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3章 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去办!!!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按理来说,既然郝建不可能将这件事情谈成功的话,那么应该不到十分钟结果就应该出来了,然后的郝建就应该愤然离场,扬手出来了。再者,就算如果郝建想要一直拖下去,僵持下去要她爸改变主意的话,可是她知道她爸的性子啊,如若跟郝建这样的人谈话的话,估计没谈几句就会谈崩。
  
      而她爸又像来是一个喜怒形于色,从来不虚假做作的人,那么肯定会立马出来的。可是为什么,郝建已然是进去了有半个多小时了,可是两人却还是没有一个人出来,这件事再怎么看都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情,完全是超乎了她的想象之外。
  
      她又不能进去看他俩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毕竟她爸从小就教育,别人说话的时候不能插嘴,这种一种及其不礼貌的行为。另外的,在别人继续谈论谈事的时候也是一样,切记不可过去打扰到人家,也不可过去偷听人家的对话。
  
      在一旁等,就好好的在一旁等,等个一时片刻就表现出不耐烦了,这是没有耐心的表现。而一个读书人,切记不可缺了耐心。这是她父亲常常教导她的事情,所以此时此刻她也不敢去犯。她爸的地位的尊严她可是不敢去侵犯的。
  
      所以。即便现在在外面已经急的像是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了,但是她还是保持着理智没有冲进去。否则的话,迎接着她的将是父亲的指责了。
  
      她的性子本来被她爸给训练的早已然是非常的平淡了,一般什么事情都招惹不到她的情绪,这也就是她为什么看上去这么高冷的原因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的,只要是一件事情涉及到郝建了,她便会变的特别的心急了。
  
      而恰巧的,这次也是,所以在外面等了将近有四十分钟之后,她的耐心已然是快被磨灭待尽了,脸上已然是焦急的不成样子了,搞的好像她比需要去谈事的郝建还要紧张百倍的样子。而郝建进去的时候,却又是一脸轻松的样子。
  
      四十分钟就这样子过去了,五十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梁小涵已然是有点忍不住的想要冲进去了。然而,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她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最后的,一个小时零十分过去了。
  
      终于的,在要突破她的最终防线的时候,她终于看到郝建和她爸出来了。她本来臆想当中的画面应是事情谈崩,郝建愤然离场,气愤的走在前面愤怒的出来了,然后她爸才不急不慢的走了出来。
  
      可是,当她爸和郝建走出来的时候,却和她臆想当中的画面有点不一样,她爸和郝建居然是同时走出来的,两人同步伐,关键是两人的脸上都是带着笑容,互相看着对方都是很满意的样子,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事情谈崩能有的表现。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郝建不是一句招呼都不打然后就愤然的走了吗,然后她爸走到她面前再给她来几句总结性质的话语,大致是要她远离这个暴躁的年轻人之类的话。但是看眼下这种气氛和表现,根本不像是会有说出这种话的可能啊。
  
      怎么回事?难不成郝建成功说服她爸了?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梁小涵就使劲的摇了摇头,不可能,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她的记忆里面还从来没有人可以说服过她爸过,这也是她当时为什么这么有底气的理由了。
  
      想当初,她爸坚持要做一个决定,当初家里人都不同意,大伯都是持坚决反对的态度,但是却还是没有人能改变她爸的想法,直接就去做了。在她看来她大伯是最有可能改变她爸心意的人了,但是大伯的话都是起不到丝毫作用,这就已经可以清楚的知道她爸到底是有多么的坚持自己的心意和原则了。
  
      所以的,在她看来,仅凭郝建的那些花言巧语,去骗骗那些小女生倒还是可以,但若是想要改变她爸的主意的话,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算郝建和她爸在里面待了那么久,那也只能说明应该是她爸再给郝建进行思想改造,根本不可能是郝建说服了她爸,是一点儿可能都没有的事情。
  
      正想着,她的心思已经奠定了。然而,接下来的这一幕却是让她膛目结舌,惊讶不已。
  
      只见她爸和郝建同时出来以后,两个人的脸上都是洋溢着笑容,貌似已经谈成功了一件事一样,然后两个人相携从饭店走了出来。就在快走到她面前的时候,两个人突然止步了,互相看着对方都是一脸欣赏和笑意的表情。
  
      这就让她纳闷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倒郝建真的被思考改造成功了,然后要谢谢她爸?
  
      只见,却是她爸亲自主动的松出了手,要和郝建握手,然后郝建伸出手跟她爸握手,两个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只听见她爸笑着说:“小伙子,我很看好你,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办吧,其他的事你不需要担心太多。”
  
      郝建点了点头,说:“那就谢谢二叔了。”
  
      多余的话他也说不出来了,要是再多说些谄媚的话的话,倒是显的有点不够真诚,够低俗的了。
  
      只见二叔的脸上露着笑容,说:“我本来就很看好你,只是有圳哥这人有点意气用事,凡事都看到一面,就被他人给捣乱了思绪。”
  
      说着,二叔突然朝着郝建走近了点,走到他的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意味深长的说:“按照辈分来说我应该是叫你侄儿的,那便直接叫你小侄了。小侄啊,这件事情你可别埋怨你有圳伯父了,毕竟他就这么一个女儿,而且还是从小他带着长大的,孩子又没有母亲,所以你伯父这么做完全是出于保护雨薇这个孩子的出发点啊,所以你也别责怪你有圳伯父什么的啊,叔这是说句真心话。”
  
      二叔话里的意思他自然是懂,他也理解,如若换做他是梁有圳的话,估计也是会这么做的,将心比心这种事情他还是知道的。所以二叔话里的一番意思,他很是明白。
  
      他便点了点头,说:“自然,其实就算二叔不说我也是能理解的。”
  
      二叔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看了看郝建,随后低头看了下手表,便说:“既然如此,那我便先走了,事情就交给我去办了,你在家好好的等结果便是了。刚才谈了这么久,我还需要赶去有事,先走了。”
  
      郝建点了点头,做出了一个相送的手势,说:“二叔慢走。”
  
      随后的,二叔便转身看着梁小涵,表情变的略带严肃了许多,说:“早点回学校去上课,另外的,下周末记得回家来一趟,有事要跟你说。”
  
      说完,二叔也不待梁小涵点头答应或者问有什么事,话音未落他便是急急忙忙的转身已经走了,看起来十分焦急的样子。
  
      梁小涵则是一副茫然的样子看着她父亲离去的背影,她爸一般都不做要求要她什么时候回家的,这次却是突然叫她回家说是有事要跟她说,到底是有什么事,非得要回家说,难道在电话里面不可以说吗?
  
      正想着,她爸已然是走远了,随后的她便转过身来看着郝建,表情已然是变成了一副惊讶的表情。
  
      她又不是傻子,从刚才郝建和她父亲对话的内容里面,自然是听出来了,看来郝建的事情不是谈崩了,而是谈的非常成功,并且她爸已然是答应了下来,说去帮郝建做那件事情了。她的脸上除了惊讶就只剩下惊讶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从来没有见着有人可以改变她爸的心意的,这还是第一次。原本以为至少有一个会愤然离场,但是没想到的却是两人言谈甚欢,甚至还把手相握,像是忘年交一般,这倒是真的让她感到意外了。
  
      首先的,她爸首先伸出手要朝郝建握手这便是意外了,她爸这人其实是非常严格的,若是一般人的话,她根本就不会与之交往,既然主动伸出手了,便是说明对对方非常感兴趣以及非常欣赏对方了,否则根本不会这样做。他这么做,要么就是欣赏郝建,要是就是郝建的某些特点让他为之非常的感兴趣。
  
      但是,无论是从哪一点来说,郝建都是成功的了,而且是非常成功的。她不知道郝建其中和她父亲到底说了些什么,才改变她爸的主意,让她爸居然愿意心甘情愿的去给他去当说客,去说服伯父。
  
      这……这件事情简直是让她够膛目结舌够惊讶的了,她一直以为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却没有想到郝建却真如他所说的那样,说到便是办到了。
  
      她一脸惊讶的看着郝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连她爸最疼爱的她妈在这种事情的话语权都是不起到一点儿作用了,郝建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她现在特别的想知道。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