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司徒阔的为难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别看钟秽受伤了,但打起人来照样是生龙活虎。
  
      只见杜充被他打得是奄奄一息,司徒阔出来阻挡,“钟秽,你不要欺人太甚。”
  
      司徒阔打心里不想出这个头,但没办法谁让司徒家的人都在荆州呢?
  
      他早已不是在洛阳城中任意厮混的纨绔了,而是家族之中年轻一辈的柱石。
  
      他要为全族考虑,哪怕他当下很害怕。
  
      钟秽看着司徒阔,“你到是像个人物,可惜跟错了人。”
  
      “钟秽,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你的处境未必会比我们好多少?”
  
      齐央出来打圆场,他可是知道钟秽秉性。
  
      “妹夫,你就不要在这里跟这种人计较了,有些事拖不得。”
  
      钟秽来干什么的?齐央很清楚。
  
      “也对。”
  
      钟秽把杜充扛了起来,“都给我让开。”
  
      这就是要强行带走啊!也就是钟秽才能做出这种事。
  
      别人想都不敢想,齐央把头撇过去,嘴角含着笑意,又有好戏看了。
  
      齐央是唯恐天下不乱,而荀衢却大为头疼。
  
      真就没见过这样的人,“钟秽,你是想挑起战端吗?”
  
      “你觉得我会怕吗?”
  
      姜棣可不会让钟秽走了,否则他将会颜面尽失。
  
      “你觉得我会让你离开吗?”
  
      “你可以试试。”
  
      这个时候司徒阔走到了齐央的身边,“你就这么干看着?”
  
      “我不看着我还能怎么办?你别忘了我是谁的人?”
  
      “那你也得指点我两句吧!”这才是司徒阔想问的。
  
      司徒阔也很是为难,早知道这样,他还不如战死沙场呢?
  
      齐央也是一个念旧的人,“很简单打人。”
  
      “打谁啊?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当然是打钟秽了,难道是打姜棣吗?你的世子被如此折辱,你不得表忠心吗?但你要记得,只要钟秽还手了,你立马就装晕,这个你应该会吧!”
  
      作为一个曾经的纨绔,耍赖装腔作势,司徒阔驾轻就熟。
  
      “我知道了。”
  
      司徒阔活动了一下肩膀,打钟秽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举动,他是需要勇气的。
  
      “我跟你拼了。”
  
      还没打呢?司徒阔就喊了一句,一来可以为自己壮胆,二来也让钟秽有个防备,从而轻视他。
  
      只见司徒阔,一个凌空飞踹。
  
      人刚过去,就被钟秽打了回来。
  
      满口鲜血,钟秽神色阴沉,“不自量力。”
  
      司徒阔用手指着钟秽,“你.....”刚说了一个字,就晕了过去。
  
      齐央在一旁暗叹,装得还真像。
  
      姜棣这边的兵卒,已经抽出了兵器。
  
      就在这个时候陆宥跑了进来,“主公,荆姑娘出事了。”
  
      “怎么会这样,不是让你看着她吗?”
  
      “主公,你还是过去看看吧!”
  
      钟秽也不在这里做过多的纠缠了,撇下杜充就走了。
  
      齐央连忙跑了过去,“妹夫,你要带上我啊!”
  
      可刚跑几步就被荀衢拦住,“小师弟,你要去哪呀?”
  
      “师兄,你不用这么绝吧?”
  
      “我还有更绝的,你要不要试试啊!”说着荀衢已经把手抬了起来。
  
      齐央又不是被吓大了,“我不去就是了,何必动手呢?”
  
      “算你识相。”
  
      如果能留住齐央,荀衢是肯定要留得。
  
      齐央这种人不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那谁能放心啊!
  
      姜棣把杜充带走了,怎么也要给他治治伤,别真有什么好歹了。
  
      齐央坐在司徒阔的身边,碰了他一下,“我说人都走了,别装了。”
  
      齐央碰了好几下,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才发现司徒阔是真晕了,这个倒霉催的。..
  
      齐央也没照顾过别人啊!现在还要照顾他。
  
      钟秽马不停蹄的回到了自己的大营,却看见荆楚楚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陆宥,你给我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
  
      “实在是主公太冲动了,我只能用这种方法。”
  
      “你到底是哪边的人?”
  
      “当然是主公你这边的人了,要不然我也不会骗你。”
  
      荆楚楚一头雾水,“能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吗?”
  
      陆宥还真说了,他现在迫切需要荆楚楚缓和他与钟秽之间的关系。
  
      “将军,陆大人做得没错,你太冒险了。”
  
      “姜棣,他不敢动我。”
  
      “可他也不会让你把杜充带走不是吗?他还要拿杜充要挟杜昂呢?这个道理连我这个小女子都懂,将军你不会不懂吧!”
  
      钟秽也是一个有决断的人,“看来我们只能离开扬州了。”
  
      陆宥:“主公,现在撕毁盟约,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可我们留在扬州,也不会得到什么好处的,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扬州都不会属于我,这一点我很清楚。”
  
      “可阴陵那边还有主公的家眷,主公肯定是不会舍弃的,那样一来势必会在扬州耽搁一段时间,大敌当前会横生很多变故的。”
  
      钟秽想了一下,“这样陆宥你先离开,把我在阴陵的家眷送到徐州,我等你的飞鸽传书。”
  
      “主公这不好吧!那这里...”
  
      “我这里能有什么事?你赶紧去吧!”
  
      陆宥几乎是被钟秽哄走的,钟秽决定下来的事是不会更改的。
  
      .......................
  
      杜昂这边可是心急如焚,“先生,你说该怎么办?”
  
      “静观其变。”葛洪只能这么说。
  
      这个时候杜昂不能狠下心肠,那做什么都是错的。
  
      “不如我们这边先派人过去吧!”
  
      “主公不可,本来我们在世子这件事上就处于下风,这个时候再派人过去,那么就连唯一的一点优势都交了出去,那样一来我们就完全被动了。”
  
      葛洪说的这些杜昂都知道,可他还是不放心。
  
      “总不能干坐着吧!”
  
      “我们到是可以打一下钟秽,他不是受伤了吗?这可是一个好机会。”
  
      “先生,你是想让我置充儿的安危而不顾吗?”
  
      “主公,抓住世子的是姜棣,而不是钟秽,我这么做不过是想从侧面刺激一下姜棣而已,否则事情拖下去就不好了,你也想早点见到世子吧!”
  
      真对应了那么一句话,关心则乱。
  
      此时的杜昂,连这么简单的事都想不到,可完全不像他呀!
  
      他平时的英明睿智,都到哪里去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