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一 这是...朋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砰的一声,寝室的门又被踢开,龙海皱着眉走了进来,冷冷地问:“谁在鬼叫?”

    陈雷挣扎着向龙海跑去,就象受惊的小兽。

    龙海脸上闪过厌恶,狠狠一鞭将他抽倒在地,骂了一声:“废物!”然后才用脚尖把陈雷翻过来。

    陈雷的衣服已经团皱稀烂,头脸倒是没啥损伤,不过咽喉处那片紫黑色的掐痕显然不正常。

    龙海没兴趣再看下去,提高了声音,喝问:“谁干的?”

    千夜从床上坐了起来,平静地说:“是我。”

    龙海眯起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会千夜,说:“好,小子,你有种!来人!把他带出去,打十鞭,然后吊到明天早上!”

    千夜没有反抗挣扎,也没有畏惧,就这样跟着守卫出去。

    没过多久,窗外就响起了孩子们熟悉的皮鞭着肉声。每一下鞭打的声音都激起了他们心底那些黑暗的记忆,许多孩子的脸色都变得很不自然。

    但是窗外只有鞭打的声音,却没有千夜的声音。

    没有惨叫,也没有呻吟,连闷哼都没有,仿佛守卫们抽的只是一根木头。

    龙海已经离开,可是陈雷却忽然瘫在地上,怎么都站不起来。陈雷刚才挨的那一鞭子可不轻,伤势可谓雪上加霜,没有一个月,别想痊愈。

    周围孩子们看他的目光,已经充满了讽刺和不屑。现在谁都看得出来,有些瘦弱的千夜才是真正的狠人。陈雷想要立威,可惜却选错了对象,而且大错特错。

    “好好睡觉吧!”班里实力排行第一的孩子意味深长地来了一句。

    第二天清晨,当吊了一晚上的千夜被放下时,已经虚弱得几乎站不住了。但他蹒跚着跟上了晨跑的队伍。虽然其它孩子跑三圈的时间,千夜只能挪一圈,可是他最终还是完成了全部的训练任务,不过占用了后面大半的早餐时间。

    到晚上入睡时,千夜只完成了全天预定训练量的一半,成绩毫无疑问将会垫底。可是整个寝室就好像突然集体忘记了这件事,没有人提哪怕一句。

    以往任何孩子被打了十鞭,接下来的几天都得老实呆在床上,没有谁会象千夜这样玩命。每动一下就会牵动鞭痕,产生剧痛。所以以往挨到十鞭的孩子都会放弃,连一丁点训练量都不会有,更别说一半了。

    夜深了,孩子们都在陆续上床。

    陈雷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千夜面前,一把抱住千夜的大腿,开始大哭求饶。

    千夜看了陈雷一眼,然后缓慢而坚定地把他推开,爬上自己的床,睡下。

    所有孩子都睡了,只除了陈雷。他站在地上,双拳一会握紧一会松开,脸上全是挣扎。

    千夜挨了鞭打,陈雷也受了内伤。虽然这个时候杀掉千夜是最容易的,但陈雷害怕的是得手之后的惩罚。然而,或许内心深处还有他不愿意承认的另外一种恐惧,他是否打得过现在状态下的千夜?

    这一周,千夜的训练成绩不出意料地跌出了前一半。但是在去修炼室的路上,班里排名第一的孩子忽然走到千夜面前,将一块‘朱颜血’递了过来。

    “这东西我有四块,其实用不了这么多。”他说。

    作为成绩榜的第一名,这个孩子一直有额外的优待。

    千夜很意外地看着他,想了想,就大方地接过来,然后伸出手,说:“我叫千夜。”

    那个男孩笑了:“我叫宋子宁。”

    两个孩子的手握在一起,重新认识了彼此。虽然他们早就知道对方的名字。

    这一周,宋子宁每天都会分给千夜一块‘朱颜血’,直到周末千夜重回榜单上半区,又有了自己的‘朱颜血’配额为止。

    除此之外,宋子宁和千夜并无多少交流,甚至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

    在第十个月时,千夜终于修炼出了三轮原力潮汐,开始全力冲击节点屏障。而在两个月前,宋子宁就已经点燃了原力节点。

    千夜这时发现,当原力潮汐叠加到三轮后,反震力已经是第一轮的一倍,每浪反弹回来时都会引发体内剧烈疼痛。按照这种趋势发展下去,估计要第十轮原力潮汐时,痛苦就会变得和鞭打差不多。到了那时,不知还有多少人能够坚持下来。

    难怪能把兵伐诀炼到高级的少之又少。不光是因为它会伤及自身,还有修炼过程中的痛苦也不是什么人能够忍受的。而对千夜来说,还有一重额外的麻烦,每当原力浪涛横过胸膛,旧伤处就会隐隐发疼。

    十一个月时,千夜终于冲破了屏障!

    当屏障破碎的瞬间,他的原力如潮水般涌入节点,而节点也仿佛有了吸力,如鲸吞般将周围的原力汲取过来,原力增加速度比之前直接翻了一倍。

    当原力汇聚到极致时,在节点深处就有一点光芒出现,跳跃如风中的烛焰。这就是原力节点点燃的标志。

    现在的千夜,终于踏入一级战兵的行列,从此有别于平民。

    在教官们确认千夜的原力节点已经点燃后,千夜的配给物资中就多了一项。这颗色泽深褐的药丸据说对修复内脏伤势很有好处,是修炼兵伐诀的辅助药物。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千夜按照要求放缓修炼进度,控制原力潮汐的流动,对着节点反复冲刷温养,千锤百炼,使得内外两股原力的融合更加自然圆满。

    但是他的原力仍在迅速增加,而随着原力增长,千夜的各项身体素质也大幅提高。虽然还只是一个十岁不到的孩子,但是他已经能够单手提起五十公斤的重物了。

    在千夜之后,陆陆续续有孩子点燃节点。到了张静规定的一年时限,班上还剩下的六十多个孩子大多点燃了原力节点,但是也有三个孩子没有成功。在验收考试后,千夜就再也没见过他们。

    就这样,训练营的第二年不知不觉中过去。千夜所在的班又补足了一百人。

    第三年,千夜就十岁了。

    从这一年开始,他将正式冲击第二个原力节点,也是胸前的节点。这个节点在九个原力节点中非常重要,重要程度仅次于额头的节点。在许多功法中,这里被称为气海,直接决定了一个人将来能够修炼出的原力深厚程度。

    完成第一个节点的温养过程后,千夜平心静气,正式开始冲击第二个原力节点。

    涌动的原力渐成浪涛,冲向胸前节点。但是就在澎湃的原力行经伤口区域时,一阵无法形容的剧烈疼痛突然袭来!

    这种剧痛完全超出了人类能够承受的范围!千夜大叫一声,直接栽倒在地,不停抽搐着,嘴角涌出血沫,转眼间已经昏了过去。

    守卫们听到叫声,立刻冲进千夜的修炼室,看到他的异状时也是一怔,然后迅速将千夜抱走。

    片刻之后,在平时上生物结构课的那个房间里中,千夜全身**,躺在金属教学台上。训练营里并没有多余的医务室诸如此类设施。

    只有张静和龙海在场,阴影被留在外面拦住其他人。

    教学台前,申屠的动作不急不徐,就象平时上课做示范那样,用各种工具在千夜胸前伤疤处开了三个非常细小的小孔。

    片刻之后,老头停下手,然后慢条斯理地把工具全部整理好。他没有看仍然昏睡的千夜,而是把目光投向张静和龙海,“你们当了他那么长时间的教官,不会没看出来……”

    龙海的脸色变得有点不自然。

    张静却突然妩媚地笑了笑,漫不经心地说:“不就是原力掠夺吗?”

    龙海的脸色变得更难看,而申屠的嘴角则抽动了几下。其实张静的笑容也有些不自然。

    就在这时,教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个人大步走进,说:“没错,就是原力掠夺。”阴影跟在他后面。

    几人吃惊地回头,看清来人时就更是惊讶。

    “孙主任!”

    进来的是个中年男人,身材略矮,生得十分敦实。他有一张平平无奇的国字脸,五官极为普通,乍眼看去没有任何能够让人记住的地方。这是训练营的教导主任孙倪,穿着一身洗得有些褪色的旧军服,上面没有军衔。

    孙倪走到千夜身前,伸手在他胸前的疤痕上抚过,手上泛起濛濛原力光华,片刻后收手,叹道:“果然如此!这个孩子,还真是可惜了。”

    张静敏感地注意到了什么:“这是林帅送来的人,有问题?”

    “你们说呢?”孙倪淡淡反问。

    龙海是当初的交接人,首先说:“人虽然是林帅那边送来的,但并没做特别交待,甚至没说要保命。听说他只是林帅一时心血来潮捡来的孤儿。如果他的来历真有什么不妥……”

    申屠粗哑的嗓音更低沉了,有种阴恻恻的感觉:“有能力做出这种事情的,无非那几家,可是那些人怎么会留下活口?未免有些古怪。”

    孙倪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缓缓地说:“这个消息我知道了,其实其他人也知道了。换句话说,该知道的人已经都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