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2 不可接触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当今的印度社会正出现着革命性变化,日暮途穷的反动势力为了延缓自己的灭亡正在疯狂挣扎,它们的毁灭是必然和不容置疑的……我们协会的目的是将文学和艺术从……反动阶级的控制下拯救出来,使文学接近人民,成为反映生活、建设未来的有效途径……”
  
      ——摘自《印度进步作家宣言》。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放诸四海皆准的道理,印度自然也不例外。
  
      在英国殖民者到来之前,“印度”只是个地理名词和宗教名词。这片次大陆邦国林立,从未真正统一过,就更谈不上什么国家的概念。
  
      正是英国的殖民统治,让印度人在精神和思想上渐渐凝聚,并开始自我认同“印度”这一国家和民族观念。
  
      英国也是想分而治之的,比如刻意制造地区矛盾和宗教矛盾,让印度本地人互相仇视。但伴随着英国的残暴统治,民族矛盾依旧上升为主要矛盾,并兴起了一系列独立解放运动。
  
      最滑稽的是第一次印度大起义,虽然有着各种各样深层次的原因,但直接诱因却是子弹上有牛油和猪油,士兵装填时必须用牙齿来咬开。这让印度教信徒和绿教信徒感受到侮辱,共有85名士兵拒绝使用这些子弹。而英国军官把他们捆起来,将子弹塞进士兵的嘴里,随即点燃了印度起义的烽火。
  
      印度人也是尝试过多次武装反抗的,可惜都被英国殖民者摆平。双方实力的巨大悬殊,让印度进步人士感到绝望,于是就催生出以甘地为代表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30年代和40年代的印度进步文学运动,跟中国近现代文学运动很相似,初期具有极强的革命性。这让英国殖民者如临大敌,两三年内逮捕了20多个知名作家,印度各地的文学革命运动就此陷入低潮。
  
      二战的爆发,《联合国家共同宣言》的签署,日本在亚洲的急剧扩张,这些事件让印度作家又看到了机会,于是他们暗中串联商讨如何东山再起。
  
      未来的印度、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此时统称英属印度。来自各地的十多位进步作家,悄悄齐聚加尔各答,也有些作家还没登上火车就被抓回去——他们被长期监视着。
  
      聚会地点是加尔各答郊外的某个庄园,周赫煊和张乐怡坐了两天火车才到地方。
  
      前来车站迎接的是一位仆人,名叫杜旺·帕蒂达。仅从“帕蒂达”这个姓氏,就知道他是印度四大种姓中最低等级的首陀罗,长得又黑又瘦。
  
      帕蒂达弯腰行礼,用夹杂着孟加拉口音的印度英语说道:“伟大的圣雄阁下,我是高斯老爷家的仆人帕蒂达,请容许我为您引路。”
  
      在印度,广义上的“圣雄”特指品格高尚、智慧超群的人,周赫煊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被人称为圣雄。
  
      “多谢了。”周赫煊点头微笑。
  
      周赫煊牵着张乐怡的手,由帕蒂达领着他离开车站,不多时便看到了一辆马车。
  
      帕蒂达低头屈膝道:“请上车!”
  
      一个衣衫褴褛的瘦弱男子,扛着麻袋从他们身边经过。此时已经接近傍晚,日头偏斜,把人的影子拉得老长,那人直接踩着周赫煊和张乐怡的影子过去。
  
      “站住!”
  
      刚刚在周赫煊面前表现得谦卑无比的帕蒂达,突然像头发怒的狮子,指着扛麻袋的男人说:“你冒犯了一位圣雄,必须付出代价!”
  
      扛麻袋的男人看看自己脚下,又看看周赫煊,突然扔掉麻袋噗通跪地,小鸡啄米一样疯狂磕头。
  
      “怎么回事?”张乐怡吓了一跳。
  
      “不清楚。”周赫煊也有些懵逼。
  
      帕蒂达一脚将那男人踹翻,然后疯狂殴打起来,而来往路人都对此视而不见。
  
      周赫煊连忙拉住,问道:“别打了,到底怎么回事?”
  
      帕蒂达指着躺在地上的男人说:“圣雄阁下,这是个贱民,他刚刚踩到了您与夫人的影子。”
  
      张乐怡心有不忍,劝道:“没什么的,只是猜到影子而已。”
  
      “不,这是无法饶恕的冒犯,请容许我来惩罚他!”帕蒂达说着又开始一阵乱踢。
  
      那男人抱着脑袋蜷缩在地上,嘴里不时发出痛呼声。但即便是这种痛呼,他也在忍耐着,似乎连呼叫求饶的资格都没有。
  
      周赫煊实在看不过去,让孙永振把帕蒂达拉到旁边,随后又掏出一张10元英镑,放在男人身边说:“真是抱歉,这是给你的补偿。”
  
      男人似乎听不懂英语,蜷在那里瑟瑟发抖。
  
      “您真是太仁慈了,”帕蒂达恭维了一句,又对那个男人说,“今天算你走运,遇到了一位宽容的智者。”
  
      直到周赫煊等人上了马车,那个男人才捡起英镑,跪着低头亲吻周赫煊刚才站立的地方。
  
      一般情况下,低种姓对高种姓表达敬意的最高方式,就是跪下亲吻对方的鞋子或脚趾。但那个男人是贱民,是不可接触者,他只能亲吻地面来表示尊敬与感谢。
  
      张乐怡坐在马车上,扭头远远望着那一幕,皱眉说:“印度这个地方真吓人,简直不可理喻。”
  
      “是啊,不可理喻。”周赫煊点头道。
  
      负责来接火车的这个帕蒂达,可是印度哲学家奥罗宾多·高斯的仆人,怎么说也该沾点文气吧,居然对贱民也是如此的粗暴歧视。
  
      在印度,也有自学成才、改变命运的贱民。
  
      比如“印度宪法之父”安贝德卡尔就是贱民出身,也是印度历史上第一个拥有大学学位的贱民。他天然成为了印度贱民的领袖,反对甘地保护种姓制度的立场,两人在1932年达成了妥协——即印度建国后允许贱民拥有选举权。
  
      即便是身为“印度宪法之父”,本该拥有无限崇高的地位,但贱民出身的安贝德卡尔依旧被歧视。他在义愤之下,公然宣布脱离印度教,改为皈依佛教,并成为印度佛教复兴运动的倡导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