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已尽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内侍鼻涕眼泪一堆,以头点地道:“殿下,贤王他不是个好惹的,他,他对奴婢已经动了杀意,奴婢……”
  
      “哦?动了杀意?”萧衡玩味的声音响起,落在内侍耳中没由来地,让他心颤。
  
      “殿、殿下……”
  
      “那真是可惜,因为,本殿下也动了杀意呢!”
  
      “殿”
  
      几乎是在同时,萧衡已经拔出了架子上搁置的宝剑,割断了一条性命。
  
      鲜血喷洒出一道艳丽的弧度,映入双目阴鸷的人眼中。
  
      自门外进来的人目光淡淡地瞥了眼倒在血泊中的身影,道:“殿下何必为一个奴仆动怒。”
  
      萧衡扫了眼陆镇元,径自坐下后,拿出帕子将剑身染上的血擦净,再搁了回去。
  
      “瞧着碍眼,自然就没有留下的必要。”
  
      两人端起茶来,仿佛地上的血腥不存在般。
  
      进来收拾的人大气不敢出一下,轻车熟路地将周围清理好。
  
      仿佛是对室内尚存的血腥味不大喜欢,陆镇元眉头微皱着。
  
      “听说调令被贤王退回来了?”
  
      闻言,萧衡脸上狰狞,“哼,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是个什么心思,你我都清楚。”
  
      “看来,他是有必胜的把握了。”陆镇元说道。
  
      这也是他担心的,不知道对方手里究竟掌握了多少势力,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个时候,他们都在彼此试探中,一旦有一方弱势,必定会被其他一方吞噬。
  
      萧衡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想了想,觉得还是得从名声上入手。
  
      “殿下的意思是……”
  
      “给他安个罪名,通敌卖国如何?”
  
      “这个罪名不好弄,百官也不是好糊弄的,更何况那些百姓正推崇着贤王,贸然给他安上罪名,恐怕百姓们也不会信。”
  
      “那如果这个罪名是真的呢?”
  
      萧衡抬眼看向一边坐着的人,眼中是好不掩饰的野心与恶意。
  
      陆镇元没想到他会这么做,为了扳倒一个贤王,而真的出卖自己的家国。
  
      若是江山真落到这种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江山社稷岂能儿戏,若是敌人真的攻打我国,届时外忧内患,殿下即便登上了皇位,也不过是个漏筛罢了。”
  
      “这就要看文贤伯你的了,”萧衡慢条斯理地说道:“你是父皇留给本殿下的左右手,父皇信任你,我也信任你。”
  
      陆镇元愣了愣,抿紧了唇。
  
      “文贤伯放心,待本殿下登基后,令爱就是唯一的皇后。”
  
      他对陆苒还是颇有兴趣的。
  
      陆镇元面色平静,他大抵知晓他的意思了,这是打算牺牲他去对付贤王那只老狐狸。
  
      思及此,他心中冷笑,二皇子这未免太低估他,也高看自己了。
  
      “能为殿下分忧,臣荣幸至极!”
  
      “本殿下就知道没看错人,文贤伯,一切就交给你了。”
  
      “是,殿下!”
  
      他恭敬应下,算是应付了他。
  
      离开二皇子府后,陆镇元嘴角的笑意仍旧未落,只是意味不同了。
  
      天空碧蓝如洗,群鸟低飞。
  
      “看来萧氏气数已尽!”望着天际的陆镇元低语道,随即收回目光远去。
  
      ……
  
      别庄里,陆苒细细琢磨着京都送来的消息,坐在房里忍不住走了神。
  
      现在贤王势大,的确不是个好兆头,若是要削弱他的力量,那么贤王世子倒是个突破口。
  
      只是这样一来,她与裴瑾琰只怕更加无法解开心结了吧!
  
      再如何,萧墨也是他为数不多的挚友,虽说两人如今已经是不同路了。
  
      “小姐在犹豫吗?”花蕊的声音传来,拉回了陆苒的神思。
  
      她看了眼替她换茶的东篱,淡淡道:“看来你在我身边规矩学的不大好。”
  
      花蕊脸色一僵,立即福身,“奴婢知错,奴婢并非有意打搅小姐,只是……”
  
      “只是什么?”
  
      “旱灾已过,江南多地已经降雨,底下人传来消息,贤王世子已经准备回京了,现在怕是已经在路上。”
  
      “这么快么?”陆苒端起茶碗,“萧墨看似无能,可他却是个不可小觑的,你得到的情报,他是走那条路回京?”
  
      “回小姐,最快的是水路!”花蕊说道,不过听了陆苒的话,自己也在沉思着,难不成,贤王世子金蝉脱壳,欺骗了她们的人?
  
      “水路,”陆苒笑了笑,那个男人即便离开了京都,也不会错过京都的任何消息吧!
  
      按照他的性子,既然知晓贤王已经被盯上,定然不会坐视不理。
  
      也就说……
  
      “看来我低估他了!”
  
      “小姐?”
  
      花蕊闻声与东篱一同看着她。
  
      “立即将许老请来,就说我又要事相商!”
  
      花蕊立即应诺,“是,奴婢这就去。”
  
      她腿脚要比普通人的东篱快些,自然二话不说便应下离去。
  
      东篱面露忧色,“小姐这些日子愁眉不展,如今又是贤王世子,您真的打算与裴侯爷断了吗?”
  
      陪伴在她身边这些年,对于自家主子与裴侯爷究竟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她可是一清二楚的。
  
      陆苒眼睫颤了颤,垂下道:“我喜欢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敌是友。”
  
      而她的身份,注定与之站在对立面。
  
      既然当初她没有选择他,那么以后也不会退缩,即便是与他正面交锋!
  
      东篱默然,心疼自家主子之余,也颇感无力,当真是造化弄人!
  
      很快,许老便来了,见过礼后与陆苒坐在内堂的高椅上,问道:“四小姐说的要事是……”
  
      “贤王世子!”
  
      “萧墨?”
  
      许老有些疑惑,不解地看着他。
  
      陆苒只得解释道:“父亲传来消息,二皇子打算利用他对付贤王,既然他有心要利用父亲,那么我也该礼尚往来不是!”
  
      从二皇子打算利用她父亲那句话开始,许老的脸色便沉了下来。
  
      他看着眼前不过二八年华的女子,道:“四小姐想必有法子了,需要老朽做什么?”
  
      “许老爽快,”陆苒笑道:“许老手里的人都是擅长追踪伏击者,我想让您派人诛杀萧墨,嫁祸给二皇子!”
  
      “萧墨?杀他不若杀了贤王,还能省事些。”
  
      “非也,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陆家只要做那只黄雀就好!”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