消灭了整个红蝎军团三分之一中坚力量的陷阱,其幕后黑手又岂是一个小小菜鸟能够撼动的?

    就象红蝎队长所说的那样,在具体的某件事情上,有些人,有些势力就是可以一手遮天!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