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相关新闻

猫腻成熟之作-将夜

来源:网络  2018-01-18 14:06

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恢复更新的消息,恢复更新后本网站还永远是第一时间更新,这几天我们聊聊老猫和他的作品。

2015年6月,猫腻以《将夜》获得“腾讯书院文学•类型小说年度作家”桂冠。这是一个很主流的奖,一直很“纯文学”,2015年才新设类型小说奖,那一年的致敬作家是刘慈欣。评奖委员会委托我起草猫腻的授奖词,于是,我也趁机卖了“私货”。授奖词的全文是这么写的——

在大神林立的网络文学界,素有“最文青作家”之称的猫腻独树一帜。继《朱雀记》《庆余年》《间客》之后,《将夜》继续以“爽文”写“情怀”——以孔子师徒为原型,在“第二世界”建构了“书院”和以“书院精神”立国的“大唐”——力图在一个功利犬儒的“小时代”,重书“大写的人格”与“大写的国格”;在所谓的“历史终结”之后,重建中国人的文明信仰。尤为难得的是,作者一方面以坚定的草根立场肯定了中国文化中“饮食男女”的世俗情怀,以反拨西风东渐以来国人因无神而自卑的文化心理;一方面又以启蒙价值为核心对儒家思想进行改造。“书院精神”是“人本主义”与“仁爱思想”的结合体,“不自由,毋宁死”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在夫子师徒身上获得完美统一。这是一部颇具东方神韵的巨制,格局宏阔,文笔俊逸,故事荡气回肠,人物呼之欲出。

继金庸之后,猫腻继承和发展了五四“新文学”运动以来中国现代类型小说的传统,并且具有“土生土长”的网络原生性。其写作代表了目前中国网络类型小说的最高成就,显示出从“大神阶段”跃进“大师阶段”的实力。

今天重读,我的判断没有什么变化,除了最后一句。当时提大师有点胆怯,并且毕竟是官方授奖词。今天看来,《将夜》确实是猫腻的成熟之作,也是艺术水准最高的——虽然完成度不是最高的,但难度系数太高。写完《将夜》,他就可以称大师了。从中国类型小说的发展脉络来看,《将夜》的贡献是,真正把武侠传统融入了网络小说,并且让东方玄幻这个网文类型终于在本土文化中落地生根。

在《将夜》完本后记中,老猫说,他的情怀是“向下沉”的。沉到了老百姓柴米油盐的平常日子里,沉到普通人心中朴素的原始道德中,也沉到“黑暗森林”的深处。

在老猫的主角里,宁缺的道德起点是最低的。老猫故意把他压得很低,为的是在极黑暗的境地找到一丝光明。一个普通人的灵魂穿越到一个普通的孩子身上,4岁就被迫杀了小伙伴逃命。之后的15年,他所遇到的,除了相依为命的桑桑,不管是人是兽,都想生剥活吞了他。对于他来说,活着就是最大的道理。如果为了自己活着要负天下人,那就负吧。

带着一颗冷酷的复仇之心,他来到长安,进了书院“二层楼”,成了夫子的亲传弟子。他遇到一群巨天真巨有趣的牛人,看到一种从未想见的美妙生活。于是,他被“收”了——先是被天生纯善的陈皮皮“收”,后是被天生仁厚的大师兄“收”,当然,还有永远讲礼也永远有理的二师兄,与天地精神独往来最后遭天诛而死的小师叔,兼容并包放任自由最后化身为月与昊天决斗的夫子。因为夫子有几层楼那么高,所以罩得住他的弟子过最自由的生活,也罩得住大唐的国民过最自然的生活。漆匠杨二喜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敢和乡吏互骂——有唐律管着,杨二喜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但是夫子终究有离开的一天,所以,人们必须自己捍卫自由。国家有难,杨二喜自备武器千里投军,因为他知道没有了大唐,他的好日子就完了。被“收”了的宁缺也爱上了大唐,举世伐唐之时,这个原本最冷酷自私的人扛起了重任,守长安,保大唐,担负起天下的兴亡。

如果说《间客》重在保护人的消极自由、不被侵犯的自由,《将夜》则重在写积极的自由、自我实现的自由。书中佛宗、道门、魔宗、书院四大势力并存,其中佛宗一直在做他们认为应该做的事,道门是在做他们认为正确的事,魔宗则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只要道佛两宗想做什么,便反其道而行之,唯有书院,他们只做让自己高兴的事。⑤只做让自己高兴的事,看似简单,实则极难。它需要个人有强大的独立自由意志,既能抗外敌,又能驱内鬼,这对于有着深重精神奴役创伤的中国人来说,尤其不易。

书中有两个情节设定特别棒。

一是反转了“赵氏孤儿”的故事。

当宁缺找到当年宣威将军灭门惨案的主导者夏侯复仇时,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将军的儿子。但宁缺说他不是。他是门房的儿子,当时他和将军的儿子都只有四岁,是好伙伴。当老管家愧疚地看向他举起柴刀时,他抢先捅出了一刀。宁缺问大家,为什么你们都以为我是将军的儿子?难道门房的儿子就不该活着吗?为什么你们都以为是王子复仇记,难道门房的仇就不该报吗?是的,书上都是这么写的,戏台上都是这么演的,但从来如此便对吗?⑥ 在《庆余年》里,范闲欠了范建儿子一条命,那是一个忠臣为救孤舍弃亲生的故事。这次,老猫还了回来。他让宁缺向人们的思维定式乃至美学定式发问:“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二是反转了“冥王之子”的传说。

传说中冥王有七万个子女,他们像定位仪一样被送往各个大陆转生,然后,冥王按图索骥去把“永夜”降临到这个大陆,“将夜”就是指“永夜”降临之前的恐怖时期。所有人都认为,如果在“永夜”降临之前杀死冥王之子,冥王就找不到我们的世界,我们便得以逃过一劫。当年,宣威将军府的灭门惨案,就是因为道门的光明大神官在那里看到了黑暗。起初,宁缺被指认为冥王之子,后来,桑桑又被指认为冥王之女。所有人都认为,为了存亡大局,应该牺牲桑桑。但是宁缺反对。他认为桑桑不该死,对于他来讲,桑桑比全世界都重要。他爱她,她也爱他,所以他背着她亡命天涯,对抗整个世界。当全世界的追杀势力将他们逼到白塔寺,千钧一发之际,大师兄赶来,提出另一种可能:会不会冥王之子其实是引爆器?一旦他们被杀死,便会惊动冥王?如此说来,冥王之子非但不能被杀死,而是要好好保护?这个说法不是没有逻辑漏洞,但是这个说法的提出,让我们突然看到,所谓的天经地义,其实不过就是个说法。而在这个说法背后,早有各方势力的暗暗布局。

猫腻说,《将夜》的主题有两个,自由和爱情。宁缺和桑桑之间的感情,我以为用“爱”这个词更压得住——生死与共,不离不弃,相知相伴。在宁缺眼里,桑桑就是桑桑,不管她是黑桑桑还是白桑桑,是冥王之女还是昊天化身,纵使天下皆曰该杀,依然是“我家桑桑”。这是一种特别笃定的感情,老猫故意用这样的设定,为爱扯出一个大大的边界,罩上一把隔绝天地的大黑伞。所谓无恒产便无恒心,无恒爱亦无恒心。动不动就为什么“大义”放弃爱,恒心在哪里?到了《择天记》,老猫的观念有所调整。当徐有容面临宁缺式的选择时,她说,如果真能证明杀掉陈长生可以保存全世界,我会毫不犹豫地杀掉他,然后陪他死。⑦这大概就是老猫的底线了。除非一起死,否则别谈什么大义灭亲。不押上自己的性命,任何“大义”都可能只是个名义。

将夜


给书荒的小伙伴推荐几本书,喜欢猫腻的可以回去翻翻将夜,马上拍电视了,里面人物刻画的确实好,夫子,李慢慢,君陌,卫光明,看见这些名字,有没有想再看一遍的冲动。《 将夜

还有两本也是写修剑的新书,喜欢简单的书友可以去看《 飞剑问道 》,喜欢看有点内涵的书友去看《 剑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