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忧心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陆镇元应下,“既然是殿下的吩咐,臣定当尽力。”
  
  二皇子点头,薛贵妃的事以及太子的事都是堵在他心里的一根刺,一旦知晓是何人泄露机密,他一定会教那人生不如死。
  
  离去之际,二皇子又问到了陆苒珺,陆镇元只得客气地回他:“老夫人受不得热,说是与往年一样,仲秋前再回来。”
  
  “这样啊,那可真是久。”
  
  没有深究这话里的意思,陆镇元微微低着眼帘,不让对方察觉自己的心思。
  
  直到将人送出了府门,陆镇元才收起笑意,目光泛着一丝冷锐。
  
  回到书房里,他打了个手势,立即便有暗卫落了下来,只听他吩咐道:“派人去盯着薛家,任何动静都必须上报。”
  
  “是……”
  
  陆镇元张了张嘴,想要再吩咐什么,却又顿了下来,罢了,还是过几日他亲自走一趟吧!
  
  挥退了暗卫,他疲惫地坐在书案前揉着眉骨,说实在,薛贵妃这一茬儿还真不是他设计的。
  
  原本按照他的计划,薛贵妃已经失势,是死是活已经不重要了,至多再利用她来牵制下皇帝。
  
  可二皇子早已经不是那个可以让皇帝施压的人了。
  
  就算薛贵妃还在,也无法阻止二皇子的野心。
  
  这件事,不用多想,他就知道是谁做的。还真是果决,这么快就替裴家铲除了个威胁。
  
  更别说还闹得薛家大乱。
  
  此时,侯府内,因为太子的关系,全府戒备森严,府外也是亲兵把守。
  
  一来昭示了身份,二来光明正大地袒露行踪,也让旁人下不了黑手。
  
  只要太子一天不死,就还是名正言顺的储君,二皇子就在他之下。
  
  看着忙碌的众人,太子不知在想着什么,苍白消瘦的脸色衬得一双黝黑的眼睛更大了些。
  
  许久之后,裴瑾琰进来,出声道:“殿下身子不好,还是多歇息吧!”
  
  萧泽抬起头看向他,眉头微皱,“我听说薛贵妃死了,是表哥安排的?”
  
  “倒不是我,最多不过帮了把手而已。”
  
  “那是……陆姐姐对不对?”他低声道,心中不知在想着什么。
  
  裴瑾琰没有反驳,“放心吧,薛家现在也自顾不暇,二皇子又损失了东都大将军这员猛将,暂时抽不出手来对付您。”
  
  “表哥莫要宽慰我了,我虽小,可也并非什么都不懂。”萧泽说道:“昨夜宫中出了那么大的事,朝堂怕是也有不小的变化吧,二皇子一向心狠手辣,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我……又连累了不少人吧……”
  
  “殿下多虑了,并非是连累,而是心甘情愿。”
  
  “表哥……”
  
  看着萧泽漆黑的眸子,裴瑾琰笑了笑,“若是让二皇子登基,朝中怕是腥风血雨不会停了,他们大多也都是为了自己,你不必自责。”
  
  “是么……”他低下头,抿紧了双唇。
  
  室内透过窗子而洒下的光落在地上,却怎么也驱不散他们心中的阴霾。
  
  宫中一事过后,半月内,京都各官员下马的人不在少数,上至三品,下至七品,当真可以称得上是血洗。
  
  菜市口的血色即便日日冲刷也还是磨灭不了那股血腥味。
  
  一时间,京都人心惶惶,对主导这一切的二皇子恐惧至极,各种议论纷纷传出。
  
  早已知晓他不会心慈手软,可一下子折损那么多人,裴瑾琰心中到底是愤怒的。
  
  可惜,能保住的也不大多。
  
  坐在议事厅内,几个心腹以及自己人各个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再这样下去,怕就不止是皇权更替这么简单了,内乱一起,外敌怎会甘心寂寞。”
  
  “王大人说的是,”身为翰林院侍读学士的邹轩说道,“此次不仅是朝中官员,还有不少新入朝堂的学子,即便有的被远放,也未能幸免。”
  
  被称为王大人的人叹息一声,“连崔院长的学生都未能幸免,更别说他人,看来二皇子是执意培养自己的人了。”
  
  连让他们准备的时间都没有。
  
  “不知镇国公如何看?”邹轩突然看向坐在一旁闭目养神的人。
  
  被提到名的镇国公睁开眼,扫了眼他们,摇摇头,“宫中已经被二皇子攥在手中,皇帝只怕也凶多吉少,现在能阻止他的,也只有靠众人之力了。”
  
  裴瑾琰未语,目光沉静地看着他们。
  
  邹轩闻言,提议道:“不若试着拉拢陆家?如今还能算是权贵,有些地位且保持中立的也就陆家,齐家,白家这几家了,若是再拉拢了他们,结束这内乱便指日可待。”
  
  “白家还是算了吧,那个只会炼丹醉生梦死的家伙能干什么。”有人不屑道。
  
  “齐家一向不掺和这些,京中一有什么事,就他们躲得最快,这不,我听说自出事前,他们府门已有半个多月未开过了。”
  
  提起这个,众人不禁皱起眉头,对齐家这样的做法不耻,可也没法子。人家明哲保身,并没有什么错。
  
  “那只剩陆家了……”邹轩说道,“小儿倒是与陆家长子有几分交情,也是同窗,不知能不能借着这个身份试上一试。”
  
  镇国公抬眼,“陆家?别想了,陆家三房文贤伯只怕已经归顺了二皇子,剩下的两房你觉着还可能么?”
  
  况且,剩下那两房也没多少作用。
  
  邹轩听得一愣,从前陆家只站中立,怎的这会儿……
  
  似是看出了他想要说什么,镇国公解释道:“陆镇元本就是皇上的心腹,可想而知,皇上会将这股势力留给谁。”
  
  自然不会是太子,众人这般想着。
  
  “可惜了,”邹轩说道:“若是有陆家相帮,必定能与二皇子抗衡。”
  
  且以陆镇元那厮的手段,也许他们还能占据主导。
  
  裴瑾琰听着,并未接话,自己与陆家的关系是极为隐秘的,便是他们也不知。
  
  “不若试试联姻?”有人提议道,拉回了裴瑾琰的神思。
  
  “说起来,文贤伯家的嫡长女如今还未婚配,这都要多亏了徐家了。”
  
  镇国公瞥了眼说话的人,“啧,干我何事,那都是五房闹得。”
  
  王大人看向邹轩,“我记得邹大人家长子也尚未婚配,长得倒是一表人才,乃当今探花,不若去文贤伯家试试口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