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群英云集 二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玉光寒道:“除此之外,难道就别无它法了吗?”
  
      圆通缓缓摇头。玉光寒看了一眼那三人,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既然你说业火还须自消,那就由得他们去吧。经此一劫他们如熬了过去,也算涅磐重生,从此大有精进。如熬不过去,则说明他们心中的羁绊甚多,便无此劫也只怕难有大成,还不如就此去了。”
  
      圆通脸色一变,道:“施主何以如此无视生命,交由我们说不定他们还有救?要知无量业火乃能无限放大人心中的欲火,纵是我等亦不敢轻试。”
  
      玉光寒笑道:“你佛家自言死亡如往生,乃舍此投彼,何言别人不重视色身,淡泊生死?”
  
      圆通道:“明明白白无生死,去去来来不断常。你们的修炼法门与我佛家的不同,你们讲究性命双修,命既不在,性即也不在,而我佛家则不然,命即使不在,性仍还在。他们三人既还一息尚存,何苦任其自生自灭,难道施主以为我们会以他们的性命相要胁,来交换无量业火的所在吗?”
  
      这时,忽听一个嘶哑的声音道:“我……我宁……宁死也……也不要……不要他……他们救我。”此言正出自一个刚醒来的伤者之口。
  
      众人大奇,此人危在旦夕,何宁死也不要十方寺救他们?玉光寒一人倒也罢了,何以他们丰城派个个如此,似对十方寺十分抵触,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仇怨不成,可怎么先前从未听说过?
  
      不谈众人惊讶,就连一众僧人听了这伤者和玉光寒的话后,也不自禁地想道:“莫非我十方寺真与丰城派有何怨隙吗,可是为不当剑而起,否则他二人为何置性命于不顾,也不要接受我们的恩慧?抑或他们已视无量业火为己有,不愿以此受胁?可既然如此,这玉光寒又为何要当众讲了出来?他若不讲,连我们都不知道无量业火其事?”
  
      那妖族僧人冷冷地道:“真是不识好歹,你们以为我们出手相救是图谋好处吗?”
  
      玉光寒忽哈地笑道:“你佛教救人济困,慈悲为怀天下知名,但我丰城派也不平白受人之惠,我再强拒,倒显得我无情无义了,好,这三名弟子就交由你佛教照拂,那无量业火之处我便领各位前去。”
  
      那醒来的伤者却道:“不……不可。”
  
      玉光寒道:“师弟放心在十方寺疗伤,无须愤激惭愧,我们将无量业业告诉了他们,等若是付了诊金,受人钱财替人消灾岂不应该。”
  
      群僧听他将十方寺当作了医馆,不禁一阵苦笑,但也不与他做口舌之争,只叫那两人又背了那三个伤者去禅房,待他们收取了无量业火之后,再来将其带回寺中。
  
      玉光寒见同门已被安顿好,扫了一下众人,说道:“各位请跟我来吧。”转身欲走。
  
      众人大喜,起身随行。群僧面色陡地一沉,想不到这玉光寒竟要带在场的所有人一起前去,这实出他们的意料之外。但若要不许却又无权阻止,这些人端不会听他们的,料
  
      这玉光寒乃心有不甘,不愿就这样将重宝拱手让人,所以故意为他们制造麻烦。但随后一想,能收取无量业火的也只能是他们,这玉光寒既然收之不了,还折损了三名好手,谅别人也是不行,心中虽有微词,但也不多说什么,也即跟在队后。
  
      叶求知看着众人起身欲行,心里大喜,忖道:“原来这玉光寒并不是为了不当剑而来,而是为了相救他同门才赶到鸡鸣寺。他嘴上说任由同门自生自灭,却只不过是不想放下自尊,开口请求佛门,以退为进罢了。”瞥了一下遗石,却见他站立不动,似不欲跟众人一起同行。
  
      他心中奇道:“这家伙既已见过我的面,想必也看出了纪白神剑也在我的手中,怎不跟着众人一起而去,最起码在众人之前,我是不好动他的?难道他已想好了脱身之计,还是以为他变作了另外一个形象,我与纪白神剑就认不出他来?”于是也站着不动,待众人走罢,再来捉拿他。
  
      岂料那圆性与班楚亭却也不走,将目光盯着叶求知。叶求知一阵叫苦,心道:“原来这家伙是想打算让这两个人来缠着我,他好借机脱身而逃!”
  
      蓦地,赵炎回过身来,看了圆性与班楚亭一眼,怒道:“两位这是何意,为何定要盯着敝宗弟子?”
  
      此言一出,众人尽皆回头。那圆性见玉光寒也停了下来,看向这边,不便说出实情,只得道:“小僧只想问他几句话而已。”
  
      赵炎盯着他道:“好,你问。”
  
      圆性道:“可否让小僧单独与这位小施主说上几句?”
  
      赵炎道:“大师有什么话不可当众说的?”
  
      圆通却知圆性的顾虑,说道:“圆性师弟并无恶意,赵施主何妨让他们一谈?”
  
      赵炎嘿嘿一声冷笑,指着班楚亭,道:“好一个无恶意,我门下弟子才好心治好了他,此人便突施暗袭,是何居心?”
  
      此言确实有理,叶求知再是可疑,也有出手相救之情,就算他身有神器,亦不关十方寺的事,为什么十方寺一再进逼,难道这神器竟与十方寺有关?众人一听到这里,大感趣味,见玉光寒不急着走,便一起转身看好戏。
  
      忽听得一个阴测测的声音道:“你五行宗上次偷袭圆心大师,这次十方寺偷袭回来也算公平啊,此不正是佛教所说的因果报应嘛!”
  
      说这话之人正是天真教的雷让,之前他好不容易挑拨得十方寺与五行宗兵戈相见,一触即发,哪知中途却为叶求知所阻,现在又见双方起了争执,又岂能放过这难得的机会,不从中煽风点火的。
  
      赵炎虽知他的挑拨之意,但本宗的弟子却不能不维护。他先前还道这神器叶求知得之来路不正,才被十方寺盯上,但后一想,叶求知纵有觊觎别人宝物之心,也无作恶之力,况神器有灵,其要不从,叶求知又怎奈何得了,莫非是这两人起了什么不良之心吗?虽说这圆性与班楚亭是佛门弟子,但佛门也并非就不出败类。想如此神剑,对于慧剑门的班楚亭来说就是个莫大的吸引,冒天下之大不韪,铤而走险也是有的,唯一搞不清楚的便是他为何要当众表露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