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8章 喂,你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也许是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酒过,此刻的张丹琳隐隐的有一种酒劲又上来的感觉,喝了醒酒汤之后酒是没有醒过来,脸反倒是更红了。
  
      此刻她脸红的跟个什么似的,然后朝着郝建点了点头嗯了一声。郝建则是一脸的疑惑,听着她嗯了一声,但是又不知道她究竟是想表达什么意思。究竟是觉得他是一个这样子的人还是觉得不是?会做还是不会做?
  
      他一脸的疑惑,随后便是想着她现在喝醉了,喝醉下说的话哪里可信啊,这要是真的按照她说的做的话,那明天一早起来看到她的闺房还有一个大男人在里面的话,肯定下意识的就是暴揍她一顿。
  
      毕竟她肯定知道自己昨晚喝醉了,喝的烂醉如泥的时候醒来身边有一个男人,这还不得暴揍这个男生一顿啊。
  
      所以的,郝建听着,自然是没有将这些话给记在心里。不然的话,趁着人家女生喝醉神志不清,然后做这种事有种趁火打劫的事情,这可不是他会做出来的啊。
  
      当即的,他便是准备扶着张丹琳进房间,让她去睡觉,反正她也累的不清了,也闹腾不了多久了,估计闹着闹着也就睡着了。只要一睡着世界也就安静下来了。
  
      他伸过手去扶她却是被她给推开了,然后她就一个人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刚开始她还自己走了几步,但是慢慢的人就开始摇摇晃晃起来了,走路也歪歪扭扭的,看到这种情况,郝建当即冲上前去准备去扶她。她这副样子看起来别说走路了,连站都站不稳,怕是再继续往前走几步人就要摔倒在地上去了。
  
      “不要扶我!”张丹琳一下子将扶着她的手甩开,一副逞能我能继续走下去的架势。
  
      她此时的样子就像极了喝醉了酒的人说自己还能喝没醉一样,她此时已然是站都站都站不稳了还要逞强继续自己走。
  
      郝建没有办法,只好将手给放开,然后离她大概十厘米的距离,这样子的距离只要她倒下他就能立刻的去扶她,不至于让她摔倒在地上摔的一身的伤。
  
      随即的,她倒还真的就这么子慢慢的摇摇晃晃的朝前继续走着。不过她却是朝着她卧室的方向走,然后朝着洗手间走了过去,然后走到了洗手间的门口。
  
      这个时候,她一下子将头转过来,然后摇摇晃晃的看着郝建说:“站在外面啊,难不成你还要跟着我进去啊。”
  
      说着,她便是白了郝建一眼,然后就将洗手间的人打开,只听到反锁的一声,她便是将门反锁进去了。
  
      郝建站在外面,一脸的无奈。
  
      也难怪,她喝了那么多的酒,虽然吐是吐出来不少,但是既然喝了这么多想上厕所这也是很正常的了。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郝建便回到了客厅,等着张丹琳出来。然而的,等了一分钟之后,看倒是没有看到张丹琳人出来,却是一下子听到了“砰”的一声。听到“砰”的一声郝建的眉头瞬间的就是紧皱了起来,然后一下子慌忙的跑到了洗手间的门口。
  
      着急的问:“喂!你有没事啊,是不是摔倒了啊。”
  
      郝建朝着里面喊,但是里面根本就没有回声,那一声砰的一声之后就安静了下来。这个时候郝建的眉头紧皱。
  
      “喂!你要不要紧啊,是不是摔了?你要是不回声我就冲进去了啊!”郝建说。
  
      张丹琳现在是喝醉的,要是在里面摔倒了干什么的也很正常,可要是摔的伤的重了那怎么办,摔伤了怎么办,他一直试着朝里面叫喊可是却得不到回应,他现在很害怕要是张丹琳摔的晕倒过去了那可就危险了。
  
      毕竟刚才那砰的一声可是很大的,要是伤着的那可就会伤的比较重。他的脸上登时的就是露出了一阵担心的表情。
  
      “喂!张丹琳!!!”郝建一边用力敲门一边朝着里面呼喊。
  
      可是里面还是没有一点儿声音,这个时候他完全的担心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下子试着把门打开看看里面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扭了一下门的把锁发现门反锁了。
  
      这个时候,他一下子朝后退了几步,猛的一脚就是朝门上狠狠的踹了一脚。
  
      “砰!”的一声,门便是被郝建给踢开了。门一踢开,他便是一脸焦急的就冲了进去,然后就看到张丹琳坐在地上,他匆忙的跑过去。
  
      “喂!你没事吧,伤着哪里没有!”郝建焦急的问。
  
      随后的视线往下一看,张丹琳一脸痛苦的样子,然后手摁在脚关节上。她现在坐在地上,显然是刚才转身准备出去的时候一下子脚滑,然后就失去重心身体失去控制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
  
      而看她用手摁着脚关节的地方,一看就知道是摔倒的时候扭着脚了,然后把脚给扭的脱臼了。这个时候,郝建看着她,默默的将她的手给抬了起来,然后对着她说:“你这是脱臼了,你先忍着点痛,然后我将你的脚关节接回来。”
  
      说着,郝建便是伸出手准备帮张丹琳把脚关节给接回来。可是手刚伸出去,张丹琳却是一下子抓住了郝建的手。
  
      “别!疼!”张丹琳一脸害怕的样子说。
  
      郝建一笑,心里想着女生还真是麻烦啊,脱臼了不接回来不是更加的痛嘛,难不成就一直这样子坐在地上然后动也不动?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他可还想睡着,没有这番闲功夫陪她继续闹下去。
  
      随即的,他便是笑着说:“好好好,听你的,你说不接那就不接了。”
  
      张丹琳点了点头,就相信了郝建,然后将郝建的手给放开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说时迟那时快,郝建却是一下子就伸出了手,然后将手握在了张丹琳的脚上。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一下子用手了解了脱臼的部位所在,一下子抓住她的脚一扭,猛的一下子就将脱臼的部位给接回来了。
  
      这个时候,张丹琳痛的叫了一声,随即的伸出手就是朝着郝建的肩膀上锤了上来。郝建一副无奈的任由她锤。
  
      “不是说了不动了嘛,怎么又动手了,你说话不算话,你这个骗子。”张丹琳一副要哭的样子说。
  
      郝建当然也知道动的那一下子她肯定是会痛的,但是长痛不如短痛啊,另外的要是不动的话难不成就这样子一直躺在地上么,喝了点酒又坐在这凉凉的地上一夜第二天不感冒就是怪事了。
  
      所以的,也就是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他便是权衡了利弊,然后趁着她没有注意,一下子就是动手将她的骨给接了回来。此刻他也懒得跟她解释什么了,只是一脸的笑意,然后站了起来。
  
      “你动下看是不是不痛了,要是不痛了就自己起来吧。”郝建说。
  
      张丹琳一副嫌弃郝建的样子,随后的听了郝建的话,试着动了一下脚,先是害怕的轻微的动了一下,发现不痛了之后胆子就大了,动作幅度就大了,感觉一点儿都不痛了之后她便是一下子站了起来。
  
      然后的,她扶着墙壁站了起来,朝着郝建说:“谢谢啊!”
  
      她说这句话显然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毕竟她刚才还在责怪郝建,让她拉下脸来好好的跟郝建说一声谢谢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的便是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对郝建说了谢谢两个字。
  
      郝建一脸的平淡。随即的,她就在不要郝建搀扶的情况下摇摇晃晃的朝着外面走,然后走进了自己的卧室,然后把门给关住了。
  
      看到这种情况,郝建的脸上倒是浮现了笑意,然后就在客厅的沙发上躺了起来。不要陪最好了,这样子就可以少掉很多麻烦。
  
      可惜的是她现在肯定还没有酒醒,刚才已然是摔了一跤,如若没有他在的话她就要在洗手间里面待一晚上了。
  
      所以的,就算她现在多少清醒过来了那么一点,至少不是连站都站不稳了,可是他还是不能走。
  
      毕竟,要是走了,然后今晚要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那可怎么办啊,他可不想当一个千古罪人啊。
  
      然后的,见她进了自己的卧室然后把门给关住了,郝建索性的也就在客厅的沙发上面躺了起来,算是勉强的将就度过这一晚吧,毕竟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回去。
  
      可是,他刚躺下,张丹琳卧室的门一下子却又是打开了,然后便是看到张丹琳将头给探了出来,一副害怕的样子,然后看着郝建。
  
      “我怕!”她说。
  
      郝建本来已经躺下来了,但是看到她这个样子却又是一下子坐了起来。
  
      “放心,我就在客厅,不会走的!”郝建安慰说。
  
      张丹琳还是一脸担心害怕的样子,但是她又不好意思让郝建睡到她的卧室来,她毕竟还是一个小女生,对于这样子的事情多少还是有点害羞的。
  
      所以的,听到郝建这句话后,她虽然还是很害怕,也将信将疑的,但是她还是将门给关住了,然后老老实实的躺到床上去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