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节:脸都不要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林剑的天赋资质,在寒冰门敢说第二,是绝对无人敢说第一的!
  
  至少作为争夺圣子的两个有力人选之一,林剑在天赋上远超作为姬长风弟子的杨雄!
  
  可惜的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林剑也许确实比杨雄的天赋要高,但是跟秦枫比起来,那真的是……完全不够看了!
  
  李蒙原本还觉得遭到了寒冰门的不公平待遇,一口气在心里,险些要憋到内伤,此时终于一口气酣畅淋漓地吐了出来。
  
  他上前一脚,狠狠踢在了跪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林剑身上:“还不滚开,趴在地上想被人踩吗?”
  
  堂堂的内门护法居然被杂役弟子一脚踹开。
  
  林剑何曾受过这么大的委屈,但偏偏他此时此刻,元神承受着秦枫的巨大威压,别说是起来反击,就连直起身来,都不可能做到!
  
  不只是林剑,就连寒冰门中实力普遍较强的执法弟子,此时也只能看着秦枫领着百名弟子横穿而过,径直朝着大殿走去。
  
  不是他们不想阻挡秦枫,实在是因为,他们动都动不了啊!
  
  此时此刻,大殿之上,看着秦枫居然就这样带着百名弟子,押着被五花大绑的杨雄,就上了殿来。
  
  所有寒冰门的长老们皆是惊住了。
  
  尤其是大长老姬长风,他一直以来都比较支持秦枫做寒冰门的圣子,谁曾想到,自己的弟子与秦枫出去一趟,居然闹成这样回来。
  
  而且看杨雄的样子,还断了一条右臂。
  
  这明显就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别说姬长风只是一个普通的修炼者,看到自己的爱徒被斩去一条右臂,变成了废人,就算是泥人都要动怒的。
  
  “秦枫,你这是什么意思?”
  
  众多长老看到一贯支持秦枫这个圣子的姬长风都动怒了,一个个也是纷纷落井下石,朝着秦枫咆哮了起来。
  
  “就算你是寒冰门的圣子,地位比杨雄高一些,但杨雄在你之前入门,你怎可下此毒手?”
  
  “姬长风长老如此关照你,没想到你居然全无感恩之心,还对同门如此狠毒,真是养不熟的狼崽子!”
  
  “还不立刻给杨雄松绑?”
  
  至于之前与秦枫最不对付的林南天,显然因为秦枫在门外教训林剑的事情,仇上加仇,登时冷笑着说道:“之前没有仙根,就到处搞事,现在有了仙根,先废了自己宗门的年轻强者……”
  
  “你这圣子当得可真不赖啊!”
  
  面对暴怒的寒冰门一众长老,秦枫也不与他们多说,径直扔出两枚留影宝珠。
  
  两枚宝珠刚要在神念的催动之下刚刚发动,陡然,一道袖中寒光直刺向秦枫的两枚宝珠!
  
  竟是要一击之下,将这两枚宝珠一齐打得粉碎。
  
  出手的人,不是旁人,正是林南天!
  
  若是宝珠碎裂,林南天最多被人挖苦几句,说他不择手段打压小辈。
  
  对于秦枫来说,则是灭顶之灾。
  
  废了寒冰门大长老的心爱弟子,还拿不出足以证明杨雄叛门的铁证。
  
  秦枫的下场会怎么样?
  
  这还需要多说吗?
  
  难不成指望天鹤宗过来为秦枫澄清真相?
  
  那还不如去指望杨雄自己良心发现,认罪伏法,来得更实际一点!
  
  可这生死刹那,秦枫居然都不动手去拦截那道袖中剑光。
  
  是没有想清楚利害关系?
  
  还是林南天猝然出手,秦枫都没有反应过来?
  
  结果,当然都不是……
  
  “呯呯”两声清响,秦枫怀中掏出的两枚宝珠应声而碎。
  
  晶莹碎屑如深雪迎风飘落,徐语嫣,李蒙等人皆是惊叫了起来。
  
  尤其是徐语嫣,惊叫开口,立刻就暴露了自己女儿身的秘密。
  
  她旋即掩口,但却哪里还来得及?
  
  只立刻就听得林南天冷笑了起来:“呵,出去一趟,还带了一个女人伪装成我们寒冰门弟子带回来……”
  
  “还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的野女人,竟想在寒冰门里金屋藏娇?”
  
  “真是有辱门风,有伤风化!”
  
  他看向秦枫冷笑道:“这件事情暂且记下,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杨雄犯有叛门大罪?”
  
  无耻之尤。
  
  林南天的行为,顿时就激发了百名寒冰门弟子的愤怒。
  
  林南天居然为了陷害秦枫,连脸都不要了!
  
  可就在这时,秦枫却是不急不忙,看向面前的林南天甚至都带上了嘲讽的笑意。
  
  “林南天,你还真的为了陷害我,把老脸都豁出去了!”
  
  见到秦枫还在笑,林南天笑得更加得意了起来,脸上的纹路都层层叠叠地皱了起来。
  
  “秦枫,口说无凭,拿不出证据,今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不只你的右手,连你这条左手都要一齐赔给杨雄!”
  
  被五花大绑着的杨雄,原本眼神浑浊如死灰一般,此时竟是又透露出些许的神采来。
  
  他似是重新燃烧起了复仇的火焰。
  
  可这火焰才刚刚燃起一个刹那,就……
  
  “你以为我不会多存几份吗?”
  
  接下来的场景,差点没有把林南天给气得噎死。
  
  只见秦枫大大咧咧地从口袋里又排出了十几枚留影宝珠。
  
  几乎与刚才被林南天击碎的两枚,一模一样。
  
  要知道,散仙界属于天外天的最底层,属于被压榨,抽血的下级仙界,物资其实很是很匮乏的。
  
  莫说是留影宝珠了,需要灵石制造的须弥戒指都很珍贵。
  
  但在秦枫这里,留影宝珠……
  
  中土要多少,有多少好吗?
  
  所以林南天万万没想到,秦枫居然还会存有另外的留影宝珠。
  
  而且还存了这么多!
  
  这哪里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修士,所能拥有的?
  
  但林南天还是心存侥幸,冷声呵斥道:“休要虚张声势!老夫看你能拿出什么证据来……”
  
  但见秦枫信手在十几枚留影宝珠里随手挑出了两枚,扔给林南天道:“林南天,你不是不要脸也要毁掉证据陷害我吗?”
  
  “来,再让你捏碎两个,让你过过瘾!”
  
  林南天一时尴尬,手里的两枚留影宝珠捏在手里是扔也不是,捏也不是。
  
  这可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林南天为了陷害秦枫,不惜出手打碎了秦枫的物证。
  
  哪里知道,秦枫早有准备。
  
  “难怪这臭小子都不阻拦我出手……”
  
  林南天这才意识到,为什么秦枫都不出手护这两枚关键的物证。
  
  原来这就是一个坑,等着林南天往里跳呢!
  
  “真是可恶至极!”
  
  想到这里,林南天就气得牙痒痒。
  
  就在这时,秦枫又拿起了两枚留影宝珠,神念注入其中,登时两幅画面氤氲而出。
  
  一幅画面是杨雄变节,在悬空宫阙上,出言陷害秦枫与百名寒冰门弟子,被迫让他们与百名天鹤宗弟子做生死决斗的场景。
  
  第二幅画面更是叫人义愤填膺,叫林南天脸上火辣辣的疼。
  
  杨雄在天鹤宗长老的帮助之下,截杀秦枫与寒冰门众人。
  
  哪怕什么其他证据都不需要,也足以作为杨雄叛门的铁证了!
  
  “想不到……”
  
  姬长风看到眼前的两枚留影宝珠,痛心疾首道:“想不到我姬长风倾尽数十年心力,居然养出来的是一头白眼狼!”
  
  其他长老们更是偃旗息鼓,再也不提秦枫的坏话。
  
  秦枫亦看向姬长风说道:“本来杨雄在勾结天鹤宗截杀我等,我在半路上本就可以杀了他,但若不将他带回宗门发落,难免会多出许多口实来!”
  
  他对着姬长风拱了拱手,又朝着全场其他的长老作了一个揖,独独卯下了林南天,方才直起身来说道:“叛徒杨雄如何处置,还请诸位长老代表寒冰门裁决!”
  
  秦枫话音落下,跪在地上的杨雄已是自知不可免罪,低声忏悔道:“弟子有罪,弟子辜负师门栽培,弟子罪该万死!”
  
  听得杨雄认罪,姬长风不禁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勾结天鹤宗,屡次谋害同门,险些害得我宗遭遇不可挽回的重大损失……”
  
  “若要是宽宥了你,恐也是说不过去的!”
  
  姬长风沉声叹息,缓缓说道:“念在你与我师徒一场,之前于本门也有一些功劳……”
  
  他看向在场的其他长老,徐徐说道:“功过相抵,我建议让杨雄自行了断吧!”
  
  可以说,让杨雄自裁,等于是保全了他作为寒冰门内门护法,仅次于长老地位的最后面子。
  
  也算是一个得当的处置。
  
  众寒冰门长老也纷纷点头同意。
  
  然而就在这时,忽地一个人尖声反对道。
  
  “我看此事不可!”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林南天!
  
  今日林南天已连续被秦枫打脸了好几次,此时此刻,居然又屡败屡战,跳了出来!
  
  正当众人不明所以,不知道林南天还能在杨雄叛门这件铁案上再做什么文章的时候……
  
  “杨雄,你倒是说说,秦枫如何在天鹤宗众多长老的包围下,击败了你,还能够安然脱险的!”
  
  李南天捏了捏下巴上的胡茬,冷冷说道:“你交代得越清楚,你活命的机会,就越大!”
  
  霎那之间,整个寒冰门的大殿上,落针可闻。
  
  是啊,所有人之前都忽略了这一点。
  
  就算此时此刻,秦枫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有了散仙境四重的实力,但是仅仅一个散仙境四重,怎么可能从这么多天鹤宗的长老手下全身而退?
  
  而且还从天鹤宗众多长老的眼皮下面重创了杨雄,还能够生擒回来!
  
  这其中肯定是有蹊跷的啊!
  
  林南天冷冷笑道:“若说秦枫没有勾结其他宗门,我林南天把头拧下来给你们当球踢!”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