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 大人物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林熙棠的大衍天机诀奥妙无穷,功效之一,便是可以引导激发人族修炼潜质。一些真正有超卓天赋的人往往会在大衍天机诀的激发下产生异象。

    这些异象分为五等,如垃圾场上这些星点微弱光芒只是最末一等,表明有潜质修炼出原力而已。第一等天资会出现各色光柱,并且光柱旁有异相环绕,是为众星捧月之意,并且异相也预示未来此人天赋方向。二等天资则只有光柱而无异相。三等光芒炽热,如烈焰奔腾,四等则无任何异相,仅是闪耀明亮。

    而在一等之上,还有超等之说。那才是真正天资横溢的大才,出现的异相或是山川大河,或有异兽珍禽,栩栩如生。

    夜幕下那道光柱虽然是红色,属于一等中最末流的天资,然而就算如此,在帝国无数修炼者中拥有一等天资的人也是十万中无一,每出现一个都值得帝国精心培养,未来都会成为军方的中流砥柱。

    这道红色光柱就如一记耳光,扇的顾拓海脸上火辣辣的。

    “过去看看!”林熙棠不等飞舟转向,就出了舱室,直接从数百米高空跃落。

    飞舟上十余个全副武装的卫队卫士也跟着跃下,紧随林熙棠而去。顾拓海则是恨恨地拍了下窗棂,最终还是跟了过去。

    小男孩身上的异变明显吓到了那些大孩子,但是小女孩只是呆了呆,发现自己力气突然变大了之后,就又奔向另一块更大的石头,吃力地拖了过来。

    小男孩迷迷糊糊的,一声呻吟,翻了个身。

    在他身边,忽然出现一双麂皮厚底军靴。

    军靴并未真正落地,而是浮在离地数公分的空中,一道无形力场悄然扩散,把所有尘埃、泥土和垃圾都远远推开。

    小女孩骇然停步,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银发男人。她睁大美丽而无辜的眼睛,露出天真无害的表情,同时迅速地悄悄地将手中的石块扔下。

    小女孩身上有光芒透体而出,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原本满手心的汗已经彻底蒸干。不过银发男人连眼角都没向她瞥一下。

    林熙棠皱眉看着小男孩身上的累累伤痕,有几处地方怕已经波及内脏,伤势比预想的还要重。他伸手一挥,空中就出现一片光雾,里面洒落点点青色雨滴,落在小男孩身上,融入肌肤。

    这些青色雨滴含有庞大原力,小男孩身上的伤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他一声呻吟,慢慢睁开了眼睛,完全清醒过来。

    小男孩恢复意识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银发男人那张威严坚毅的脸。

    他一时没有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本能得不愿脆弱地躺在地上,于是又一次挣扎着站起。他向左右一望,又看到了那些大孩子,立刻想起前事,脸色顿时大变。

    林熙棠顺着小男孩的目光望去,看到了周围的大孩子,和地上残留的新鲜油纸包装,已经明白小男孩为什么会伤成这个样子。这在垃圾场里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林熙棠微微敛目,然后俯下身,向小男孩伸出了手,温和地说:“过来,把手给我。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却有些畏缩,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气,轻声说:“千......千夜。”但是他的小手伸到一半,却不敢再往前递了。

    那只小手脏兮兮的,上面全是泥污。虽然伤口在光雨滋养下已经不再流血,但是血泥和污渍都还在。

    无论如何,他也不敢把手放到银发男人那只一尘不染的大手中去。虽然在小千夜的眼中,那只摊放在面前的大手,就是此刻世界上惟一能够感觉到温暖的地方。

    林熙棠笑了笑,鼓励道:“没关系的,把手给我。”

    顾拓海这时也从天上飞落,他平素多以和善面目示人,此刻看到千夜满身是伤的模样,却是明显的怒意外露,忍不住重重哼了一声,冷冷向周围的大孩子们横了一眼。

    旁边慢慢聚拢并挤作一团的大孩子们现出恐惧的神色,但是十多名卫队战士锁住了这片区域所有通路,他们连逃跑也不敢。

    林熙棠微弯着腰,伸出手,耐心地等待。在他清澈平静的目光下,千夜终于有了勇气,把手放进那只温暖、干燥、有力的大手中。

    林熙棠轻轻捏住还不到他一半大小的小手,闭上眼睛,默默感知着。

    顾拓海看着千夜,忽然皱紧了双眉,若有所思。

    林熙棠咦了一声,也张开了双眼。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千夜,然后伸手撩开小男孩上身的布片,顿时目光凝住。

    在千夜瘦得显出肋骨的胸膛上,有一道巨大伤疤,从心房下半寸直开到肚脐。只看这丑陋突起的痕迹,就知道这里原本是一道开膛破腹的恐怖伤口!

    可是千夜才多大?他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怔了一刻,林熙棠直起身,说:“拓海兄,你精通医道,来帮我看看。”

    顾拓海一言不发,来到千夜身前,顾不得肮脏,伸手在他全身上下摸了一遍。他一双大手所到之处,都似有根根烧红的钢针刺入身体。可是千夜咬紧了牙,硬是一声都没有吭。

    顾拓海眼中闪过惊讶,赞道:“这么小的年纪居然就这么有种,有点意思!”

    他站了起来,对林熙棠说:“这孩子原本确实是一等天资,但是这里伤得太狠,直接毁了根本。不仅于此,我还怀疑,这孩子体内原本可能有一块原力结晶。”

    林熙棠立刻想到一个禁忌的词,原力掠夺!他微微眯了眯眼睛,森然道:“你是说......”

    顾拓海凝重地说:“不,我只是猜测。你也知道,那种事是大忌讳。不过他这伤已经有好几年了,受伤的时候应该还不到三岁。至于现在,你也看到了,他的根基受到重创,修炼天资就算比这里的人都强,但也不再是一等天赋了。”

    千夜旧伤如此沉重,还能够激发出红色原能柱,意味着原本天资之强甚至可能达到超等。然而现在,综合他的身体情况,列为四等也只是勉强而已。

    这种只比普通人略强的天赋,对他们两个帝**方的大人物来说根本毫无价值。况且千夜身上的巨创已留下隐患,是否能挺过严酷的修炼也未可知。

    顾拓海无比惋惜地叹了口气。

    林熙棠看着小小的千夜,后者仰头回望他,或许掌心中那丝温暖尚未完全消散,小男孩的眼中有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依赖。

    林熙棠心中轻轻一动,缓缓地说:“能够在这里遇到,也算是缘分。这样吧,我带你离开,至于去哪里,你自己来选。”

    他拿出几块光洁的玉牌,伸手一抹,玉牌向上一面就有了字迹。他把有字的一面朝下放在手里,然后递向千夜。

    千夜犹豫了一下,抽出中间一块玉牌,翻过来,上面有两个字,但他不认识。

    顾拓海见了,只是叹了口气,然后又摇了摇头。

    林熙棠轻轻念给千夜听,“黄泉。”然后从他手中拿回玉牌,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问:“你姓什么?”

    “我......没有姓。我叫千夜。”

    林熙棠点点头,温和地说:“好,如果以后你从那个地方活着回来,就可以用我的姓,林!”

    千夜并不明白林熙棠在说什么,只是懵懂地听着。

    林熙棠也不需要他现在明白,转头吩咐道:“带他回‘青鸟’,给他洗澡治伤,弄点吃的,再换身衣服。”

    吩咐完,林熙棠和顾拓海就缓缓升起,逐渐加速,飞向悬停在空中的轻舟。

    大孩子们在旁边待了很久,把一切看在眼中,虽然他们可能也没有完全听懂大人们的话,但是洗澡、吃的、衣服,这几个具有无比诱惑力的词汇却是再清楚不过。

    看到卫士们准备带千夜走,那大孩子们的头忽然冲了过来,尖声大叫道:“带我走!带上我!我也要洗澡吃东西!”

    他试图去抱卫士们的大腿,又伸手去扯千夜,想把千夜从卫士们的怀里拉下来。

    受伤的大孩子头一边用力拖千夜的腿,一边叫道:“这是我的位置!你算什么东西?你们都过来,打死这个小杂种!他刚才居然敢用头撞我!上面的吃的都是我的!”

    那个大孩子头这次下手比之前还要凶狠,专找千夜的伤口抓上去。垃圾场只有一条生存法则,杀了他,就能得到他的一切。

    那几名魁梧如山的卫士都没有动,任由那大孩子头闹着。小女孩看了,又悄悄挪了过来。

    直到千夜被大孩子扯得小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卫队队长才冰冷地说:“可以了,现在就是拓海先生也无话可说。”

    队长话音一落,那抱着千夜的卫士原本木然的脸上突然泛起狰狞,狠狠一脚,直接把大孩子踢上数十米高空!

    这一脚含有狂猛暗劲,大孩子飞到空中后,突然爆成一团血雾!

    另一名卫士则狞笑着上前一步,伸脚重重一踏,说:“一堆小坏种,也敢来打扰林帅的事!”

    地面上突然起了一道涟漪,以他踏足处为中心,迅速向四周扩散。那群大孩子都被波及,一个个突然被地里涌出的大力冲上半空,狂喷鲜血,全身骨骼则喀喀嚓嚓地作响,瞬间扭曲得不成样子!

    震波同样掠过队长和其他卫士,他们动都不动,全部若无其事地承受下来。

    那小女孩却奇迹般地没有被波及到。在队长刚刚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其他大孩子有的还在发呆,有的则已经傻乎乎地听了大孩子头的话冲了上去。她却转身就逃,头也不回地拼命跑!

    就这样,她居然恰好逃出了震波的范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见居然被一个小女孩逃掉了,那名卫士顿时老脸一红,重重哼了一声,抬脚又要踏下!刚才那一下他才使了三分力而已。但是队长忽然伸手搭住了他的肩,没有让他这一脚踏落。

    队长侧耳似乎在听着什么,然后点了点头,抱过一直动也不动,只睁大眼睛看着的千夜,又掏出手枪,把千夜的小手放在扳机上。

    队长托稳了手枪,瞄准小女孩的后心,对千夜说:“她已经好几次想杀你了。来,把扳机往后拉,用力,然后她就会砰的一声......死掉!”

    千夜用整个小手抓住扳机,看着不远处踉跄奔逃的小小身影,知道只要往后一拉,她身上就会绽放血花。

    他依然十分安静,黑黝黝的眼睛看着前方,但最终,小千夜还是摇了摇头,松开扳机。

    飞舟上,顾拓海一脸笑容,不住地说:“果然如我所料,哈哈!姓林的,难得你也会输啊!来来,愿赌服输,你那把‘水色烟华’是我的了!快拿出来!”

    林熙棠仍然是淡淡一笑,双眼从头到底静若止水,清澈的似乎能够倒映出世间万象,却唯独没有本物。

    卫士们带着千夜回到了飞舟。飞舟徐徐转向,拉高,没入血月的光华,渐渐消失在天际。

    至于这座垃圾场,以及那还在拼命逃着的小小女孩,就这样被遗忘,一如这片被遗弃的大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