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栽赃陷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七天后,永州广元坊市附近一片茂密的竹林之中,一名五官俊美的蓝衫青年跟一名面容清秀的黄衫少女漫步Щщш..lā
  
  “鸣哥哥,下个月我祖母四百大寿,你来不来?”黄衫少女低声说道,声音悦耳动听。
  
  “当然,我已经跟父亲说了咱们两个人的事情,父亲会带我上门祝寿,顺便跟你父亲提亲,”蓝衫青年点了点头,满脸柔情的说道。
  
  黄衫少女闻言,脸颊一红。
  
  忽然一道青光从远处飞射而来,几个闪动后,停在了两人身前十几丈之外的地方。
  
  青光赫然是一只通体遍布青色符文的纸鹤,一名五官普通的白衣青年坐在青色纸鹤上,白衣青年的衣袖上有一个太极图案。
  
  白衣青年目光一转之后,落在黄衫少女身上,眼中尽显淫秽之色。
  
  看到这一幕,黄衫少女眼中露出一抹厌恶之色。
  
  “这位道友?有事么?”蓝衫青年快步走上前,挡在了黄衫少女面前,望着白衣青年衣袖上的太极图案,皱着眉头问道。
  
  “嘿嘿,广元坊市怎么走,还望道友告知一二,”白衣青年嘿嘿笑道。
  
  “往东三里就是,”蓝衫青年淡淡的说道。
  
  “多谢道友指路,对了,王某想邀请阁下身后的仙子一同前往,不知仙子是否赏脸?”白衣青年笑眯眯的说道。
  
  “阁下这是什么意思?”蓝衫青年闻言,脸色一沉,右手搭在了腰间的储物袋上面。
  
  “什么意思?哼,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滚一边去,别妨碍本公子办事,要不然要你好看?”白衣青年轻哼了一声,冷笑道。
  
  ”难道阁下依仗自己是太清宫的弟子就可以肆意妄为么?”蓝衫青年眉头紧锁,沉声说道。
  
  “呵呵,我就是肆意妄为,你能奈我何?”白衣青年冷笑道,说完,他右手一扬,一叠青色符篆脱手而出,化为十几道尺许长的青色风刃,向蓝衫青年激射而去。
  
  “蓉妹快跑,快去坊市求援,”蓝衫青年见此,脸色大变,急忙从储物袋里取出两张青色符篆,往前一抛,青光一闪,两堵数丈高的透明风墙浮现而出,挡在了他的前面。
  
  “砰”“砰”的几声,十几道青色风刃撞在透明风墙上面,顿时倒飞了出去。
  
  “不,鸣哥哥,我死也要跟你死在一起,”黄衫少女摇了摇头,一脸坚决之色。
  
  “蓉儿你······啊!”蓝衫青年闻言,心中一暖,但话还没说完,一道黑光毫无征兆的从左侧袭来,瞬间洞穿了他的脑袋。
  
  蓝衫青年的身体直直的倒了下去,气息全无。
  
  “鸣哥哥?淫贼,我跟你拼了,”黄衫少女见此,悲痛的大叫了一声,眼圈一红之后,右手一拍腰间储物袋,一把黄色短剑便出现在其手上。
  
  但就在这时,一道金光一闪而至,绕着她的双手转了几圈。
  
  金光一敛,赫然是一根金色绳索,将黄衫少女的双手缠的死死。
  
  “小美人,我来了,”白衣青年淫笑着扑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黄衫少女脸色一白。
  
  一顿饭的工夫后,白衣青年跳上青色纸鹤,化为一道青光离开了此地。
  
  黄衫少女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眼圈通红,脸上满是泪水。
  
  ······
  
  半个月后,永州青元山脉的一个山谷之中,一名白衣青年跟两名身穿统一青色长衫的男子缠斗在一起。
  
  白衣青年不断丢出一叠叠符篆,化为数十道青色风刃或者赤色火球,向两名青衫男子砸去。
  
  两名青衫男子分别操控数件法器,将青色风刃和赤色火球尽数挡了下来。
  
  在附近的地面上,躺着三具身穿青色长衫的尸体,三具尸体身上插着十几枚透明冰锥和黄色土锥,面目全非,看起来有些恐怖。
  
  “这位太清宫的道友,你真的要赶尽杀绝么?我们青元派跟你们太清宫的关系也算不错,你为了几株百年灵药杀害了本宗数位弟子,就不担心两宗交恶么?”年纪较大的男子眉头紧锁,沉声说道。
  
  “哼,两宗交恶关王某何干,再说了,只要你们全都死了,谁知道此事是王某干的,”白衣青年满不在乎的说道。
  
  说完,他右手一扬,一叠青色符篆脱手而出,化为数十道尺许长的青色风刃,向两人激射而来。
  
  青色风刃的速度极快,几个闪动后就到了二人身前不远处。
  
  见此情形,两名青衫男子脸色一变,急忙操控法器迎了上去。
  
  “砰”“砰”的一阵闷响,数十道青色风刃纷纷溃散掉了,两人法器的灵光也暗淡了一些。
  
  就在这时,两名青衫男子只觉得脚下一软,身体往下陷落。
  
  他们惊讶的发现,脚下坚硬的地面不知何时变成了松软的泥沙,小半截身体当即陷入了地面。
  
  “不好,”年纪大一些的青衫男子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变,急忙摸出一张金色符篆往身上一拍,金光一闪,一道金色光幕贴身浮现而出,将他护在了里面。
  
  他刚做完这一切,数十道青色风刃一闪而至。
  
  “啊!”
  
  “啊!”
  
  一声惨叫,年轻一些的青衫男子倒在了血泊中,年纪大一些的青衫男子罩着一道金色光幕,安然无事。
  
  纵然如此,青衫男子也吓出了一声冷汗。
  
  “哼,我看你还能坚持多长时间,”白衣青年见此,轻哼了一声,摸出一叠红色符篆,就要丢出去。
  
  看到这一幕,青衫男子脸色一白。
  
  就在这时,白衣青年眉头一皱,翻手取出一张黄色符篆一捏而碎,无数黄色符文从中狂涌而出,将其身体包裹在一起,没入地下不见了。
  
  青衫男子见此,眼中露出一丝困惑之色。
  
  没过多久,天边传来一阵怪异的鸟鸣声,十几只青色巨鹰从远到近,最终停在了青衫男子所在的山谷上空。
  
  “赵师弟,杀害本宗弟子的凶手呢!”坐在青色巨鹰身上的一名中年妇人看到躺在地上的几具尸体,柳眉紧蹙,沉声问道。
  
  “他用土遁符跑了,估计还没跑多远,你们快追,”青衫男子大声喊道。
  
  “李师弟,你们几个骑着青鳞鹰追击,一旦发现此人立刻示警,赵师弟,你跟我回宗,将此人的来历和外貌说清楚,发布通缉令抓拿此人,一定要将此人抓拿归案,”中年妇人吩咐道。
  
  “是,大师姐,”众人异口同声的回复道。
  
  ······
  
  一个月后,紧挨着永州的沅州,泰兴坊市,一名出自太清宫的王姓男子跟几名归元宗的弟子发生口角,众目睽睽之下杀掉归元宗的弟子,然后骑着一只青色纸鹤离开。
  
  两个月之后,沅州广鑫郡修仙家族周家的几名族人外出的时候,不幸遇到劫杀,据幸存者回忆,对方是太清宫的弟子,擅长用符篆,驯养了两只黑色蝙蝠。
  
  在短短两个多月内,大宋永州以及永州附近的州郡频繁出现一名出自太清宫的白衣青年,此人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多名遭到此人奸淫的女修士想不开,留下血书自尽而亡。
  
  此事一出,顿时震动了大宋大半个西部的修仙界。
  
  被害人出身的家族或者宗门一方面派出大量的人手抓拿此人,一方面,他们纷纷向太清宫西部的分舵施加压力,要求严惩凶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