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4章 连肠子都悔青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郝建拿着白色粉笔,背着对四眼老师和讲台下的一众同学,洋洋洒洒,背影及其的潇洒。
  
      这个时候,本来对郝建很反感的贺淇淇这个时候看着他的眼神却是发生了一丁微的变化,如果说之前是讨厌的话,那么现在则是感那么一丢丢的兴趣了,觉得郝建稍微带着一点神秘的色彩在里面。不知道为什么,她竟是有点相信郝建是真的能把这道题目做出来了。
  
      而教室角落里的刘杰,这个时候看着郝建这副样子,却是翘着二郎腿,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嘲讽说:“人贵有自知之明,可是某些人却是一直没弄清楚自己的那点水平,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到底几斤几两,唉……”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身边的人便也是跟着附和了起来,纷纷开始响应讥笑嘲讽郝建。他们就怕郝建听不见,所以声音自然是大的很了。
  
      刘杰看这架势一脸的笑意,然后正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抬头一看,却忽然见张丹琳却是瞪大着眼睛看着他,吓的他登时就是把嘴巴里面要说出来的那些话给重新塞进嘴巴里面去了。
  
      “垃圾!下来吧!”
  
      身边的一个小弟还在说着,他见张丹琳的眼神,忽而就是一拳锤在这个小弟的头上。这个小弟登时就是愣住了,然后见他的眼神之后,立马的闭嘴不在说话了。
  
      随后的,见他们这一块角落终于安静下来了,张丹琳才把身子给转了回去,还不忘多瞪了刘杰几眼,把刘杰吓的不轻。
  
      刘杰他其实也只敢对郝建这么一个新来的做些什么,他爱慕张丹琳的事情在班里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所以的基本上就算有人暗恋张丹琳,却是忌讳于刘杰的凶恶,所以都是暗暗的藏在心里不敢说出来。不然的话,难逃拳脚之灾。
  
      可是张丹琳一直都是没有给过刘杰好脸色看,这也是班上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所以虽然他们表面上都是一副害怕避让他的样子,但是私底下却是有不少人都是笑话过刘杰的,笑话他欺软怕硬,到最后连一个女生都摆平不了。
  
      对于这件事,刘杰其实一直都耿耿于怀。他的心里虽然不服,但是每当张丹琳朝着他瞪眼的时候,他却又是不敢忤逆她的意思。
  
      “好了!”
  
      就在这个间隙的时候,郝建已然在黑板那道题目的下面洋洋洒洒的把答案写在了下面。写完后,说一句,然后大手一挥,随后将粉笔丢进粉笔盒,然后便是拍了拍手上的粉笔灰,随后将眼神看向四眼老师。
  
      四眼老师一听郝建说好了,脸上登时一笑,他认定郝建铁定是做不出这道题目的,所以自郝建在写的时候,他就没有正眼去看,然后背负着手,站在讲台上看着台下的学生,正眼都没有瞧郝建一下。
  
      当郝建说好了的时候,他只认为是郝建装的装个逼装不下去了,然后给自己一个台阶下才会这么说的。
  
      随后冷眼轻蔑的看了郝建一眼,拿起了一只粉笔,想在郝建写的那串英文上面划伤几道叉。这种当场给划叉的感觉还真的会很好,心里打压了那股嚣张的戾气的时候,不知道会有多爽。
  
      然而,就在他拿着红色粉笔正准备对着郝建写的那串英文划上一个大大的红叉的时候,忽然的,他的眼神露出了一丝惊讶,一丝惊讶过后,便是更加的惊讶,随后的他一下子激动的朝黑板走了过去,然后瞪大眼睛仔细的审视了一番郝建写的那些英文,最后的,他的嘴巴已然是张的如碗般大。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他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郝建的脸上却是浮现着自信的笑容,抱着手说:“怎么样,老师,答案对了吗?“
  
      “这……这不可能啊!“四眼老师仍然不肯相信这是事实,看了一遍又一遍郝建写的答案,”这是假的,这不可能是真的,这可是六级考试的试题,你一个高一的学生怎么可能做得出来呢,这绝对是假的!“
  
      六级!这居然是六级的题目!
  
      登时的,台下的所有学生,贺淇淇等一众学习好的学生,张丹琳,胡莱胖子和陈醒,以及刘杰和他的那群兄弟,所有人,此刻都是一脸惊讶的表情。
  
      六级!现在的六级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先前的那道四级的题目他们便是连看都看不懂,六级与四级虽然只是相差了一个等级而已,但是其中的差距所有人都是懂的,根本就不是两个档次的。
  
      一个大学本科毕业需要四级过了,然后才可以拿到大学毕业证算大学毕业了。六级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道难题,毕竟很多大学生都是陷在了四级的坎上过不去,然后影响大学毕业证的颁发。
  
      可是他们呢,可是刚刚经历了初中,。然后跨入高中的高一学生而已,别说六级,四级对于此刻的他们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一个四级题目看都看不懂,可是郝建却是轻而易举的做出来了。
  
      然而,此刻,郝建却又是将一个六级题目给做出来了,而且还是轻轻松松的就做出来了。他们此刻才明白郝建之前做的那个题目居然是四级考试的试题,然后这道题目居然还他妈是六级的试题。
  
      登时的,他们没有一个人不露出惊讶和震惊的。放眼看过去,他们在座的每一个人,有哪一个人敢说四级的题目他们做得出来,更加没有一个人敢拍着自己的胸脯说他们可以做得出来六级考试的题目了。
  
      所以的,此刻,场下一阵惊诧过后,顿时的便是安静了下来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了郝建身上。有惊讶,有震惊,有诧异,有好奇,却有两个不同的存在,一个看着郝建一副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一个看着郝建则是满脸的笑容,好似在说我就相信我就知道他一定能做出这道题目。
  
      此刻,还有一道异样的眼神从教室角落的一旁射来。这道眼神正是刘杰的。他看见了张丹琳看着郝建那一阵喜悦的表情,然后的就暗自生恨,他妈的这小子,老子追了好久的女神就没有正眼瞧过老子,但是你他妈的一个新来的小子就弄的女神笑的那么开心,这个仇,老子一定要报。
  
      所以的,他便是一股恨意的看着郝建。那眼神,简直就像是要吃了郝建一样。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郝建此刻已然是不知道死了有多少回了。
  
      此刻,讲台上的四眼老师已然是一阵惊讶的嘴巴张大,都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只见这个时候郝建却是笑着看着他,然后再一次问了一遍:“老师,这道题的答案可写对了?”
  
      答案应该很明显了,但是他却要再一次的问一遍四眼老师,就是为了让他正面去回答这个问题。他倒是想看下他究竟要如何去面对台下的这群学生了。
  
      正所谓,敌不犯我我不犯人,你刚开始拿我开刀想杀一儆百我忍了,正所谓不要增添无故的麻烦。但是第一次我忍了,第二次你居然还要找上门来,这个就要换一种说法了,正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忍了婶婶还不忍呢。
  
      所以的,此刻他倒是想看下这个四眼老师到底该怎么办,到底是丢脸呢还是丢脸呢。要知道自信满满写出来的难题自以为学生解答不出来,可是学生却是轻而易举的解答出来了,并且他刚才还站在讲台上十分潇洒的做出了那些承诺,那个气场。
  
      然后再搭配此时的这个结果,这可是非常打脸的啊,而且还是唰唰唰的打脸啊。
  
      郝建的话已然是说了有一分钟了,但是四眼老师还是愣在原地,一句话都没说,有点不知道怎么应对这个场面。
  
      这个时候,讲台下面的张丹琳却是一下子站了起来了,对着四眼老师说:“老师,你刚才不是说如若郝建做的出来这道题目他以后上课睡觉什么的你都不管了,而且翘课了也不管吗?”
  
      她几乎是带着质问的口吻跟四眼老师说的。
  
      她的这句话一说来,场下顿时就是喧哗出来了。
  
      正所谓为人师表,而且他还是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说的,这若是出尔反尔的话,那岂不是有违自己此时的这个身份。若是这样的话,以后哪里还会有学生肯服他,那他以后上课岂不是会闹翻天了。
  
      毕竟,一个说话不算数一点儿诚信都没有的老师,岂会有学生会服他管教?
  
      所以,此刻的,张丹琳的这句话一说出来,四眼老师的脸一下子便是红的面红耳赤的了,他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将这个场面给收场了。
  
      张丹琳一说,底下哗然,不断的有人开始讨论起来了。下面低声窃语的不在少数,整个教室便显的有点吵吵闹闹起来了。
  
      然而,四眼老师却是站在讲台上面手足无措,他现在恐怕连肠子都悔青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