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7章 你是人是鬼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半个小时后,黑暗世界堂堂一代死神,拖着赤脚,裹着睡衣,然后在路人异样的眼神当中走到了王双双住的那个小区。差点还被保安当成了流氓,如若不是他口齿清晰且能准确的说出楼房位置以及住户是谁的话,估计就直接会被小区保安给拦在了门外了。
  
      然后上了电梯,在电梯里面还被人当成了流浪汉,在他的面前丢了几元钱,看到郝建充满杀气的眼神之后,电梯打开的那一瞬间就被吓的仓惶跑走了。
  
      紧接着,郝建便是走到了王双双的家门口,敲起了门。这一夜他的家都被炸了,现金银行卡什么的都是没有带在身上,不可能住到梁雨薇家去,毕竟她爸还在家呢,所以的便是想到了王双双这。
  
      毕竟这还是他的房子呢,是他租给她住的,并且这么多天过去了没来收一次房租,那么,住一晚上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敲着门,门里的人却是在焦急的打着电话。她本来准备睡觉了,可是手机却推送来了一条新闻,她一看,瞬间就是傻眼了,这被炸的不是郝建家嘛,照片虽然拍的模棱两可,看起来不知道位置在哪,但是上面标注了地方,这个地址她当然记得,就是郝建家的位置。
  
      然后的在对照照片,这就是郝建家,当知道这炸的是郝建家的时候,她登时就是愣住了,大脑一下子缺氧,本来有的睡意一下子全都消失不见了,下意识便是立马打电话给郝建,看看他还好吗。
  
      可是,电话从刚开始一直打到现在,都是打不通的状态,即使打通了也是没有人接。她的心顿时的就是慌了,一阵莫名的惊慌感从内心汹涌而出。她一直在想着希望事故发生的时候郝建不在家里,这样子的话他也就不会有事了。
  
      可是事情好像是朝着相反的一方面想的,要是不在的话,电话打了这么久了也应该接了啊。一个两个可能没听见,但是都打了这么多个了,而且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半个多小时,她就一直在打电话没有停过。
  
      但是,就算如此,电话还是没有人接。她的心顿时一紧,开始往这相反的方向想,要是郝建真的出事了的话,她其实和郝建并没有多大的关联,除了平日里的接触之外,基本上就没有更多的接触。
  
      但是的,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就是好痛,感觉要是郝建真的出事了她就会变的很伤心很伤心。她现在有点后悔了,那天在医院看到郝建不应该那么对他的。但那天看到他和其他的女生在一起时的确很生气,不然的话她也就不会那样做了。虽然最后并没有在郝建的手上讨到好果子吃,反而还吃了瘪。
  
      心想着,她内心一阵悲伤。如果郝建真的出事了的话,那么那天在医院的一面,便是最后的一次见面了,而最后的一次见面她并没有好好的对郝建,反而是对他凶,还拿着手术刀威胁他,说要把他的那家伙给拿下来。
  
      虽然平日里看见他觉得挺烦的,但是有一段时间没见之后,却又甚是想念,竟然时不时的就会想着见他。这样想来,其实郝建人蛮好的,她遇到的那么多麻烦,基本上都是郝建帮她解决的,让她少了很多麻烦。
  
      包括现在住的地方,都是郝建给她的,如果没有郝建的话,她现在就不知道成了什么样子了,在医院受排挤,估计早就待不下去了,然后没有工资,连租房都租不起了,估计就要另谋生路了。
  
      一想到这,然后想到郝建有很大的可能已经遇难了,她的心情就很悲伤。她绝对再打最大一个电话,如果这个电话还打不通没人接的话,那么她就只能过去去郝建家了,也许还有机会见到遗体一面。
  
      正想着,她已然拨通了最后一次电话了,坐在沙发上面手已经是出了一手的汗了,心跳不止。然而,这个时候门响了有人在敲门。但这个时候她已然没有心情去开门了,管他是谁来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打电话给郝建,确认他是否平安无事。
  
      “嘟!”的一声响,电话响了。
  
      郝建正站在门外,见敲门居然没人开门,然后王双双居然又是打电话过来了,他便不假思索的接起了电话。
  
      “喂!“
  
      就在王双双心如意冷,认为郝建已然是出事准备把电话挂断去见最最后一面告别的时候,突然的电话却是接通了,一下子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她本来坐在沙发上面,一下子被惊的从沙发上面一跃而起。
  
      “你?是你吗?”待稳定心神下来,王双双有点不确认的问道。
  
      她都打了那么久的电话都没人接,在她的心里已然是认定郝建已然是走了,但是突然之间居然又听到了郝建的声音,这让她诧异不已的同时又是害怕。这……到底是还活着的郝建说的话,还是她出现的幻听,亦或者是死去的郝建的声音。她惊吓不已。
  
      郝建在门外并不知道她经历的一切,只当她是在犯神经,便大声回复说:“你你你,你什么你,我站在门外敲门你居然都不开门,是不是怕我收房租啊,我跟你说我这次来就是来收房租的,快开门!“
  
      王双双一听,登时就是一脸的惊讶,没事吗?那干什么一直不接电话!?什么在门外,难道刚才敲门的便是郝建。
  
      王双双一脸的惊讶,刚才由于着急着给郝建打电话确认他是否有事,所以就算是听见了敲门声也没心情去开门,但是却没有想到的是,站在自家门外敲门的居然就是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担心的郝建。
  
      “真的?”她还是有点怀疑,“你现在是人是鬼!?”
  
      郝建的面上登时就是出现了怒火,妈的老子好不容易来找你,你在家里不给老子开门倒也就算了,如今还咒老子死了,我去你丫的。
  
      “你就这么想我死?快开门,都冷死了,要是还不开门我可就直接用脚踹门进来了啊,要是你没穿衣服什么的被我看见了我也不管了啊,我数三下,要是还没开门我就真的破门而入了啊!“郝建一副义正言辞的说。
  
      然而,当他三刚数出来的时候,门就已经被打开了,然后他一脸正经的看着王双双,王双双则是一脸诧异的看着郝建。
  
      她先是没说话,然后把手机给揣进了口袋里面,紧接着朝前走几步走到郝建的跟前,一伸手便是捏住郝建脸上的一团肉,然后猛的使劲掐了一下,掐的郝建一股生疼,一脸懵逼的看着她。难不成这姑娘傻了?大晚上的干什么呢!
  
      王双双掐着郝建,听着郝建在叫疼,她这才把手给收了回来,然后一脸诧异的看着郝建。怎么回事,看新闻那个炸弹把屋子都炸的面目全非了,人根本没有存活下来的可能,她的心里本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就是郝建已经遇难了,可是此时当郝建真的站在了她的面前,然后跟着她说话的时候,她一下子有点接受不了。
  
      可当掐着郝建郝建却在叫疼,这种感觉假不了,他是活人,他没死。可是在那种情况下是如何做到死里逃生的?她一脸的疑惑。
  
      郝建觉得这个女人今晚有点神经兮兮的,懒的理她,摸了摸脸上被掐的那块地方,怪疼的,这个女人也真是下得了狠手,随后的白了她一眼,然后就直接朝着屋里走了进去。这大晚上的他穿着睡衣,赤着脚,怪冷的,他现在要去屋里好好的取暖了。
  
      王双双一脸懵逼的看着郝建走了进去,然后默默的把房门给关上了。之前她的注意力全在郝建是否是活人身上,此刻已经确认这是活着的郝建不是死去的郝建,所以她的注意力便放到了其他的地方。
  
      然后一看,这个时候才发现郝建居然是穿着一身薄款的睡衣,然后脚上居然还是赤着脚没有穿鞋,立马的回过神来,从鞋柜里面拿出来一双棉拖鞋给郝建,然后又拿出一床大棉被扔给郝建。
  
      其实这天现在的天气并不冷,只是昼夜温差大,晚上有点小冷,郝建在外面赤着脚穿着薄睡衣待了那么久已然是冷了,所以穿上棉拖鞋以及裹上大棉被的一瞬间,他竟是冷不丁的颤抖了一下。
  
      真他妈温暖啊!
  
      王双双则是一脸不解的看着他,问:“你……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郝建愣神,拿出了之前跟梁雨薇说的那套,回应她说:“哦,当时睡不着就在小区外面夜跑健身,谁知道居然死里逃生了一回。“
  
      王双双一听,登时就是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那,为什么我一直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接!“王双双问。
  
      郝建摸了摸头,一时有点回答不上来,转而的立马转移注意力的说:“唉,我都无家可归了,在外面冷了那么久,一拉你就问我这个问我那个的,我现在身体冷的要死,能给我倒一杯热水不?“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