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5章 恶有恶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郝建手拿着匕首,一脸凶相,转而那个男人要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可是下一秒他的脚便是一脚踩在了他的背上去了,一用力,他便是被狠狠的踩在了地上。转而,他的脸上闪现出了一丝杀气。
  
      登时的,手拿着匕首,对准他的一根手拇指便是切了下去。瞬间,郝建下手的速度之快,只是瞬间的事情而已。
  
      只看到一刀下去之后,登时的那根手指就断裂成了两节,然后血止不住的涌了出来。那个人一脸惊讶的看着,整个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或者说是根本就没有想到过会发生这样子的事情,然后的,十指连心,手指就这样子被切断了自然就是痛苦的立马惨叫了出来。
  
      “啊!”他痛苦的惨叫。
  
      另外一个人被郝建踢的趴在了地上,他还没有看清楚发生了怎样的事情,转而的他感到自己的手传来了一股剧烈的疼痛,然后下一秒再去看,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整个人就被痛的惨叫了起来。
  
      两个人皆是被郝建切断了一根手指,然后躺在地上惨叫,然后捂着手指在地上痛苦的翻滚。
  
      对付什么样子的人,就用什么样子的手段。对他们没有进行物理阉割让他们断子绝孙便已然是仁义尽致了。
  
      他们既然是用手撕掉张丹琳的衣服,对张丹琳这样子一个柔弱的女生做出畜生的事情,那就让他们遭受到应有的报应,让他们的手指跟他们分家,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痛苦,什么叫做痛不欲生,什么叫做后果。让他们再也没有胆子再做这样子的事情。
  
      他们疼痛的在地上翻滚,但是郝建却是面无表情的,对于这种人他从来就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可是他们非常可恨,却是没有丝毫的可怜之处的。
  
      对一个文弱的女生下手,差点导致人家一辈子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那么只是断了一根手指而已,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很小的惩罚了。换而言之,今天若不是还有张丹琳一个女生在这里的话,不考虑不能让她看到一些血腥的场面的话,此刻就凭借刚才他俩拿着匕首对他已然是下了杀机的这种举动。
  
      此刻,就不是两个人捂着手指躺在地上痛苦的翻滚了,而是两具尸体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此刻,郝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俩,而另外的那个人却是看的目瞪口呆,整个人眼睛瞪的大大的整个嘴巴也张的大大的,此刻就算是用一整颗鸡蛋也是可以从他的嘴巴里面塞进去。
  
      他看着眼前这血腥的一幕都不知道报以怎样的神情去面对,他整个人是处于极度的愣神和恐惧之中。他此刻非常庆幸自己没有冲动做出那么冲动的事情,不然的话他此刻此刻肯定也是和他们一样的,然后下半辈子将永远缺少一根手指。他现在很庆幸自己刚才是冷静的,没有和他们一样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
  
      然而,这个时候,郝建却是将目光看向了他。转而的,手上拿着那把匕首已然是见血了,冷淡的丢在了他的眼前。
  
      然后淡淡的说:“自己动手,我不想脏了自己的手。怎样做,你自己看着办。”
  
      郝建说完便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跪在地上的这个男人整个人都处于害怕的状态当中,看着地上的匕首,然后看了看郝建,他知道郝建肯定是没有放过他的打算了,但是眼下的郝建既然是让他自己动手,那就说明下手的利害程度就靠他自己把握了。
  
      如果没有让郝建满意的话,那可能郝建就要自己动手了,若是逼得郝建的手的话,那下场恐怖要比他们两个还要惨,而如果要想郝建不动手的话,那么他下手便是要让郝建满意。如何让郝建满意,那便是下手要绝对的狠了。
  
      看得出来,郝建虽然只是一个小伙子而已,但是心性与手段狠辣程度肯定绝对要他们要高的多。他肯定没有丝毫怀疑的,看了两位同伴的下场之后,他是再也不敢招惹郝建这么一个人物了。
  
      如果让他去切断一个人的手指,他敢做,以前又不是没做过。但是动手之后整个人都处在于一种失神的状态里面,心神激荡,有点后怕,整个人的心神都是不灵的。但是转而看郝建,只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而已,他一连对两个人下了手,可是动手之后却没有丝毫的不适,一脸的风轻云淡。
  
      他感受的出来,这件事对于郝建来说,根本就是相当于没做一样,根本就没有让他产生丝毫的不适。
  
      但是他只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而已啊,而他出来混了这么多年来还会那样。登时的,他会丝毫不敢怀疑郝建什么的了。他此刻害怕极了,再也不敢得罪郝建分毫。抬头看看郝建,然后低头看了看眼前粘着两位同伴血的匕首。
  
      他咬了咬牙,似乎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然后猛然间闭上了双眼然后从地上捡起了匕首,对着自己的脸上就是狠狠的划了一条。匕首自然是锋利的,而且他下手极重,刀刃已然是划进了肉里面。
  
      “叮!“的一声,匕首粘上了肉和鲜血,然后被他丢在了地上。转而的他整个人都在颤抖,一下子惨叫了起来。这一下子他拿着匕首在自己脸上就狠狠的划了一条,皮开肉绽的,当他把匕首丢在地上的时候,他整个人的脸上便是粘上了鲜血,然后的鲜血流满了他整张脸,他整个人都被痛的面色都是变了。
  
      “啊!“他痛苦的捂着脸在地上拼命的翻滚。
  
      幸而这里远离住宅区,处于荒弃的拆迁区,不然的话这大晚上的突然传来这么痛苦的惨叫,肯定是挥被人吓的从睡梦里面惊醒的,那可就怪吓人的了。
  
      这个时候,郝建却是面无表情。这样的场景他实在是见的太多了,比这更加血腥的都是不知道见过了多少,所以对于他来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看着就像看一场平静的场景是一模一样的。
  
      而且,他的心性没丝毫的动荡。如果今天不是他及时赶到,那么张丹琳所承受的肯定是比他们不知道大多少倍,而且还是影响一辈子的挥之不去的阴影。而他们发泄完兽欲之后却是可以提着裤子就走人,什么事情都没有。
  
      换而,他们现在所承受的痛苦比那样子的张丹琳所承受的痛苦的千万之一都不到。所以即使这样,其实也是便宜了他们了。所以的郝建的心性不可能有任何的影响。
  
      三个人都是痛苦的躺在地上惨叫。
  
      这个时候,郝建以无心去管他们了,今晚张丹琳受的惊慌这么大,让她再在这里待着就不太好了。
  
      所以的,他朝着张丹琳走了过去,然后捂住她的眼睛,轻声的说:“好了,事情已经解决了,你不要害怕,我们现在离开这个地方。”
  
      转而的,张丹琳听着,然后点了点头。
  
      随后的,她就突然被郝建公主抱抱起了,抱着的时候郝建叮嘱过让她捂住耳朵,因为有些声音还是不听到的为好。
  
      郝建就这样子抱着她,然后快速的从三个人的身边走过,直到走远了才将她放了下来。她自然是听到了一些声音,毕竟叫声那么得大,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却是不知道的,既然郝建不让她看,她自然不会去看。
  
      今晚遭受了这么大的惊慌,那三个人对他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所以的就算听见他们痛苦的惨叫她也是无心去管这么多了,此刻也是没有心思去管这些了,她只感觉自己被郝建这样子抱着,然后看着郝建,眼里充满了幸福。
  
      待郝建抱着张丹琳走了没多久之后,便是响起了一阵警车声。如若是往常这罪不可恕的恶人听到警车声下意识的就是跑了,但是此刻他们却是已然是没有逃跑的**了,因为痛的他们已然是人在地上翻滚。
  
      没在多久,就有一群警察按照报警地点走了过来,然后看见躺在地上的三个男人,登时就是拿起手铐将他们三个拷住了。
  
      不过,为首的是一个女警察,当看到他们三个的惨样之后,登时的就是面无疑色。
  
      报案人是张丹琳,她说事情的经过给描述清楚了,她作为一个女人,最痛恨的就是这些奸犯科的歹徒,所以对于他们,她并没有摆出一副好脸色。
  
      将他们用手铐带上警车,她却是将视线停留在了掉在地上沾着血迹的匕首上面,然后面露疑色,让身边的一个警察将匕首给用透明袋给带了回去。
  
      之后的,将三个人带走之后,他们就直接走了。
  
      …………
  
      这一切,郝建在不远处看的一清二楚,当那个女警察视线落在匕首上面的时候,他的表情登时的就是发生了一点儿的变化,不过很快的又恢复了回来。
  
      看着警车开走了,他这才将视线给收了回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