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群英云集 十七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这边纪白神剑与班楚亭斗个不休,叶求知身处战局中,观二人斗法,也自思绪未断,但觉心里的困惑也是乱纷纷地,难以索解。直到二人罢手,圆性上来见问,才回过神来,回道:“我自是介赑门的弟子。”
  
      圆性见他只回前半句,却于后半句未曾作答,又追问道:“介赑门素以五行之水见长,施主何来学得这一身剑术?”
  
      叶求知知纪白神剑这一手神妙的剑术一显,人人都会生疑,不独圆性。然他在出手救圆生和班楚亭时,并未料到这班楚亭会对他突然施袭,先前想自己能够救得这二人,虽然大出众人的意料,但十方寺出于救命之恩,纵所怀疑,亦不会过问他的隐密,可孰知班楚亭一俟伤好,便即对他突袭,这个圆性和尚更是直接相问。
  
      他转念极快,瞧着圆性灼灼的目光,心中一动,忖道:“哎呀,这和尚莫非是为了不当剑而来?想不当剑突然失踪,十方寺又岂能不追查。难怪他来时连圆通等人都感惊讶,原来他们并非一路,乃各有任务,他带着班楚亭这个剑道高手,自是方便他寻查不当剑了!”霎时恍然大悟,明白了十方寺一向与人为善,何以自己救了他们,班楚亭反而要向自己出手,原来是试探他身上有没有不当剑。好在不当剑忌惮佛门弟子,一进门时便隐匿了气息,否则真要露出马脚来。
  
      他言念及此,笑道:“大师有所不知,我介赑门固以水法见长,但说到剑术尚有几种,比如《霖雨剑法》和《断流剑法》等。”
  
      圆性见他含糊其词,微有不悦,但观其刚才剑术,却又似与不当剑不同,说道:“《断流剑法》我也有所耳闻,但却与你刚才所使的不一样?”
  
      叶求知道:“那大师认为小子刚才使的剑术却是什么样的?”心想:“我不好直接与你谈论不当剑,但你谅必看得出来纪白神剑的剑术与不当剑不同,只要你看出了这一点,便不会怀疑我。”
  
      这真是圆性的不解之处,他疑惑道:“你刚才所使之剑变化多端,神妙莫测。”话锋一转,又道:“请问施主今年贵庚几何?”
  
      叶求知知他这般问是想确认刚才的剑术并非他本人所使,他一来不愿欺骗这位得道高僧,二来在赵炎等人面前也无可抵赖,便如实回道:“小子今年尚未满弱冠。”
  
      众人一听,群皆耸容,如叶求知所说不假,依他的年龄决练不出这般剑法来,而说他手握宝剑,却又如此灵动,非神器莫为!想到此处,众人既是震惊,又是羡慕,要想一柄神器认从,除非得到那件神器的认可,否则莫想其屈从于你!这小子年纪轻轻,何德何能竟能得此神器青眼?同时对之前关于叶求知的种种疑问,均迎刃而解。赵炎等人则心中欣喜道:“果然如此。”
  
      圆性端凝着叶求知,道:“这么说来,刚才与班师弟交手的是另有其人了?”
  
      叶求知早有对策,坦然道:“不错。”
  
      这时,班楚亭已将事情与圆通等人悄悄地讲知。圆通等人骇然不已,料不到大名鼎鼎的不当剑竟一直藏在本寺中,而自己本人对此却一无所知。然更令人惊讶是,居然有人神不知鬼不觉地从铁桶也似的十方寺里将该剑给盗走了,这更是前所未有之事!这难道是五行宗所为,但他们又哪里来的这般手段,可以瞒过合寺僧众的耳目?况且此时该剑却握在一个少年人的手中,这端地叫人思量不透。眼见圆性已经喝破,事情到了即将揭露之时,为防叶求知带了不当剑遁逃,忙相互之间交流了一下眼色,起身往空中飞去。
  
      赵炎等一见,也即忙纵身过去,护在叶求知的身周,说道:“干什么,输了恼羞成怒吗,还是见利起意,想夺宝杀人?”
  
      圆通道:“阿弥陀佛,施主误会了,想名利胜败,许许外物又岂是我佛门弟子所挂怀的,圆性师弟只是想弄清楚一件事而已。”
  
      赵炎冷哼一声,心道:“此子哪里来的神器,莫非他取之不正,被十方寺探到了,或此物与十方寺有关?可他年幼力薄,又怎能抢夺别人的宝物?况且神器有灵,又岂是任他人夺来夺去的?”
  
      圆性沉声对叶求知道:“施主可否将你身边的高人请出来吗?”
  
      叶求知正要请纪白神剑现身,却听有人笑道:“真是好笑,人家好心救你们一命,想不到你们不思感激,反而咄咄逼人,这是何道理?”
  
      众人皆循声望去,却见说话之人来自于伊胡教一方。其中一个伊胡教人见众人望来,便指着刚才说话之人,笑道:“这位是丰城派的玉光寒玉兄,他听说我等要在鸡鸣寺聚会,因慕各位之名,便央我带他前来,我未告自许,还请各位大师见谅。”
  
      众人闻言一惊,这丰城派可是大大的有名,其创派祖师更是人所皆知,是一位冠绝古今的人物,以其一柄神剑挑遍天下而无对手,人称剑魔。称他剑魔并不是他为人不正,与魔人无异,而是他出手狠辣,绝不容情,死在他手里的人不计其数。更因其爱剑成痴,练剑疯魔故而得名。
  
      群僧更是一惊,料不到剑魔玉丰城的后人竟混在伊胡教中来到了鸡鸣寺。当时互通姓名时,此人并未自我介绍,伊胡教人亦未引见,群僧只道此人孤傲,也未在意,却不料此人并非八大教之人。此时得那人言出该名男子的真实身份后,众僧均是一凛,只因当年玉丰城赖以成名的,一是他高绝天下的剑术,二是他手上的那把锋利无匹的神剑,而那把神剑恰恰便叫做不当剑。此是巧合,还是这玉光寒故意如此,怎地在群僧刚刚知道了不当剑这回事的时候,此人就会出现?难道不当剑的失踪与此人有关,而不当剑当年又为何在十方寺中,而不应在丰城派吗?众僧顿时大感困惑,似一团历史迷雾向众人拢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