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相关新闻

猫腻转型之作-择天记

来源:网络  2018-01-20 14:04

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恢复更新的消息,恢复更新后本网站还永远是第一时间更新,这几天我们聊聊老猫和他的作品。

《择天记》是猫腻的转型之作,即使没有阅文集团的“全版权开发”,老猫也要尝试转型,因为他要写下去,就要进一步网络化。

对于网络文学,我一直称它为“印刷文明的遗腹子”。文字的艺术是印刷文明时代的王者,到了网络时代,它一定要让位,因为对于网络这种媒介而言,它不是最匹配的艺术形式,最匹配的形式是电子游戏。

得益于各种阴差阳错的原因,过去的20年中国网络文学获得独步于世界的繁荣发展,成为中国网络文化中最大的内容生产基地⑨,这种局面还能延续多久?阅文老总吴文辉的判断是十年,因为网文机制比电子游戏、动漫等产业机制成熟十年。而且他说,阅文系统的核心是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用户生产内容),未必一定是小说⑩。到了电子游戏君临天下的那一天,网络文学的位置在哪里呢?或许还是一种大众文学,那应该是同人写作的部分。像老猫这样的以作者为核心的创作,恐怕要成为一种小众艺术。到那时,猫叔就真成经典作家了,说不定还会被称为“古典作家”(既然2003年VIP机制建立以前出道的作家已经被称为“远古级大神”)。

身为“70后”的老猫在网文作者中已经是“大叔”级别的,而喜欢他的“老白”们有不少已经是大爷、大妈级别的了,比如我。我们是印刷文明哺育长大的,我们的根在那里。老猫算是中国最早上网的一批人,但就算是这些年来一直泡在网上,相对于“90后”网生一代,仍然是“文化移民”。近两年,在对网络文学的研究中,我发现,游戏对网文的影响已经是结构性的了,比如支线叙述、玩家视点、游戏环境、死亡模式等,二次元文化也成为一种背景性存在,不会玩游戏、对于二次元文化缺乏深切理解的人,比如我,很难看得懂。但要真正进入,我需要一个熟悉的引路人,不仅帮我调整感官比率,更重要的,帮我接通心灵通道。而我的“90后”学生里,也有人迷恋“宏大叙事”,他(她)们也喜欢老猫,但总觉得老猫“网络性”不够。能不能让我们这两路人相逢,就要看老猫的本事了。

其实,老猫的创作一直具有网络性,他也一直在不断尝试吸纳各种二次元要素。比如,《庆余年》《间客》有日本小说、动画《十二国记》《银河英雄传说》的影子,《间客》还可以算作“机甲文”,《将夜》已经由“低武低魔”的武侠设定升级为“高武高魔”的玄幻设定,以至于一些老读者跟不上了。这些“90后”们感受不深,而我感受深,因为,这些恰恰是老猫作品里我最抓不住的部分。而且,这也是我特别佩服老猫的部分。作为一个靠“吸粉”吃饭的职业作家,他每开一个文都在尝试一种新类型,进行一种新的自我挑战。《择天记》的挑战是最大,因为这一次是结构性转型,他要做的是把“文青文”架在“小白文”的地图上,而且基本成功了。

虽然在我们看来,“小白文”缺乏一个有中心逻辑的价值系统,人物也缺乏连续性的羁绊关系,然而,脱开了这些束缚,人物一路狂奔地跑地图,确实跑出了大大的地图。而且,由于没有深层的意义结构和微妙的细部叙述,爽点要全部建立在新奇刺激上,这也大大拉抻了作者的想象力。好在大多数“小白文”作者也是青少年,正值人生想象力最丰富的时候。他们创造出的世界,场面之恢弘,色彩之瑰丽,器物之繁多,都是此前创作前所未有的。这也才是与好莱坞大片、欧美三A(高质量、高成本、高销量)游戏大制作相匹配的感官比率。

相较于此前作品,《择天记》的世界观明显地更为庞大(多个大陆),创造了一个更高魔的世界(如龙、魔、妖兽等),很多人物是按萌属性设定的(如“土豪”唐三十六、“萝莉”落落、“正太”折袖)。人物也更“少年向”,大都十四至十五岁上下。特别是小说前期,写陈长生考取大朝试第一、结识友人、建立羁绊的过程,是一个标准的热血故事。这些写得怎么样,要小朋友们去评价,我把握不好,不敢说。

说点我觉得能把握住的。

择天记

给书荒的小伙伴推荐几本书,喜欢猫腻的可以回去翻翻将夜,马上拍电视了,里面人物刻画的确实好,夫子,李慢慢,君陌,卫光明,看见这些名字,有没有想再看一遍的冲动。《 将夜

还有两本也是写修剑的新书,喜欢简单的书友可以去看《 飞剑问道 》,喜欢看有点内涵的书友去看《 剑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