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 死亡骑士:沐馨·死亡使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省不少辛苦钱。
  
      “这个。。。姐,能不能给我点时间让我考虑一下?我想问问人,等我问过了再告诉你好不好?”卡尔纠结的看着自家姐姐说道。
  
      “卡尔,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卡蒂斯敏锐的察觉自家弟弟的神色不对,她狐疑的看着卡尔问道。
  
      “呃。。。姐姐,那个。。。确实有一点事情。但是我不知道该不该向你说,我。。。怕你不能接受。。。”卡尔吞吞吐吐的看着卡蒂斯说道。
  
      看着吞吞吐吐、扭捏不安的卡尔,卡蒂斯猛然间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她起身走到卡尔身边,用促狭的笑容看着自家弟弟那英俊的脸庞说道:“弟弟,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了姐姐吧?呵呵呵,虽然姐姐知道自己的魅力非凡,但是我们两个之间是不可以的哦!我们可是亲姐弟,亲姐弟懂吗?姐姐也很能理解你的感情,但我们之间真的不可以哦~~~!”
  
      “姐!你究竟想到哪里去了啊!完全就不是你想的那样啊!你要是想嫁人,阿尔弗雷德不是很好的选择吗?!”面对自家姐姐的调侃,卡尔满脸通红的大声反驳道。
  
      “呵呵,反应那么大干嘛?难不成你还真的对姐姐有了想法不成?”卡蒂斯呵呵笑着对卡尔说道。
  
      “没有!绝对没有!我怎么可能对姐姐你有那种亵渎的想法?!”卡尔立刻坚决的否认道。
  
      “啊呀呀,我这个姐姐可还真是失败呢!我那唯一的弟弟居然不喜欢我,想要离开姐姐去投入别的女人怀抱喽~~~!”她用咏叹调一般的语气唱道。
  
      “姐!”卡尔顿时气急。
  
      “呵呵,不逗你了。说吧,到底是什么事儿?”卡蒂斯问道。
  
      “姐姐,刚才我和姑娘们在精神链接中讨论了一下。我们最终讨论的结果是,确实有办法能保证沐馨对我们的绝对忠诚。”卡尔说道。
  
      “哦?那这是个好消息啊!那为什么刚才要露出那样的一副样子?”卡蒂斯追问道。
  
      “那个。。。姐,那个。。。”卡尔张口了半天,却还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和自家姐姐说。
  
      “算了,我来说吧。卡蒂斯小姐你好,我是阿尔萨丝米奈希尔。曾经的洛丹伦王国的长公主,前任巫妖王。之前卡尔他提出的问题在我看来非常简单,我能做到让这位沐馨小姐保证对卡尔的完全忠诚。”阿尔萨丝对卡尔磨磨唧唧的态度实在是感到无语,于是她走上前对卡蒂斯说道。
  
      “洛丹伦王国?阿尔萨丝小姐,请恕我无礼。在我的印象中,新伊甸之中好像从来就没有过一个势力或者国家叫洛丹伦的吧?”卡蒂斯用探寻的目光看着阿尔萨丝说。
  
      “你当然没听说过,因为实际上我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之人。我是另一个的世界的人,用沐馨小姐你们这里的网络用语来形容的话。就是我是个异界来客,我穿越了。”阿尔萨丝向卡蒂斯解释道。
  
      “等等,我的脑子现在有些混乱。异界来客?穿越?阿尔萨丝小姐,也就是说你并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而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了空间而来?”卡蒂斯揉着眉心问道。
  
      “是这样的,没错。”阿尔萨丝点头回答。
  
      “我的神啊。。。!卡尔,你小子现在很能啊!我说你刚才怎么是那样的一副样子,感情原来是这样啊!”卡蒂斯恍然大悟的看着卡尔说。
  
      “姐,你也知道。要是阿尔萨丝的身份泄露出去,她肯定会被那些疯子科学家带去切片研究的。虽然她不会死亡,但是这样的话我想她宁可去死吧?”卡尔看了眼阿尔萨丝对卡蒂斯说道。
  
      “等等,不会死亡又是什么情况?”卡蒂斯喊住了卡尔问道。
  
      “是这样的,我曾经是个圣骑士,但现在我是个死亡骑士。从字面意义上理解的话,我其实就是个死人。”阿尔萨丝毫不避讳的对卡蒂斯说道。
  
      “等等,人死了怎么还可能像活着一样?阿尔萨丝小姐,我虽并未上过战场,但也是见识过生死的残酷的。你现在的这个样子,看上去并不像是个死人啊!”卡蒂斯看着阿尔萨丝问道。
  
      “你现在的样子,除了肤色比平常人略显苍白一些,完全就是个大活人啊!怎么好端端的非要说自己死了呢?”她不解的问道。
  
      “这个问题很复杂,应该让我怎么说呢?”阿尔萨丝有些苦恼,她用手指绞着灰白色的长发,想要尽量用卡蒂斯所能理解的方式向她说明。
  
      “姐姐,你就别为难阿尔萨丝了。这是魔法的事情,我当初也是搞了半天才勉强听了个半懂不懂。你这会儿让她给你解释,肯定听不懂的啊!”卡尔看着阿尔萨丝为难的样子,不由帮腔道。
  
      “是的,卡蒂斯小姐。这其中确实有不少东西无法解释,至少卡尔他让人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什么来。总之绝大部分死亡骑士的外貌并不怎么好看,并且他们需要高级的防腐剂来保持自己的身体样貌。不然的话他们很快就会因为自然**的缘故,全身上下只剩下骷髅架子。”阿尔萨丝对卡蒂斯说道。
  
      “但是你为什么却保持了这样的容貌?我记得你好像并没有使用什么防腐剂吧?”卡蒂斯疑惑的问道。
  
      “确实如此,卡蒂斯小姐。但我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被我杀死后由霜之哀伤这把魔剑转化的。而我。。。”阿尔萨丝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而我,是因为内心不够坚定,被纳斯雷兹姆一族中的几名强大的恐惧魔王诱惑而堕落。我的转化仪式是在我活着的时候进行的,并且我是专精冰霜系的死亡骑士。所以我能保持与活人相差无几的外貌,也就是你看到的这样。”
  
      “。。。虽然并没搞清楚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但我还是大致明白了你的意思。也就是说你是活着被转化,和这个专精冰霜系是能保持生前样貌的关键。对吧?”卡蒂斯揉着额头问道。
  
      阿尔萨丝所说的什么纳斯雷兹姆,什么恐惧魔王,她完全没听懂。只是依靠自己的直觉,抓住了其中的关键词而已。
  
      “确实如此,我的冰霜力量是最强的,但鲜血和瘟疫的力量也不差。所有的亡灵都侍奉我为主,我是巫妖王,艾泽拉斯的亡灵之主!”阿尔萨丝中二满满的冲卡蒂斯说道。
  
      随即她就被卡尔轻轻地一脚踢在屁股上。
  
      “干嘛?卡尔?”阿尔萨丝一脸不爽的回头问道。
  
      “别中二了好不,我看着都觉得丢人。。。”卡尔满脸不忍直视的对她说道。
  
      “这不是中二啊,明明在艾泽拉斯,我确确实实是所有亡灵的领袖,怎么就不能说是亡灵之主了?”阿尔萨丝委屈的问道。
  
      “那也不是你这么中二的理由啊!我们可是帝国的正规军!正规军!不是那些邋里邋遢的臭海盗!你这么中二,要是让别人看到了,我们的形象究竟怎么保持啊!”看着一脸不明所以的阿尔萨丝,卡尔的尴尬癌都快犯了。
  
      “我刚才很奇怪吗?”阿尔萨丝不解的问道。
  
      “何止奇怪啊!你刚才的样子,活脱脱就是一个刚刚加入海盗没多久,中二气息爆棚的少女头目好不!”密苏里在一边吐槽道。
  
      “有吗?我们那里介绍自己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啊!”阿尔萨丝一脸迷茫的说道。
  
      “行了行了,你们别在这里纠结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了。要争论等之后再争论,现在先听听提督他怎么决定吧。”黎塞留出声制止道。
  
      “姐,其实阿尔萨丝作为巫妖王,是可以在人死后再次复活的。只不过那样的话需要防腐剂来保持身体,而不是像她一样和常人没什么差别。”卡尔向自己的姐姐解释道。
  
      “???”卡蒂斯一脸懵比的看着自家弟弟。她发现自家弟弟说的每一个字她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连起来却听不懂了。
  
      看到自家姐姐迷茫的样子,卡尔对她说:“姐,你就别管什么操作了。这个让我和阿尔萨丝来商量着弄,总之姐姐你就知道我们能有办法保证沐馨的绝对忠诚就行了。”
  
      “这办法确定能行吗?要知道她可不是你的这些舰娘,你的方法可不一定奏效。”卡蒂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姐,能让我和阿尔萨丝商量一下不?”卡尔问道。
  
      “行吧行吧,反正一切你处理。不过我提醒你一句,你在带她来的路上,肯定泄露了不少秘密吧?尤其是你身边的这些舰娘,她肯定也看到了不少吧?如果你不想你心爱的这些姑娘们被人抓去切片研究的话,该怎么做你自己应该明白的。我先出去处理一下文件,一会儿之后你把结果告诉我。”卡蒂斯说完,便起身离开了卡尔的床边。
  
      房间中,卡尔看着阿尔萨丝问道:“阿尔萨丝,你能保证沐馨的忠诚吗?就像你以前统领那些什么天灾军团中那个克尔苏加德一样吗?”
  
      阿尔萨丝其实很早以前就和卡尔他们说过,自己对克尔苏加德那复杂的感情。
  
      一方面,如果不是克尔苏加德,阿尔萨丝觉得自己也不会被恐惧魔王诱惑堕落。另一方面,在成为了巫妖王之后,阿尔萨丝永远忘不了克尔苏加德对自己至死不渝的忠诚。虽然用至死不渝这个词很奇怪,但她确实觉得克尔苏加德对自己、对天灾军团的忠诚配得上这个词。
  
      “但是我记得你之前还说了,希尔瓦娜斯带着一部分亡灵挣脱了你对她们的控制,重新恢复了自己的意志。”卡尔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那是一个意外,卡尔。当时的冰冠堡垒被伊利丹怒风使用萨格拉斯之眼攻击,导致了我必须放弃一部分的精神回去全力防御。”阿尔萨丝辩解道。
  
      “你看,还是有被背叛的风险存在的啊。”卡尔耸耸肩说道。
  
      “那么提督你就把那个女人直接杀了多好?还省得这么多的麻烦事。”密苏里对卡尔说。
  
      “杀了更麻烦,到时候联邦海军肯定会以此为借口与帝国海军发生大规模的边境冲突。帝国海军虽然刚刚平定了源泉的叛乱,但没有必要的情况下还是最好别这么做。”卡尔苦笑着向自家的姑娘们解释道。
  
      “卡尔,我可以保证对她的绝对掌控。但是。。。”阿尔萨丝欲言又止的看向他。
  
      “但是什么?”卡尔问道。
  
      “但是我可能会虚弱一段时间,考虑到卡尔你们世界的神秘力量低微。可能大约一两个月之内我的冰霜灵气和全身的魔力都处于枯竭状态,完全无法帮助到你。”阿尔萨丝略微不好意思的说道。
  
      “嗨!我还当是什么事呢!你并不用为此担忧,阿尔萨丝。反正这段时间我也会一直在家中休养,安全方面并不用你担心。”卡尔笑着对她说。
  
      “那就这么办吧!我需要确认一下她的精神强度,如果都是和卡尔你姐姐差不多的话,那么就没问题。”阿尔萨丝对卡尔说道。
  
      。。。。。。
  
      沐馨用平静的目光看着走进自己房间的卡尔,当她注意到卡尔身后跟着的黎塞留手中端着的餐盘时,自嘲的笑笑说:“看来卡尔家主您是做出了决定了?这是我的最后一餐吧?还可真是简陋呢!”
  
      卡尔并没有回答她的话,他转头问阿尔萨丝:“阿尔萨丝,怎样?”
  
      “可以,她的精神强度比卡蒂斯小姐还要弱一点。”阿尔萨丝点点头。
  
      “能被**转化吗?就像你一样。”卡尔又问道。
  
      阿尔萨丝没好气的白了卡尔一眼,然后说:“可以倒是可以,不过半年之内别指望我能帮你什么忙了。”
  
      “没关系,能做到最好我们自然要做到最好。”卡尔点点头。
  
      沐馨看着两人说着她完全听不懂的话,不由不满的冲卡尔说:“我说卡尔家主,您知道我现在完全动不了。连这最后一餐也要羞辱我吗?”
  
      “不,并不是羞辱你。沐馨小姐,还请你珍惜自己的这最后一段的自由时光吧!”卡尔面带诡异的笑容,对沐馨一语双关的说道。
  
      沐馨狐疑的看了看卡尔,情报人员的直觉告诉她接下来将会在她身上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但她转念一想,自己本是必死之人,何必纠结那么多呢?再坏也不过在死之前让卡尔发泄一下**而已,反正都要死了,什么事对她来说都无所谓了。
  
      沐馨无奈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餐盘,上面的食物都很精致。从散发出的香味来看,味道想必也非常美味。但是她现在全身被注射了肌肉松弛剂,连动一下都困难。她只得无奈的向卡尔说道:“卡尔家主,能让人喂我进食吗?”
  
      “阿尔萨丝,现在就开始吗?”卡尔问阿尔萨丝。
  
      “等一等吧,我需要做一些准备。”阿尔萨丝摇头说。
  
      “好,麻烦黎姐你去喂一下沐馨小姐,这毕竟是她最后的自由了。”卡尔这才对自己身边的黎塞留说道。
  
      黎塞留走到沐馨的身边,她一边用惋惜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少女,一边蹲下身拿起碗筷喂她。
  
      “黎姐,那你先在这里帮沐馨小姐整理一下,我和阿尔萨丝去做一下必要的准备。”卡尔对黎塞留说。
  
      “去吧,提督。这里有我在,不会出问题的。”黎塞留点点头。
  
      等到卡尔走后,沐馨看着眼前的黎塞留问道:“黎塞留小姐,能说说你们准备让我怎样有尊严的死去吗?一匹白绫?一杯毒酒?一针毒药?一颗子弹?还是别的什么?”
  
      看到黎塞留并不理她,沐馨继续问道:“黎塞留小姐,总不至于连怎么让我死都不告诉我吧?好歹让我做个心理准备好吗?”
  
      “很抱歉,沐馨小姐。”黎塞留只是用充满歉意的声音对她说。
  
      “俗话说:人就算是死也要做个明白鬼。黎塞留小姐,能告诉我,我的身份究竟是怎么暴露的吗?我不想死了之后连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都不明白。告诉我这个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沐馨锲而不舍的追问道。
  
      面对她的追问,天性善良的舰娘还是选择了有保留的透露。
  
      “是莉莉海瑟薇小姐。”她说道。
  
      “是莉莉啊。。。奇怪,我应该没在她的面前暴露过身份啊?”沐馨自言自语道。
  
      “是藏王在拷问莉莉小姐的时候,她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你给她下药。再结合泰迪斯斯莫利特的供词,我们当时也只是怀疑你。当时丁尼格菲她带着卫队去学院,只是想把你找过来询问一下你为什么给她下药。同时诈你一下,看看能不能诈出什么有用的情报。但是谁能想到沐馨小姐你自己居然慌了,于是我们便想也不想的直接断定你肯定有问题。”黎塞留简略的向她解释了一下为什么会被发现。
  
      “原来如此,看来还是我自己沉不住气啊!如果我当时不那么慌张自乱阵脚的话,说不定我还能继续潜伏下去。。。人生,真是总有意外啊!”沐馨感叹道。
  
      “不,事实上你也潜伏不下去。只要你说谎,我就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所以用任何谎言欺骗我们,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黎塞留对她说道。
  
      面对黎塞留的话,沐馨不予置否的笑了笑。她用乞求的目光看着黎塞留说:“那么黎塞留小姐,能请您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忙?”黎塞留警惕的问道。
  
      “不,您不用那么紧张。我只是想请您以后在见到我父亲的时候,告诉他。他的女儿没有给联邦丢脸,完完全全的符合一位联邦海军的气节。”沐馨对黎塞留说出了自己的遗言。
  
      “我想沐馨小姐,这话您还是自己回去和家父说吧!就不用我家黎姐为你代劳了。”卡尔带着阿尔萨丝推门而入。
  
      在他的身后,他的姐姐卡蒂斯和他的舰娘们全都进入了房间中。
  
      “阿尔萨丝,开始吧。这应该是新伊甸的第一个死亡骑士吧?姐姐,摄像器材准备好了吗?我们可要记录下这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刻啊!”卡尔说道。
  
      “好的,卡尔。”阿尔萨丝抽出了腰间霜之哀伤的仿制品。
  
      阿尔萨丝用自己的鲜血环绕着沐馨刻画了一个诡异的魔法阵,接着又将鲜血涂满了仿制品上的符文。
  
      “我宁可亲手杀死我的人民,也不愿他们沦为梅尔甘尼斯的奴隶。”
  
      “放下武器,奉上你们的灵魂。”
  
      “局部的牺牲是为了整体的利益。”
  
      “记住,凡人,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我将允许你选择为谁效忠!但殊途同归,你终将属于我!”
  
      “你们带着拯救盟友的希望,甘冒生命之险,来到这个属于死者的世界寻求答案。那么,请允许我帮帮你们吧。”
  
      “很好,冰冻废土的战士们,起来吧!我命令你们为主人而战斗!杀戮,直到死亡,一个活口都不要留。”
  
      “向你们的王致敬。”
  
      “以我的名义,征服一切吧!”
  
      她用唱诵史诗一般的语调高声唱喏着,然后在沐馨惊恐的目光中,用那把仿制的霜之哀伤缓缓的刺穿了她的心脏!
  
      沐馨用夹杂着惊恐、恐惧、愤怒、悲伤等等混杂在一起的目光看着卡尔,仿佛要问清楚他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
  
      但生命的流逝让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伴随着一阵抽搐后,她不甘的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阿尔萨丝,你不是说能成功的吗?这到底是成了还是没成啊?”卡尔急切的问道。
  
      “放心,卡尔。稍等片刻,她的精神刚才不知为何居然有了一瞬间的振奋,但没关系,她会屈服的。因为世界上只有一个乌瑟尔!”阿尔萨丝回头冲卡尔狰狞的一笑。
  
      接着她猛地抽出了还插在沐馨胸口上的仿制霜之哀伤,高喊道:“起来,洛丹伦的士兵们,起来听从你们君王的召唤!”
  
      伴随着她的话音落下,一个沙哑的女声在房间中响起。
  
      “遵从您的意志,伟大的巫妖王。沐馨死亡使者向您致敬!”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