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天请假,明天继续最少两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寒风萧瑟,战鼓轰鸣!
  
      张楚替项羽整理好战袍,将宝马的僵绳交到项羽手上。
  
      项羽横戟立马高呼一声:“杀出重围,西楚未败!,如一道春雷在空中炸响。
  
      “杀出重围,西楚未败!”
  
      “杀出重围,西楚未败!”
  
      “杀出重围,西楚未败!”
  
      ……
  
      仅剩的八百名江东子弟兵就像打鸡血一样,举着刀、枪、剑、戟状若疯魔。
  
      张楚也翻身上马,手持双剑贝齿紧咬,巾帼不让须眉!
  
      项羽大喝一声:“杀!”,就一马当先,像一把利剑笔直地刺入汉营。
  
      汉兵抵挡不住,犹如鸟兽般纷纷散开,当场被项羽杀死了一名汉将,但顷刻间又有更多的汉兵就像一层层蚂蚁一样铺天盖地的扑上来。
  
      项羽带着八百名江东弟子名往来厮杀,所到之处尸横遍野,很多士兵的兵刃都砍得翻卷了!
  
      张楚紧跟在项羽身后,麻木的挥舞着双剑,鲜血染红了白衫,已经分不清是自己的血还是敌人的血,但他知道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
  
      江东弟子兵们见大王的女人都如此勇猛,也一个个地奋不顾身以命搏杀!
  
      八百人马硬是在五千人的包围下杀出了一条血路,汉兵没想到八百人竟能杀出重围,来不及毁掉停在乌江边上的船只。
  
      项羽弃马登船,八百江东弟子兵殿后,与张楚一块回到江东。
  
      江东尚有一千里的土地,几十万人口,在张楚的辅佐下,项羽励精图治,一改刚愎自用的毛病,任人唯贤,迅速发展壮大。
  
      张楚又利用自己对历史的先知先觉,帮助项羽逆天改命。
  
      五年后。
  
      项羽率大军攻破长安定鼎中原,建立大楚王朝登临九五之位!
  
      张楚陪着项羽东山再起,项羽亦让张楚母仪天下,一切似乎都非常的完美,弥补了历史上的所有缺憾。
  
      项羽对张楚的感情极其深厚,拥有天下后也专宠张楚一人。
  
      十年后。
  
      国家太平,老百姓安居乐业。
  
      张楚依旧与项羽琴瑟和鸣岁月静好,可项羽也日渐衰老,但他与虞姬依旧没有子嗣。
  
      有一天,项羽终于架不住大臣们的觐建,从后宫三千佳丽中又立了一位贵妃,并且在贵妃的房里流连了一夜。
  
      张楚知道九五至尊坐拥三宫六院很正常,但那可是任弱水三千只爱他一人的大王啊,忍不住终日以泪洗面,于是就很气愤地质问项羽:“难道是因为臣妾年老色衰,大王对臣妾的爱减少了么?”
  
      项羽久久不语,然后回答道:“大臣们一直在上奏,国家不可一日无后,我现在年纪也很大了,只想给王朝留下一个继承人罢了!”
  
      张楚才想起来,似乎自从他在乌江边上醒来,就每天跟项羽厮混在一起,两人每晚都睡在一张床上,可从来没有两人做那事的记忆!
  
      于是,张楚虽然年纪大了些,但还是天下顶尖的美人,上前给项羽宽衣解带,他想给项羽诞生下一个子嗣。
  
      当张楚替项羽脱下裤子,张楚看到了,突然睁大了眼睛,惊讶地捂着小嘴指着项羽的裤裆,说道:“大王!这个东西,,,我也有!”
  
      张楚只觉一阵头晕目眩,为什么他跟大王一样都有那东西呢?为什么他跟大王同床而睡同杯而眠,却从来没有做过那种事情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隐约间,张楚似乎听到一个人的读书声。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张楚猛然间醒悟,他不是项羽的虞姬!他是个男的,只不过是唱旦角在扮演虞姬而已!
  
      “项羽早就死了,虞姬也早就死了,活着的只有张楚!”
  
      张楚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在梦里跟项羽同床而睡同被而眠十几年,却从来没有做过那种事,原来他一直都在逃避,不愿意面对他是一个男的,而不是虞姬的事实!
  
      但现在梦醒了,张楚回想自己过去二十多年做的荒唐事,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张楚收起弥漫在石龙谷的尸煞,抱着刚从闯王陵里盗出的干尸平静地走出石龙谷。
  
      任菲、黑管等见一位身材瘦小,脸色苍白但长相特别秀气的男子抱着一句尸骸从石龙谷里走出来,双目清明地对任菲说道:“我是张楚,我有罪,请带我走吧!”
  
      “你想自首的话就站着别动,黑管封住他的周天大穴!”
  
      任菲觉得张楚有可能是诈降,目的是为了拉近跟他们的距离,然后突然爆发出尸煞,非常谨慎地让个小队队员快速撤退。
  
      黑管换上皮弹,很降准地封锁住张楚的周天大穴,而张楚就真地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黑管的皮弹打在自己身上。
  
      “这‘阴伶’张楚在长达二十几年的犯案生涯里,无论官方布置了多少人从来没有被抓住过,就连他自己损伤了七名员工,连张楚的边都没有摸到!而今天只是听李长青读了一会儿书,就主动投案自首了?这也太不可思议、太不科学了吧!”
  
      任菲见那张楚竟然真地不躲不闪,震惊得无以言表。
  
      “刚才是你在读书么?”,张楚的目光在任菲等人身上扫了一圈后,最终落在李长青身上问道。
  
      “是的!”,李长青也没料到令任菲等人头疼不已的阴伶张楚竟然是这幅模样,又想到他师兄张仲魁可能在石龙峡里,就问道:“你在石龙峡内,可有看见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没有!”,张楚摇摇头,然后极其诚恳地对李长青说道:“谢谢你将我从梦中拉过来了,我是张楚,不是虞姬!”
  
      “明白就好了,做人终归是要做自己的!”,李长青对张楚点点头,再转向任菲说道,“事情都已经解决了,这件事得另算,到时候报酬就直接打我的卡上吧!”
  
      李长青也不等任菲回答,骑着扶摇冲天而起,回到钟南山。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