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与纳兰嫣然所期待的有些不同,在她话出之后,面前的少年,身体猛的剧烈颤抖了起来,缓缓的抬起头来,那张清秀的稚嫩小脸,现在却是狰狞得有些可怖…

    虽然三年中一直遭受着嘲讽,不过在萧炎的心中,却是有着属于他的底线,纳兰嫣然这番高高在上,犹如施舍般的举动,正好狠狠的踏在萧炎隐藏在心中那仅剩的尊严之上 。

    “啊…”被少年狰狞模样吓了一跳,少女急忙后退一步,一旁的那位英俊青年,豁然的拔出长剑,目光阴冷的直指萧炎 。

    “我…真的很想把你宰了!”牙齿在颤抖间,泄露出杀意凛然的字句,萧炎拳头紧握,漆黑的眼睛燃烧着暴怒的火焰 。

    “炎儿,不可无理!”首位之上,萧战也是被萧炎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喝道,现在的萧家,可得罪不起云岚宗啊 。

    拳头狠狠的握拢起来,萧炎微微垂首,片刻之后,又轻轻的抬了起来,只不过,先前的那股狰狞恐怖,却是已经化为了平静…

    三年中,虽然受尽了歧视与嘲讽,不过却也因此,锻造出了萧炎那远超常人的隐忍 。

    面前的纳兰嫣然,是云岚宗的宠儿,如果自己现在真对她做了什么事,恐怕会给父亲带来数不尽的麻烦,所以,他只得忍!

    望着面前几乎是骤然间收敛了内心情绪的少年,葛叶以及纳兰嫣然心中忽然的有些感到发寒…

    “这小子,日后若一直是废物,倒也罢了,如果真让他拥有了力量,绝对是个危险人物…”葛叶在心中,凝重的暗暗道 。

    “萧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举动让你如此愤怒,不过,你…还是解除婚约吧!”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纳兰嫣然从先前的惊吓中平复下了心情,小脸微沉的道 。

    “请记住,此次我前来萧家,是我的老师,云岚宗宗主,亲自首肯的!”抿着小嘴,纳兰嫣然微偏着头,有些无奈的道:“你可以把这当做是胁迫,不过,你也应该清楚,现实就是这样,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公平,虽然并不想表达什么,可你也清楚你与我之间的差距,我们…”

    “基本没什么希望…”

    听着少女宛如神灵般的审判,萧炎嘴角溢出一抹冷笑:“纳兰小姐…你应该知道,在斗气大陆,女方悔婚会让对方有多难堪,呵呵,我脸皮厚,倒是没什么,可我的父亲!他是一族之长,今日若是真答应了你的要求,他日后在如何掌管萧家?还如何在乌坦城立足?”

    望着脸庞充斥着暴怒的少年,纳兰嫣然眉头轻皱,眼角瞟了瞟首位上那忽然间似乎衰老了许多的萧战,心头也是略微有些歉然,轻咬了咬樱唇,沉吟了片刻,灵动的眼珠微微转了转,忽然轻声道:“今日的事,的确是嫣然有些莽撞了,今天,我可以暂时收回解除婚约的要求,不过,我需要你答应我一个约定!”

    “什么约定?”萧炎皱眉问道 。

    “今日的要求,我可以延迟三年,三年之后,你来云岚宗向我挑战,如果输了,我便当众将婚约解除,而到那时候,想必你也进行了家族的成年仪式,所以,就算是输了,也不会让萧叔叔脸面太过难堪,你可敢接?”纳兰嫣然淡淡的道 。

    “呵呵,到时候若是输了,的确不会再如何损耗父亲的名声,可我,或许这辈子都得背负耻辱的失败之名了吧,这女人…还真狠呐!”心头悲愤一笑,萧炎的面庞,满是讥讽 。

    “纳兰小姐,你又不是不清楚炎儿的状况,你让他拿什么和你挑战?如此这般侮辱与他,有意思么?”萧战一巴掌拍在桌面之上,怒然而起 。

    “萧叔叔,悔婚这种事,总需要有人去承担责任,若不是为了保全您的面子,嫣然此刻便会强行解婚!然后公布于众!”几次受阻,纳兰嫣然也是有些不耐,转过头对着沉默的萧炎冷喝道:“你既然不愿让萧叔叔颜面受损,那么便接下约定!三年之后与现在,你究竟选择前者还是后者?”

    “纳兰嫣然,你不用做出如此强势的姿态,你想退婚,无非便是认为我萧炎一届废物配不上你这天之骄女,说句刻薄的,你除了你的美貌之外,其他的本少爷根本瞧不上半点!云岚宗的确很强,可我还年轻,我还有的是时间,我十二岁便已经成为一名斗者,而你,纳兰嫣然,你十二岁的时候,是几段斗之气?没错,现在的我的确是废物,可我既然能够在三年前创造奇迹,那么日后的岁月里,你凭什么认为我不能再次翻身?”面对着少女咄咄逼人的态势,沉默的萧炎终于犹如火山般的爆发了起来,小脸冷肃,一腔话语,将大厅之中的所有人都是震得发愣,谁能想到,平日那沉默寡言的少年,竟然如此利害 。

    纳兰嫣然蠕动着小嘴,虽然被萧炎对她的评价气得俏脸铁青,不过却是无法申辩,萧炎所说的确是事实,不管他现在再如何废物,当初十二岁成为一名斗者,却是真真切切,而当时的纳兰嫣然,方才不过八段斗之气而已…

    “纳兰小姐,看在纳兰老爷子的面上,萧炎奉劝你几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萧炎铮铮冷语,让得纳兰嫣然娇躯轻颤了颤 。

    “好,好一句莫欺少年穷!我萧战的儿子,就是不凡!”首位之上,萧战双目一亮,双掌重砸在桌面之上,溅起茶水洒落 。

    咬牙切齿的盯着面前冷笑的少年,纳兰嫣然常年被人娇惯,哪曾被同龄人如此教训,当下气得脑袋发昏,略带着稚气的声音也是有些尖锐:“你凭什么教训我?就算你以前的天赋无人能及,可现在的你,就是一个废物!好,我纳兰嫣然就等着你再次超越我的那天,今天解除婚约之事,我可以不再提,不过三年之后,我在云岚宗等你,有本事,你就让我看看你能翻身到何种地步!如果到时候你能打败我,我纳兰嫣然今生为奴为婢,全都你说了算!”

    “当然,三年后如果你依旧是这般废物,那纸解除婚约的契约,你也给我乖乖的交出来!”

    望着小脸铁青的少女,萧炎笑着嘲讽出了声:“不用三年之后,我对你,实在是提不起半点兴趣!”说完,也不理会那俏脸冰寒的纳兰嫣然,豁然转身,快步行到桌前,奋笔疾书!

    墨落,笔停!

    萧炎右手骤然抽出桌上的短剑,锋利的剑刃,在左手掌之上,猛然划出一道血口…

    沾染鲜血的手掌,在白纸之上,留下刺眼的血印!

    轻轻拈起这份契约,萧炎发出一声冷笑,在路过纳兰嫣然面前之时,手掌将之重重的砸在了桌面之上 。

    “不要以为我萧炎多在乎你这什么天才老婆,这张契约,不是解除婚约的契约,而是本少爷把你逐出萧家的休证!从此以后,你,纳兰嫣然,与我萧家,再无半点瓜葛!”

    “你…你敢休我?”望着桌上的血手契约,纳兰嫣然美丽的大眼睛瞪得老大,有些不敢置信的道,以她的美貌,天赋以及背景,竟然会被一个小家族中的废物,给直接休了?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况,让得她觉得太不真实了 。

    冷冷的望着纳兰嫣然错愕的模样,萧炎忽然的转过身,对着萧战曲腿跪下,重重的磕了一头,紧咬着嘴唇,却是倔强的不言不语…

    虽然在家族之中,名义上是他把纳兰嫣然逐出了家族,可这事传出去之后,别人可不会这么认为,不清楚状况的他们,只会认为,是纳兰嫣然以强横的背景,强行让得萧家退婚,毕竟,以纳兰嫣然的天赋,美貌,以及背景,配萧家一废柴少爷,那是绝对的绰绰有余,没有人会认为,萧炎会有魄力休掉一位未来云岚宗的掌舵人…而如此,作为萧炎的父亲,萧战定然会受到无数讥讽…

    望着跪伏的萧炎,明白他心中极为歉疚的萧战淡然一笑,笑吟吟的道:“我相信我儿子不会是一辈子的废物,区区流言蜚语,日后在现实面前,自会不攻而破。”

    “父亲,三年之后,炎儿会去云岚宗,为您亲自洗刷今日之辱!”眼角有些湿润,萧炎重重的磕了一头,然后径直起身,毫不犹豫的对着大厅之外行去 。

    在路过纳兰嫣然之时,萧炎脚步一顿,清淡的稚嫩话语,冰冷吐出 。

    “三年之后,我会找你!”

    少年的背影在阳光的照耀下,被拉扯得极长,看上去,孤独而落寞 。

    纳兰嫣然小嘴微张,有些茫然的盯着那道逐渐消失的背影,手中的那纸契约,忽然的变得重如千斤…

    “三位,既然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那便请回吧。”望着离开的少年,萧战脸庞淡漠,掩藏在衣袖中的拳头,却是捏得手指泛白 。

    “萧叔叔,今日之事,嫣然向您道歉了,日后若是有空,请到纳兰家做客!”恭身对着脸色漠然的萧战行了一礼,纳兰嫣然也不想多留,起身对着大厅之外行去,后面,葛叶与那名英俊的青年急忙跟上 。

    “聚气散也带走!”手掌一挥,桌上的玉匣子,便是被萧战冷冷的甩飞了出去 。

    葛叶手掌向后一探,稳稳的抓住匣子,苦笑了一声,将之收进了戒指内 。

    “纳兰家的小姐,希望你日后不会为今日的大小姐举动而感到后悔,再有,不要以为有云岚宗撑腰便可横行无忌,斗气大陆很大很大,比云韵强横的人,也并不少…”在纳兰嫣然三人即将出门的霎那,少女轻灵的嗓音,带着淡淡的冷漠,忽然的响了起来 。

    三人脚步猛的一顿,微变的目光,投向了角落中,那轻轻翻动着书籍的紫裙少女身上 。

    阳光从门窗缝隙中投射而进,刚好将少女包裹其中,远远看去,宛如在俗世中盛开的紫色莲花,清净优美,不惹尘埃…

    似是察觉到三人的目光射来,少女从古朴的书页中抬起了精美的小脸,那双宛如秋水的美眸,忽然的涌出一袅细小的金色火焰…

    望着少女眸中的细小金色火焰,葛叶身体猛的一颤,惊恐的神色顷刻间覆盖了那苍老的面孔,干枯的手掌仓皇的抓着正疑惑的纳兰嫣然以及那名青年,然后逃命般的窜出了大厅之中…

    瞧着葛叶的举动,大厅内的除了少数几人之外,其他的都不由得满脸错愕…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