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盲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商行舟问道:“为什么是他?”

    徐有容说道:“因为他会是新君。燃?文小说?????.?r?a?n??e?n?`”

    这场战争是她与余人联手发起,如果最后获胜的是商行舟一方,皇帝必然要换人。

    陈留王是最适合的人选,也是商行舟已经挑选好的对象。

    商行舟没有否认,平静说道:“不错,太宗陛下的这些子孙里他最优秀,虽然不及陛下。”

    徐有容说道:“我很想知道,你沤心沥血,教育了陛下二十多年时间,难道真的舍得吗?”

    商行舟沉默了会儿,说道:“如果陛下真的被你说动,那便不得不舍。”

    徐有容说道:“你有没有想过,那夜我入宫可能只是假象?”

    商行舟说道:“陛下没有写信到洛阳。”

    已经过去了很多天,足够写一封很情真意切的信。

    但是他没有收到。

    徐有容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本来就是她想要看到的结果。

    所以陈留王一定要死。

    如果他死了,就算商行舟赢了这场战争,那么谁来当皇帝?

    那些各有野心的陈家王爷们,自然会把人族拖入混乱之中。

    商行舟打这场战争还有什么意义?

    明明是初春天气,风却有些微寒,感受不到什么温暖。

    天书陵里青树连绵,神道两边的灌木却满是灰尘,看着有些无精打采。

    商行舟望向天书陵外,看着那数道扬起的尘龙,知道玄甲重骑还有半个时辰才能赶到,神情依旧从容。

    “他是个优秀的青年,不容易死的。”

    “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他,我知道他思虑极慎,做任何事情都习惯留后路。”

    “不错,他现在还远远不如太宗陛下的地方,就是在某些关键时刻,缺少直面鲜血的勇气。”

    商行舟转身望向徐有容,说道:“而你已经找到了他的后路?”

    徐有容轻声说道:“不错。”

    清柔的风在街巷里穿行着,那些承载着历史尘埃的建筑,早已学会不为所谓大事而动容。

    太平道两侧的王府非常的幽静,或者是因为他们的主人已经去了天书陵<>。

    陈留王没有去,留了下来,坐在王府的花厅里,静静地饮着茶。

    王府高手的身影在窗外不停闪过。

    瓷碗里的茶渐渐的凉了,就像他捧着茶碗的手指。

    他动作轻柔地把茶碗搁回桌上,不易察觉地看了窗下一眼。

    那里的地面铺着青色的地砖,其中有一块地砖要显得稍微光滑些。

    后路并不是后门,相反在这种时刻,后门往往是最危险的地方。

    陈留王为自己安排的后路,就在那块地砖的下面,那是一条通往洛渠的地道。

    自前朝开始,太平道便是权贵居住的地方,那些眷恋权势、恐惧意外的贵人们,不知道挖了多少地道。

    周通执掌清吏司后,又重新挖了很多地道。

    那些地道就像蛛网一样繁密,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够弄明白。

    ……

    ……

    “还有莫雨。”

    商行舟对徐有容说道:“所谓后路确实容易变成死路。”

    徐有容说道:“是的,所以陈留王一定会死。”

    ……

    ……

    三年前,风雪满京都,陈长生杀进北兵马司胡同,周通躲进了地底的大狱。

    他在与薛河说话的时候,被折袖下了毒。

    他艰难地从地底通道逃到了太平道的外宅,但依然没能摆脱折袖的追杀。

    但真正让他绝望的是那个一直在外宅等着他的美丽宫裙女子。

    莫雨知道他的所有事情,无论是太平道上的外宅,还是那些复杂至极的地道。

    今天,同样也有人在地道那边等着陈留王。

    等着陈留王的人是两位道姑。

    从庐陵王府的假山里往下走,有一条地道向西折转。

    从相王府通往洛渠的地道,与这条地道交汇。

    两位道姑就盘膝坐在那里。

    一位道姑神情宁静、看似柔弱。

    一位道姑铁眉怒挑,眼含雷霆。

    正是南溪斋辈份最高、境界最高的两位师叔祖,怀仁与怀恕。

    ……

    ……

    “我一直想知道你让怀仁与怀恕进京,准备把她们用在何处……”

    商行舟看着徐有容说道:“原来是在这里<>。”

    徐有容这才知道,原来二位师叔入京并没能瞒过对方,说道:“既是首杀,务求不失。”

    商行舟摇了摇头,说道:“依我看来,此杀不能成。”

    ……

    ……

    “请用茶。”

    陈留王拎起茶壶,斟满三个茶杯,然后向前轻推,礼数甚周。

    他的茶碗里的茶是凉的,但杯子里的茶必须是热的,因为这代表着尊敬。

    对面坐着三位青衣道人,眼里精华内敛,看似寻常,偶尔衣袖微动,却有剑意凌然而出,显见境界不凡。

    尤其是那位白发苍苍的老道,看似木讷沉默,却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只有很少人知道,商行舟在京都国教学院、以及避去西宁时,洛阳长春观都是由这位老道主持。

    陈留王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一点,同时发现原来道尊的追随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

    有这位半步神圣的老道在侧,再加上另外两位长春观道人,王府里还有那么多高手,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过于谨慎。

    当然,如果天书陵那边真的出了问题,对方真的得势,终究还是要走的。

    陈留王的视线再次落在窗下那块青砖上。

    ……

    ……

    “你把最强的人放在陈留王的身边,看来是真的很重视他。”

    商行舟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徐有容明白了他的意思,淡然说道:“那他就更必须死了。”

    商行舟微微挑眉,有些意外,因为徐有容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般平静。

    不是故作平静,弈局至此,任何情绪上的掩饰都没有意义,没有必要。

    徐有容是真的很平静。

    因为她非常确信,今天陈留王一定会死。

    ……

    ……

    相王府里很安静,那些神情漠然的高手们警惕地注视着四周,不时转变着方位,脚下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在花厅侧后方的园圃里,两名阵师正在专注地看着沙盘,时刻准备着调整防御手段。

    一位青衣人站在墙根处,耷拉着肩,半闭着眼,似乎已经睡着了。

    此人看着很是普通,腰带上松松地系着一把普通的剑。

    但认识他的人都知道,那把剑之所以系的如此之松,是为了方便拔剑,他的肩这般耷拉着,同样也是为了方便拨剑<>。

    前者是他出道之后便一直保持的习惯,后者是他在浔阳城里见过王破之后做的改变。

    从站姿到呼吸到衣着,他所有的细节,都是为了方便拔剑。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他才是出剑最快的那个人。(未完待续。)<>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