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万物的前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微风穿过废墟,拂动衣袖,渐渐牵起一丝杀机。. .

    别的人感觉不到,陈留王却是非常清楚。

    他盯着司源道人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陈长生不会杀我。”

    怀恕道姑怔了怔,然后才明白他的意思,下意识里便想出面阻止,却现师姐没有说话。

    怀仁道姑望着京都南面,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理会即将到来的事情。

    这个时候,一把短刀恰到好处地出现在花厅断墙外,斩断了乱飘着的风以及某种可能。

    当司源道人望过去的时候,那把短刀已经回到了对方的袖子里。

    户三十二结束了对王府的抄检。

    司源道人面无表情说道:“有时候仁慈就等于愚蠢。”

    户三十二谦卑说道:“既然是陛下的意志,那么谬误也是正确,愚蠢只可能是因为我们。”

    听着有些拗口,实际上意思非常简单。

    教宗陛下就算是错的,那也是对的。

    如果教宗陛下真的错了?请继续参这句话。

    司源道人收回望向陈留王的视线,道袖旁的风也停了。

    户三十二简单的讲解了一下当前的局势。

    从磨山垮塌,到离宫的教士们控制太平道,京都四周生了很多事情,但实际上时间很短。

    天书陵那边依然处于对峙之中,即便面对着那位真正的传奇,徐有容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怀仁与怀恕从清晨开始便进了地道,根本不知道天书陵那边生了什么事情。

    当她们知道连王之策都出现了,自然很是吃惊。

    “王大人为何会……”

    怀恕很是紧张不安,无法继续言语。

    怀仁心想难怪自己先前觉得南边有些问题,沉吟片刻后说道:“我们去天书陵”

    怀恕声音微颤说道:“那可是王大人。”

    怀仁平静说道:“即便是王大人,也不能对圣女峰下乱命。”

    说完这句话,她便带着怀恕离开了相王府,向着天书陵而去。

    在这种时刻,能做出如此强硬的选择,离宫教士们对怀仁道姑或者说圣女峰的敬意更增数分。

    司源道人没有理会这些事情,他再次望向陈留王,说道:“如果有机会,今天我还是会杀了你。”

    户三十二在旁听着很是无奈,却也知道无法做什么,因为司源道人说的是有机会。

    陈留王说道:“你很想杀我?”

    司源道人说道:“很多年前我就想杀你,因为那时候我就觉得你是个麻烦。”

    那时候他是天海圣后与教宗陛下都很欣赏的年轻人,刚刚成为大主教。

    陈留王则是陈氏皇族留在京都的唯一代表,在百姓与官员的心里拥有很重要的地位。

    陈留王说道:“果然如莫雨所言,你的杀性确实极大。”

    司源道人说道:“何必来挑拨我与她的关系,当年莫说你,便是教宗陛下我也曾经想杀过。”

    陈留王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

    当年国教学院被围攻以及随后的那些事情里,经常都能源道人出现。

    或者在百花巷的茶楼里饮茶,或者在夜色里盯着那道挂满青藤的院墙。

    当时的陈留王则是站在他的对面,要做的事情则是保护陈长生。

    只不过现在局面已经逆转过来。

    户三十二带着陈留王向王府外走去。

    园废景与倒卧其间的尸体,陈留王沉默不语。

    他不知道离宫准备把自己囚禁在何处,不知道像司源道人会不会寻找机会暗中杀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是该祈祷陈长生获胜还是商行舟获胜。

    如果从他的生命安全的角度考虑当然应该是前者。

    但那并不是他愿意故事结局。

    他只知道无论今天最后是商行舟获胜还是陈长生获胜,他与他的父亲都已经提前败了。

    在还没有真正出手的前提下。

    或者,正是因为他和父亲并没有真正准备出手,才会败的如此干脆利落。

    现在他与父亲还有陈家的王爷们甚至包括商行舟都低估了陈长生的魄力。

    也对,无上的权威本就是最蚀骨的毒药,谁又能禁受得住这种诱惑?

    ……

    ……

    离宫里没有飘雪,但也显得很冷,或者是因为太冷清的缘故。

    宽阔的广场上只有两个人。

    吴道子坐在冰冷的青石地板上,头乱糟糟的,绷带被血染透,其狼狈。

    他这时候非常愤怒,恨不得把陈长生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一遍,不管里面究竟有没有高祖。

    但他不敢这样做,因为一个身穿白色祭服的女子站在他的身后。

    安华清秀的脸上满是紧张的神情。

    她握着短刀,没有任何地方,只是盯着吴道子的后颈。

    教宗陛下离开的时候,交待的非常清楚,若事情有变,她要在第一时间里,杀死这个老人。

    两位大主教也教的非常清楚,想要杀死一个人,最好是把对方的头砍下来。

    ……

    ……

    陈长生走出了离宫。

    参加大朝试的教习与考生,都在青叶世界里。

    的民众早就已经散去,石柱一片安静。

    他以为自己是一个人,准备面对这片天地,不免觉得有些孤单。

    但就在他准备叹口气的时候,却唐三十六。

    这让他有些意外,又有些尴尬。

    唐三十六说道:“你既然可以提前给关白写信,也可以告诉我。”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很平静,但谁都能听出来里面的恼意。

    陈长生说道:“我知道唐家的行事风格,出手便无退路,所以不想你被牵扯进来。”

    唐三十六说道:“既然要动,便必须雷霆大动,难道你不同意圣女的做法?”

    陈长生说道:“有容的做法,已经是在这种局面下能够想到的最好办法。”

    用人族的前途威胁商行舟这样的人物,真幼稚荒唐可笑,其实不然。

    因为商行舟明白,天真往往意味着绝对的冷酷无情。

    今天如果不是王之策忽然出现,徐有容真的可能会成功。

    唐三十六问道:“你现在准备怎么做?”

    陈长生说道:“无论修道还是智慧,我不及有容远矣,但我有时候更天真些。”

    即便是这样紧张的时刻,听着这样的话,唐三十六还是忍不住想要嘲弄他两句。

    但他没有这样做,因为他隐约猜到了陈长生想要表达什么。

    越天真,越冷酷,是这个意思吗?

    陈长生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向南方走去。

    唐三十六怔在原地,过了会儿时间才醒过神来,追了过去。

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