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三杰出一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看着面前的孩童,裴旻突然想起来汉初三杰。
  
  韩信、张良、萧何!
  
  三人在军、政、谋三方面都是绝顶拔尖的人物,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刘邦才能以弱胜强,打败了西楚霸王,取得天下。
  
  王忠嗣、颜真卿、李泌这三人似乎也是一个完美的组合……
  
  王忠嗣属于勇战派,或许在谋略上要逊色兵仙韩信许多,但是他把握战机的直觉,临阵指挥的天赋,也是当世罕见的。
  
  颜真卿在历史上就是一个宰相才,只是命途多舛,先后为李辅国、元载、袁傪、杨炎、卢杞等宰相排斥,未能升任宰相,但他每每受到排斥,都能凭借非常的干略,将地方治理的有声有色,从而一次次的进入庙堂。越是能够经得起考验的人才,能力越是不俗。
  
  而今颜真卿感受到了河陇的新气象,居然领悟了后世的经济政治方向,王佐之才,莫过于此。
  
  面前这个李泌这才十岁,已经有着妖孽一样的洞察力与才智,不需数年,大放异彩,自不用多说。
  
  “忠嗣是自己一手培养的,真卿也算自己的徒弟,要是再把这个妖孽收下,自己岂不是一人培养出能比肩汉初三杰的盛唐三杰?那说出去,多有面子……”
  
  裴旻心存他事,对于面前的棋局有些漫不经心。
  
  棋过中盘,裴旻突然发现自己下不去手了,居然输了八目子。
  
  一旁溜达一圈回来的贺知章见状,忍不住笑道:“小老弟这是大意了,以你的棋艺,不应该破不了局的。现在能够落子之处,以是不多,小友步步为营,这八目子可不好追。”
  
  裴旻看着棋盘,缄默会儿,说道:“却是未必!”
  
  他不在多想,认真应对。
  
  此刻棋盘上李泌控制的黑子犹如一条漆黑的大龙盘踞着,意图围剿裴旻四散周边的棋子。
  
  一子落粘,将自己的白字接连起来。
  
  李泌那细细的还未长齐的眉宇挑了一挑,低头沉思。
  
  贺知章也有些讶异,粘是围棋的术语,是连接的意思,应对剌的一种下法。
  
  但裴旻这手粘非但不妙,反而将自己的棋路给堵住了。
  
  贺知章忍不住心想:“这是认输投降了?”
  
  他微微摇了摇头,输人不输阵,直接投降,可不是自己这位兄弟的性子。
  
  李泌慎重的落子。
  
  裴旻也一步一步的下,他作死的棋路非但没有挽回败局,反而又搭进去了两目棋子。
  
  棋局进行至后半盘,李泌继续控制着大龙围杀白子,眼瞧着要将白子分断两截。
  
  裴旻却不闻不问,白子一落,居然放弃阵地,开辟另一个战场,强行分断,欲反杀白棋,直接打起了进攻。
  
  这一步大出李泌意料之外,迟迟拿不定注意落子。
  
  贺知章也忍不住敬意了声,大感意外。
  
  李泌不管裴旻的故弄玄虚,直接分断了裴旻的白子。
  
  裴旻败局以现。
  
  裴旻依旧步步进攻,就算是一分为二也保持着凌厉的攻势,即便是自寻死路,依旧进攻不觉。
  
  李泌额上的汗珠一点一点的冒出。
  
  明明是自己占据了优势,可在那不要命的进攻下,他还是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困兽之军,反而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
  
  左下角这小小的一亩三分地,意外的气意外的长
  
  蓦然间,裴旻的白子宛如神来之笔一般,落在了中央。恰到好处的一子,配合之前左下角的厮杀,直接盘活了已死的棋路,黑棋中央做活……
  
  李泌几乎看傻眼了。
  
  “这……”贺知章倒吸了口凉气。他活了大半辈子,还没有听过死棋做活的一招。
  
  裴旻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这一招在后世有一个学问,叫做僵尸流。
  
  在金大侠的中珍珑棋局的置之死地而后生,与僵尸流的弃子简化局面也有几分相通的风采。
  
  只是后世的围棋规则与下法跟这个时代,有着很大的差别,下法也必须略作更改。
  
  裴旻还是第一次用后世的绝招,果然就算下法不同,但只要意义正确都是能实现。
  
  一招僵尸流,盘活了中盘,立刻扭转了局势,挽回了败局,让原本的劣势变成了优势。
  
  李泌心态都有些崩了,自己费劲千辛万苦,一点一点的维持着胜利的局面,让裴旻用这一手奇招破解。
  
  正当裴旻以为可以乘胜追击,越战越勇的时候,发现李泌居然在短短的时间里调整好了心态。
  
  裴旻这一手僵尸流返回了败局,却没有锁定胜果。
  
  胜负的天平依旧摇摆不定,棋局还有的下!
  
  最终裴旻是技高一筹,凭借敏锐的胜负嗅觉,利用自己盘活的中盘,开始进攻李泌的左上角。
  
  而李泌没有选择跟裴旻争夺左上角的胜负,而且大胆的对着已经活了的中盘进攻。
  
  彼此都展开了攻势,打算以进攻赢取最终的胜利。
  
  贺知章看着剑拔弩张的棋局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李泌的黑子成功吃掉裴旻中央白棋数子,可裴旻却顺势破掉黑棋左上角,逆转了局势,反赢了李泌十目棋子。
  
  这局终的十目优势,是无论如何都追不回来的。
  
  李泌投子认输,起身长长作揖道:“今日手谈,裴郡王这一手置之死地而后生,实在让晚生印象深刻,学到了不少。”
  
  裴旻说道:“小友今日也让某刮目相看。如此少年俊杰,实在难得。某最是见不得有才之士,小友若是不嫌弃,可来我府上挂一个闲职,我府中的藏书,任你翻阅。还能跟着我了解学习行政权谋,假以时日,好为我大唐出力。”
  
  李泌学习的黄老道学,更兼年幼,对于名利其实并无多大渴望,他现在的年岁正是单纯的吸取学识的年纪。
  
  而他才智太多,诸多东西,一学就会,学无可学,故而对于裴旻府中的藏书楼却是他向往之处。
  
  要知道这天下最大的图书馆一半藏书都是裴旻捐赠的。
  
  裴府藏书在整个长安公认仅次于国家藏书……
  
  一时之间,李泌大为心动。
  
  贺知章也在一旁劝说。
  
  李泌最终再次向裴旻一拜,说道:“盛情难却,晚生拜谢郡王器重……”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