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冷漠无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一切,如楚云所计划的一样,这些天,他明着休战,暗着便在驻扎地附近布置陷阱,就等着夏莹一头撞上WwW..lā
  
  经此一役,夏莹一方损失惨重,虽然逃回了桂州城,但他们已经无法再据守了,粮草不足是一个原因,战败之后,他们难以再守住这第一道关卡,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防线,必须要收缩了,夏莹回城之后,都来不及伤心,便下达了撤退的命令,而楚云,也没有让她失望,果然是带着大军来攻城了。
  
  这次的攻势,比那天的正面冲突,更加猛烈。
  
  而如此猛烈的攻势,带来的伤亡自然是更加惨重。夏莹即便是决定了弃城而逃,也不得不要留下一批人来断后。
  
  李金兄弟四人,在这个时候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
  
  夏莹想要拒绝,但最后,她还是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为了顾全大局,她必须要离开,而留下的人,自然是难逃一死。
  
  “没时间耽搁了,走吧!”
  
  林千绪催促道,她也不知道今日那个武蕴儿为什么忽然变弱了,但即便是变弱了,她也还是受到了一些轻伤。
  
  原本,她就是不愿意让夏莹来到最前线的,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如今局势突变,不管怎样,都必须要护得她的周全。
  
  夏莹终究是狠下了心,在这个时候,优柔寡断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你们,保重。”
  
  夏莹对李金四兄弟,说出了最后的,告别的话,说是要保重,但这留下来的人,只有可能死路一条。
  
  随着夏莹大部队的撤离,只留下小部队的李金四兄弟对抗楚云的大军,美国多久,桂州城就破了。
  
  楚云率军杀入城中,便受到了李金等人的阻拦。
  
  “公子,好久不见了。”
  
  在李金身边的,已经不足百人,反正是留下送死的,能走多少,就走多少吧!
  
  他和楚云打了个招呼,楚云却道:“放下手中的刀,可以给你个痛快的死法。”
  
  “这不可能。”
  
  四兄弟异口同声地道,楚云便只能摇摇头,手一举起,众人便知道,当这手落下,便是大军冲杀之时了。
  
  然而,这时城中的居民都冲了出来,手里或拿着菜刀,或拿着扫把,老弱妇孺,皆在其中。
  
  他们站在了李金等人的身前。
  
  楚云这手要是落下,要杀的,就不只是青莲教的这些人了。
  
  “挡我者死!”
  
  楚云发出了最后通牒,但那群百姓,依然如故,还是挡在了军队的前面,掩护着李金等人的撤退。
  
  这一点就是楚云没想到的了,夏莹到底是做了什么,居然能将民心,笼络到了这种程度。
  
  楚云原本以为,百姓都是自私自利的,人本来就是自利的,所以,他根本没预料到,居然会有一城的普通百姓,为他们做到了这种程度。
  
  楚云完全可以将这些百姓也视为叛党,杀一个,就是一份功。
  
  在以前,还有杀良民冒称杀贼的。如今,这些百姓,也可以视为反贼了,但楚云如何能下得了这个手。
  
  扬起的手,终究还是放下了,楚云在等着李金等人撤走之后,才下令道:“肃清城中余孽,将这些百姓,都给我抓起来,但凡抵抗,格杀勿论!”
  
  楚云这次是准备搞个大工程了,若是这帮百姓安分一点,楚云大可不必如此,但他们做到这个程度,那就只能赶走了。
  
  要不然楚云占据了桂州城之后,他们在背后捅刀子,楚云征战起来,也不会安心。
  
  可惜楚云不是杀人魔王,不然这一城的人,杀光了都没人能说他一句不对的。
  
  抓捕过程中,自然是发生了抵抗的,楚云这次就说到做到了,谁反抗,谁死。
  
  杀了几个人之后,才终于让人老实下来,楚云也没有太为难他们,只是让人押着他们,去干活。
  
  干活,就有饭吃。
  
  和在平阳关以工代赈的方式差不多,只是这次更加粗暴而已。
  
  但这样粗暴的举动,也让桂州城的人老实下来了,楚云给老人和小孩安排的工作都比较轻松,成年人的就比较艰苦,但累不死他们,也饿不死他们。
  
  很快,经历了战争创伤的桂州城就恢复过来了,粮食依旧紧张,楚云就让人组织青壮,进山打猎,其他人开荒种地。
  
  往西边推进的步伐暂且放下了,但楚云酷吏的名声,却是传了出去。
  
  战胜的消息传到朝廷中,自然是让赵构欣喜非常,果然,让楚云出马,就是不一样。
  
  赵构心中舒坦,自然是每把那些传入他耳朵中不好的信息放在心上。他也没催楚云继续西进,在他看来,楚云肯定是个有分寸的,他只需要大力支持粮草就可以了。
  
  而朝政现在也几乎稳固在了赵构的手里了,上次借故撸掉了几个大佬,自然是有新人补上的,这些新的人,当然全都是唯赵构是从。
  
  此时的西征之战,暂时陷入了停滞,放弃了一城之地,青莲教的生活压力虽然还在,却小了很多,和楚云的选择一样,夏莹也叫人进山打猎,下水捕鱼,勉力维持着控制范围内,百姓的生存。
  
  李金等人成功逃脱,着实让夏莹意外,但得知真相之后,夏莹的心情也特别沉重。
  
  直到楚云将一城之地的百姓都抓去做苦力的消息传到夏莹耳中,夏莹对楚云更是失望至极。
  
  在同时,夏莹也暗暗自嘲,说好的断绝来往,不再有瓜葛的是她自己,如今楚云如她所言,真的决绝了,为何自己又如此痛苦呢?
  
  时间继续过去,转眼秋至,总算是熬到了收获的季节。经历了旱灾和蝗灾,蜀地的收成很不乐观,粮食依旧是个问题。
  
  要想恢复元气,至少还需要一年。
  
  朝廷年年都愁的就是养活天下百姓,现在夏莹也必须要担心这个问题了。民以食为天,他们现在的最低需求,就是活着了。
  
  而在秋收之后,战争,再度开始了,楚云和武蕴儿继续率大军西进,现在楚云名义上是监军,却做了将军所有的事情,而武蕴儿这个将军,一直是在全程划水。
  
  水的楚云都提醒她放水不要那么明显了。
  
  比较明显的就是上次和林千机和林千绪对战,以武蕴儿的实力,一个杀两个轻轻松松,结果一个没杀掉,还让对方牵制了那么久,最后让对方逃走了。
  
  真是拙劣的演技。
  
  好在别人对武蕴儿的武力值到底多强,也不是很了解,反正反贼们也很强,所以武蕴儿打了个平手,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武蕴儿也只是瞒不过楚云一人而已。
  
  桂州城的下一站,就是锦城了。
  
  过了锦城,才是蜀城。
  
  若是破了锦城,那青莲教,就只能最后驻守在蜀城一隅之地。
  
  真像是闯关,一关更比一关难。
  
  大军再度压境,结束了连日来的和平局面。
  
  而这次和之前在桂州城不同了,过了这么久,粮食最紧缺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所以等着对方出城一战,是不现实的,而楚云这边的大军,运输粮食也极为损耗人力。
  
  所以,这次不能拖时间。
  
  拿人命去堆,是最差的攻城方式,特别是在对方据守高地,易守难攻之时。强攻会损失比对方更多的兵马。
  
  杀敌一千,自损三千都有可能。
  
  那么,此时攻城,就只有一计了。
  
  火攻!
  
  如今正是秋高气爽之时,天气干燥,适合放火。
  
  林千机和林千绪,原本都卯足了劲想要在锦城给楚云一个教训,结果楚云的操作就让他们看不懂了,调派了大量的人手,在附近收集柴木。堆积在了锦城之下。
  
  这一副放火烧城的架势,顿时让人觉得,他是不是有些异想天开了。
  
  想要烧掉一座城,那你得要多少火?
  
  奇怪的是,堆积了足够的柴之后,楚云又让人砍树去了,莫不是觉得柴火不够,需要砍树来配合。
  
  夏莹这边也不是没想过要去破坏楚云的柴堆,不管是什么计划,破坏就对了。
  
  但是之前在桂州城中的埋伏和陷阱,让夏莹不敢轻易率兵突袭楚云了。
  
  万一,这个又是计策呢?
  
  而且柴火布置的地方,时常有重兵把守,而且距离锦城,有一段距离。
  
  夏莹也觉得,放火应该是不可能的,但楚云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越想越想不通,夏莹心中的不安感就越发浓郁了。
  
  而楚云在砍了几天树之后,终于消停下来了,却还是什么事情都没做。
  
  这次武蕴儿都好奇了,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楚云挥着折扇答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又过了一日,楚云才道:“明日东风起时,点燃薪火,锦城可破。”
  
  武蕴儿还是没明白,东风和破城有什么关系,次日,果然来了东风,楚云看天气的水准,也是不错的,不是靠夜观天象,而是靠的地理知识。
  
  东风起时,夏莹终于看到了火堆燃起,可是,布置得这么远,放火能烧掉什么东西?
  
  夏莹一开始还不明白,当滚滚的浓烟,被东风送入锦城的时候,夏莹才恍然大悟。
  
  这不是火攻,而是烟攻!
  
  历史以来,还没有人用过这样的办法攻城,但这招,确实是太阴损了!
  
  许多未能完全燃烧的树木,带起的浓烟吹入锦城,身在锦城当中的人,根本无法承受!
  
  如果不撤走,被熏死在城里都有可能。
  
  “你怎能做出如此行径!!”
  
  夏莹不敢相信,楚云居然也会有对普通人下手的一天,这些浓烟,当然是无差别的伤害锦城中的每一个人。
  
  夏莹立刻要求撤退,所有青莲教众,一起帮着锦城的百姓撤离锦城。
  
  能带走的粮食尽量带着,带不走的,也没办法了。
  
  等到烟雾散去,大军入城,锦城已经是空了。
  
  没有人死在里面,夏莹的决策还是很果断的,而且如楚云所预料的,她没有放弃任何一个百姓。
  
  而他的军队,没有废一兵一卒,便拿下了锦城。
  
  空气中还残留着一点烟火的余味,楚云这次对空气的污染是非常严重的了,至少半个月内,锦城不适合人居住。
  
  好在这个时代,也没有什么工厂之类的东西,大自然,会很快将这一带的空气,重新净化。
  
  武蕴儿在楚云如此轻易拿下锦城之后,也被惊呆了,原本以为这次的战争会是相当惨烈才能拿下锦城,谁知道竟如此简单。
  
  这东风,果然厉害!
  
  现在,再往西,就到了两界山,离人崖了。
  
  两界山,才是最难过的一关,如当初楚云当使节的时候,那么多军队,只需要山上有人推动滚石,就只有逃窜的份。
  
  所以,这一带,夏莹肯定会布置同样的手段。
  
  楚云的进军,到两界山前,差不多就可以停止了。
  
  过了离人崖,之后的江源县虽然稍微平坦,而西边一点的蜀地,道路虽然崎岖,也是易守难攻,但比起两界山,还是差了点。
  
  两界山都守不住,蜀道就更难守了。
  
  对楚云而言,两界山,也是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
  
  他和夏莹的孽缘,是从小就开始了,但是,确认了双方的心意的时候,却是在这两界山下,离人崖前。
  
  这里,大概也会成为两军交战,最关键的地点,也可能是最后的决战之地。
  
  过了离人崖,就算是青莲教还能苟延残喘,也离败亡不远了。
  
  两界山,就是最为重要的关隘。
  
  不过几个月的时间,楚云就将声势浩大的青莲教,逼到了这种程度,这都是因为,叛乱的地图太小了,如果是全国叛乱,那楚云可能会有点难办。
  
  当然了,真到了那种程度,肯定是国家彻底腐朽了,那楚云会帮着哪一边,也说不准。
  
  只是西南一代的叛乱,很轻易就能收拾掉了。
  
  不过,夏莹的活动范围,并不只是在西南一代而已,她走过的地方,比楚云想的还要更多。
  
  从西到东,从北到南,青莲教教众,遍布天下,只是西南被选为了总部基地而已。
  
  当楚云屯兵两界山前之时,青莲教在其他地方的叛乱,也终于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