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相关新闻

凉秋自是难忘,难忘自是南忘(上)

来源:网络  2018-01-05 10:17

凉秋自是难忘,难忘自是南忘。

二十年前看朝歌,冬雪寒意刺骨;

二十年后看朝歌,春雨惹人怜惜。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 临安春雨初霁

对生活在朝歌城里的人们来说,春雨恼人至极。相较于一场秋雨一场凉而言,井九更喜欢春雨。

井九素来喜欢躺在竹椅上晒太阳,但晒多的总会失去新鲜感。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偶尔躺在窗前看着雨巷,听着雨声就像她的脚步声。

小腊月收到井九命鹿国公发出的那封信后,与家里说了声,便戴上笠帽,伴着雨声,来到井九这条小巷。当井九看着小腊月那无人打理凌乱的头发,自然知道这个一心修行,不修边幅的女子不在意这些。

那么家里的丫环呢?总不见得你一个大小姐还会少了几个侍女吧!你说不习惯有人在旁边,在我看来这仅仅是借口。

“就借口而言,自然还是你比较熟” 小腊月自然不是那种轻易认输的人,很随便地揉了揉头,头发变得更乱以示抗议。井九无奈对于小丫头他自是没法子,总不能希望每个人都和那个孩子一般。

作为一个好奇宝宝,小腊月自然不会放弃每一个追问的机会。

小腊月“那你什么时候告诉我你真实的身份?”

井九“以后。”

小腊月“你为什么一直躲着南忘?”

井九“以后。”(总不可能告诉你:我和南忘那些年那些事吧)

小腊月“在我看来如果说谁是那个最能逃避最会找借口的人那必定是你无疑!”

井九“有些事情还不到时候,该是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小腊月“弗思剑你给了我,木牌你也给了我,那你还有什么?”

井九“我自然还有你不是”

小腊月“对方向您送来一个白眼,并拒绝了你的表白”

井九“对方无视了你的白眼与拒绝”

给书荒的小伙伴推荐几本书,喜欢猫腻的可以回去翻翻将夜,马上拍电视了,里面人物刻画的确实好,夫子,李慢慢,君陌,卫光明,看见这些名字,有没有想再看一遍的冲动。《 将夜

还有两本也是写修剑的新书,喜欢简单的书友可以去看《 飞剑问道 》,喜欢看有点内涵的书友去看《 剑来 》。