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希望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沉默了许久,大厅里一个儒雅的中年人忽然轻叹一声,苦笑道:“就在前几天,我才刚刚听说咱们这座城,有可能会被封印。因为有仙界和幽冥的大能同时放话,要血洗人间咱们的大能说至少要留下火种在人间。嗯,没错,在我的脑子里,这就是前几天刚刚发生的事情。”
  
      他看着老者,又看看楚羽,喃喃道:“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件事,会这么快就发生了封印万古啊!这当真是神人一样的手段了,我们人间的大能果然了得。我只觉得一眨眼的功夫,时间就已经过去了无尽岁月。可惜,那尊人间大能怕是也想不到,封印解开之后,我们却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大厅里一片沉默。
  
      这消息太惊人,也太沉重。
  
      徐小仙此时也收起了顽皮的一面,看向楚羽,传音问道:“你有办法让他们变成正常人吗?”
  
      楚羽微微皱眉思考。
  
      徐小仙又道:“镜泊秘境的老头,还是阴灵之身呢如今不也能光明正大的行走人间了?”
  
      楚羽苦笑着应:“阴灵,也是三界中的一种生灵,是我们已知的一种存在方式。可这些人,我们甚至不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是阴灵?还是什么?”
  
      徐小仙也忍不住沉默起来。
  
      “这么以后就完全不能离开这座酒楼了?”一个年轻的少妇,忍不住流着泪问道。
  
      她对面,坐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拉着她的手无声的安慰着。
  
      那边有人嘿嘿冷笑道:“离不开不是正好?你就不怕你丈夫知道你在这里私会情人,一刀剁了你们两个?”
  
      少妇的手如同触电般的从那年轻人手中抽,坐在那里饮泣,也不说话。
  
      一股焦躁的情绪,渐渐从每个人心中生出。
  
      当他们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他们再也不去原来的生活之后,几乎没有多少人还能保持那种坦然。
  
      “办法也不是完全没有,只是”楚羽皱着眉,看着老者,又看向众人:“只是我不敢保证一定能成。”
  
      “小兄弟,有什么办法,你说就是。”这时候,一个中年大汉,站起身,摇摇晃晃走到楚羽面前,然后呲牙一乐:“刚刚那个冒失冲出去死掉的醉鬼是我兄弟,我们从小到大形影不离,他死了,我也活够了。所以,我可以来当个牺牲品”
  
      楚羽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人,道:“一旦失败,你可能就灰飞烟灭了。再也不存于这个世间。”
  
      大汉哈哈一笑,身上带着浓浓的酒气,说道:“某家十三岁日女人,十五岁拎着刀砍杀仇家,二十岁修成真君,三十岁步入神君,七十岁踏入帝君境界,今年一百四十四岁,已经踏入圣域!比起普通人,某家的经历算是无比丰富的。如今兄弟也不在了,纵然立即死去,心中也无憾。”
  
      他看着楚羽一笑:“再说了,若是他娘的以后只能困在这座酒楼哪都不能去,那生与死又有什么分别?小兄弟,你有什么办法,用在某家身上便是,某不怕死!”
  
      “好汉子!”楚羽竖起大拇指,由衷的赞赏道。
  
      随后,楚羽也不废话,直接以三界道诀的法则施加在这大汉身上。
  
      “这就行了?”大汉看了一眼楚羽。
  
      楚羽点点头。
  
      “好!若败了,某烟消云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若是成了,某请你喝酒!以后有什么需要某来做的事情,尽管吩咐!”大汉说着,哈哈大笑,一把推开门,走了出去。
  
      他走的洒脱,大厅里面的所有人却一颗心悬在半天云里,都紧张至极!
  
      因为这关系到在场每一个人的未来!
  
      若失败,那他们这群人的未来,自然也就无从谈起。
  
      就像这大汉说的一样,若只能困守在一座酒楼里,那生与死有什么分别?
  
      不,甚至是生不如死!
  
      可一旦成功,那就说明他们这群活在万古之前的人,可以成功的降临到当下这个世间!
  
      那意味着什么?
  
      岂不就是长生么?
  
      此时大汉已经走了出去。
  
      他的身体,并没有消失。
  
      他有些发呆的站在酒楼的门口。
  
      虽说心中已经看透了生死,又因为好兄弟的消失而感到生无可恋。
  
      可能活着,又有谁真的愿意消失在这世间?
  
      纵然有六道轮,可真踏上轮之后,万物生灵仅存一点真灵,转世之后,谁又记得谁是谁?
  
      不知前生,不知来世。
  
      这世间众生,又有几个人能带着宿慧去轮的?
  
      不都是活在这当下么?
  
      “哈哈哈哈哈!”大汉站在外面,伸开双臂狂笑着,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仿佛拥有了全世界。
  
      轰!
  
      整栋酒楼的大厅,瞬间炸开了!
  
      几乎所有人的脸上,全都露出无比兴奋之色。
  
      他们看向楚羽的目光,就如同看着那尊大帝的塑像时才会露出的那种眼神。
  
      敬若神明!
  
      这才是真正的敬若神明!
  
      这个来自后世的年轻人是谁?
  
      不,不能说来自后世,人家就是这个时代的!
  
      是他们经历了万古,活到了这一世!
  
      眨眼之间,沧海桑田,两世为人!
  
      以出去看看吗?”老者身边粉妆玉琢的小女孩眨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脸渴求的看着楚羽。
  
      这会儿,不是坏哥哥坏姐姐了。
  
      “我先去。”那十八九岁的少年脸上露出沉稳之色。
  
      “为什么呀?人家想先去呢!”小女孩有些不高兴。
  
      她还太小,虽然很机灵,但却并不懂哥哥这么做,其实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
  
      老者看了两人一眼,脸上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说道:“我先来吧。”
  
      小女孩更不高兴了,平日里一直宠着她的爷爷居然也跟她抢。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噙着委屈的泪花。
  
      这时候,徐小仙一把把她抱起来,在她粉嫩的小脸上轻轻捏了捏,笑着道:“小丫头,你哥哥跟爷爷是怕你出意外!”
  
      “坏姐姐,不要捏我的脸!”小女孩气呼呼的看着徐小仙,不过转眼却一脸紧张的问道:“真的么?那他们不会消失吧?”
  
      “不会的!你们都会没事的!”徐小仙又捏了捏小女孩的小脸。
  
      嗯,手感真好。
  
      楚羽在老者身上打上法诀之后,老者风轻云淡的走了出去。
  
      没问题!
  
      这下,整个酒楼中的所有人,全都忍不住欢呼起来。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不知为何,楚羽忽然有种宿命的感觉。
  
      仿佛有种:跨越万古,只为兑现曾经许下的诺言这种感觉。
  
      想起蚩尤说他就是大帝。
  
      楚羽心中愈发感到荒唐,心道:怎么可能?
  
      整座酒楼里面,怕只有那个年轻少妇和跟她在一起的年轻人没有那么兴奋。
  
      他们在这里私会,已经被旁边的人看穿,这种事一旦传出去,恐怕
  
      年轻少妇想着,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她的男人虽然不是特别厉害,可也是一尊帝君境界的修士。
  
      而她喜欢的这个小男人,不过是一个真君而已。
  
      年轻的少妇越想越是觉得害怕,她对面的年轻人脸色也不大好看,没想到他们在这里私会的事情居然会被人看穿。
  
      这女人的丈夫,他自然是知道的。
  
      很可怕,十个他捆在一起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要是他的丈夫能彻底死掉就好了!
  
      最好是封印解开,直接出门,那样他就烟消云散了!
  
      虽然这想法有些阴损,可没办法,感到害怕的年轻人,只能期盼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这时候,年轻少妇忽然一脸柔情的看向他,轻声道:“我不后悔。”
  
      “嗯?”年轻人微微一怔。
  
      少妇微笑道:“你给了我他完全给不了我的东西,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这一生最开心的时光。说真的,如果可以,我愿意生生世世跟你在一起。”
  
      少妇的这番话,让欢呼的酒楼大厅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然后,少妇一脸平静的站起身,微笑着,轻声道:“我一直在想,什么是永恒,却没想过,一念之间,却已是万古流逝,也许,这便是永恒吧!”
  
      说着,她直接就这样飞了出去,瞬间消失在空气中。
  
      化作了虚无。
  
      人们全都一脸震撼的看着这一幕。
  
      背着丈夫出来偷人,显然为人所不齿。
  
      但她最后这番话,以及在有希望活下去之后做出的这种选择,却又令人感到唏嘘。
  
      楚羽原本想要阻止,可最终,却只有一声叹息。
  
      这少妇在被人发现并当众揭穿那一刻,就萌生了死意。
  
      就算能活过现在,恐怕也会选择死亡。
  
      那年轻人就像是傻了一样,一直呆呆的坐在那里,直到少妇消失的那一刻,他才突然大叫一声:“不要,我带你”
  
      可惜,晚了。
  
      一切已经成空。
  
      先前出去那大汉走进来,一双眼露出冰冷之色,说道:“她敢为情而死,你何不也跟她同去?”
  
      “我我不要,不要死!”眉清目秀的年轻人一脸软弱的道。
  
      “他娘的,你这种人,活在这世上做什么?勾引良家女子,却一点担当也没有,去死好了!”大汉一把抓起这眉清目秀的年轻人,拖着他往外走去。
  
      “不要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我愿意做您的奴仆”眉清目秀的年轻人哀嚎着,涕泪俱下。
  
      大汉却不为所动,一把将他扔出去。
  
      这年轻人的哀嚎声戛然而止,整个人消失在空气中。
  
      大汉这时候才转身,看着楚羽,不好意思的一笑:“恩公兄弟,对不住啊,某看不惯这种人渣。”
  
      楚羽点点头:“你做的挺不惯。”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