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相关新闻

猫腻情怀之作-间客

来源:网络  2018-01-17 13:42

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恢复更新的消息,恢复更新后本网站还永远是第一时间更新,这几天我们聊聊老猫和他的作品。

《庆余年》是猫腻的“封神之作”,对于类型小说作家来说,封神基本要靠套路,成神之后就有资格展现个性了。猫腻多次说,《间客》对于他是很特别的一本书,因为有太多的“私货”。

《间客》的主人公许乐应该是猫腻最宠爱的人物,是的,宠爱。2015年6月我采访老猫时,请他列几位最喜欢的人物,他列了几位,许乐、施公子、夫子、大师兄、二师兄、桑桑、邹郁。《择天记》完结后,他在《完本答疑》中说喜欢秋山君和徐有容。许乐是他唯一喜欢的主角。

在老猫的几位主角里,范闲是最容易代入的一位。其余的几位,宁缺太狠厉,陈长生太高蹈,许乐三观太正。老猫说陈长生更适合做朋友,宁缺更像他自己。我总觉得他不太喜欢范闲,可能是因为范闲太像我们这个时代的普通人。刚穿越过去获得第二次生命的时候,范闲只想活着,好好活着,“抡圆了活”。

但事实上,他活得很憋屈小意。直到他被燕小乙的生死一箭逼出了胆气,他才找到比活着更有意义的东西,就是有意义地活着,必要的时候可以不活着。因此,他才敢为了见陈萍萍最后一面而劫法场,为了给叶轻眉报仇而杀皇帝。这便是向死而生。

范闲的终点是许乐的起点,许乐是老猫理想人格的投射。可以说,他是叶轻眉的现实版,叶轻眉的星空在他这里化成了心中的道德律——《间客》的篇首语便是康德那句被广为引用的名言:

“世界上有两件东西能够深深地震撼人们的心灵,一件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准则,另一件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

许乐天生是一个好人,道德律是他良心的鞭子。同时,许乐是一个来自草根的小人物。在一个强者为王的时代,一个小人物有没有资格做好人?这是这本书探讨的核心问题之一。

老猫笔下的主人公有一个特点,都是孤儿。当然,他们都有大来历。易天行是弥勒下凡,陈长生的原型是唐三藏,范闲和宁缺都是穿越者。许乐也是帝国皇太子,但是这个身份对于他来说,一直像个追加的外挂,作为外挂,它远没有老东西(联邦中央电脑)重要。从始至终,许乐都认为自己是矿工的儿子。他的童年有苦难,但没有什么家仇国恨。他是个普通的青年,有着普通的长相,普通的志向,只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出贫穷落后的家乡,到大城市,进大公司,做一个收入不错的技术白领,过上中产阶级的小康生活。

许乐太像现实主义成长小说里的底层青年,不是于连那种不择手段向上爬的,不是拉斯蒂尼那种利欲熏心的,而是路遥笔下的孙少平那种正直勤奋、凭一己之力努力上升的。老猫在《间客》后记里说,“我最爱《平凡的世界》,我始终认为那是我看过的最好一本YY小说”。这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品都能成功地制造意识形态幻觉,那个爽可真是爽,因为作家和读者都真信,相信理想能在现实中开出花来。

但是孙少平的路在路遥之后就走不下去了。即使路遥没有英年早逝,恐怕他自己也写不下去了。因为,支持他当年写作的那种“黄金信仰”的社会基础发生了变化④。随着社会阶层的固化,底层青年的路越走越窄。在孙少平之后,成长人物的道德形象一路下滑,从“陈世美”(冯家昌《城的灯》)到“凤凰男”(祁同伟《人民的名义》),有志青年的膝盖越跪越软,吃瓜群众的失望越陷越深。在西方,支持现实主义叙述的启蒙信仰在一战以后就瓦解了,之后,纯文学进入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专门拆解宏大叙事的意识形态幻觉。倒是大众文学一脉中的奇幻(科幻)文学,在虚拟空间再造世界,创作出替代现实主义宏大叙事的“拟宏大叙事”。

西方幻想文学正是中国网络小说的源头。为什么网络小说以幻想类为主导?原因正是原本创造信仰神话的现实主义作为一种文学形式已不再可能,但人民群众总是要做梦的。事实上,白日梦最能检测一个时代一个人群的道德指数和幸福指数了。中国网络文学发展近二十年来变化万千,但核心爽文模式万变不离其宗,只有一个:屌丝的逆袭。
间客

给书荒的小伙伴推荐几本书,喜欢猫腻的可以回去翻翻将夜,马上拍电视了,里面人物刻画的确实好,夫子,李慢慢,君陌,卫光明,看见这些名字,有没有想再看一遍的冲动。《 将夜

还有两本也是写修剑的新书,喜欢简单的书友可以去看《 飞剑问道 》,喜欢看有点内涵的书友去看《 剑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