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相关新闻

临安春雨初霁,凉秋自是难忘,难忘自是南忘(下)

来源:网络  2018-01-08 09:45

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恢复更新的消息,恢复更新后本网站还永远是第一时间更新。

书接上回

小腊月“这次梅会水月庵来了位叫果冬的女弟子,”

井九“然后”

小腊月“听说景阳当年与连三月关系有点问题”

井九“Maybe ”内心忐忑:你这丫头都知道了什么,一个南忘、一个连三月,这是兴师问罪的前奏吗?

对于一个女子而言不注边幅是相对的,(商秋当初为了小白花可以不注意但是在后来还是蛮注意在小眼睛面前的形象的)平时腊月可以不意装束,但是若要把她和比清容峰还更出名的水月庵女子放在一起。她自然不能容忍自己的凌乱不堪。

小腊月“这样会不会好些?”

井九“可爱死了。”(还有谁能与你相提并论呢?)

小腊月“口是心非,但很是受用”

当井九执意座位与南忘远离时,小腊月越发觉得奇怪,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为何一直避着南忘。井九自然不会满足好奇宝宝的日常疑惑。

对于今天小腊月的着装井九觉得没多大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没有任何装饰,不像一个小姑娘家。寒台边腊梅树上摘下唯一一朵小黄花,给小腊月戴上。

对于一个向来不修边幅的女子来说自然不知井九这么做的意思,当然井九只是觉得这样好看而已,花好看自然人更好看。

(最主要的是某猫喜欢,陈老头的小黄花、郁子的大红花当然还有某人的小白花、隆庆的黑桃、别样红的小红花、自然还有先前十岁的茉莉)

看着井九和腊月的打情骂俏,南忘心中不禁泛凉。这么多年终归还是她赢了 !

原以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没想到时间只是让他更加疯狂更加深陷其中。不过想起连三月的效颦,心中不由觉得讽刺,痴情的并非只有自己,可怜之人必有可叹之处。

南忘并不介意井九刻意的疏远,当年也只有苦练大字的夜里能够看到他,而这还得归功与小姐的缘故。自己当年并非真的大字不识,能够被委派到小姐身边岂能是普通侍女,哪怕是所谓的蛮荒南寨。

至于原因自是为了能够看到景阳一眼,期望着能够从他口中得到天赋外的些许赞许和肯定,可是他的眼里只有她


给书荒的小伙伴推荐几本书,喜欢猫腻的可以回去翻翻将夜,马上拍电视了,里面人物刻画的确实好,夫子,李慢慢,君陌,卫光明,看见这些名字,有没有想再看一遍的冲动。《 将夜

还有两本也是写修剑的新书,喜欢简单的书友可以去看《 飞剑问道 》,喜欢看有点内涵的书友去看《 剑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